能不受剌激吗!傅晚棠脑海中闪现出昏倒前突然发生的事,气的脑袋又就懵了,她是上辈子做了什么没道德事吗?一个欠债鸭把她撂在半路上,冻得低烧了,一个总裁莫名其妙给她内部转岗,这俩人肯定上辈子是她的死死对头!与此同时。公司顶楼,总裁办公室内。贺君钺靠在椅子上,公司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能不受刺激吗!

傅晚棠脑海中闪过晕倒前发生的事,气的脑袋又开始懵了,她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吗?

一个还债鸭把她撂在半路上,冻得发烧了,一个总裁莫名其妙给她转岗,这俩人绝对上辈子是她的死对头!

与此同时。

公司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贺君钺靠在椅子上,声音懒散:“你们还没找到那个女人是谁?”

“是,我们调了监控,只能看到一个背影。”手下生怕惹怒贺君钺,凝重的补充道:“我们已经在排查那一片区域的住户,如果有身形相似的女人,我们会立刻派人上门调查。”

*

傅晚棠打完针,拖着疲惫沉重的身体回到家,浑身难受的躺在床上。

三个宝贝担心的围在床边,大宝去药箱找来感冒药,二宝倒了杯温开水,递到傅晚棠面前:“妈咪,吃药。”

“乖,妈咪刚打完针,先不吃药。”

傅晚棠鼻子塞得厉害,她用被子裹着自己,揉了揉三个宝贝毛茸茸的小脑袋:“明天妈咪可能不能送你们上校车了,你们自己去好不好?”

“妈咪放心,我会照顾好二宝三包的!”大宝拍了拍小胸脯。

三宝脱下鞋子,和蚕宝宝一样蜷缩在傅晚棠身边:“妈咪,三宝帮你暖暖好不好?暖暖就不冷啦。”

“好!但是妈咪的病传染,你们乖乖去房间休息。”

等三个宝贝离开。

傅晚棠蜷缩在被子里,头疼脑热的,整个人和废了一样。

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她就气势汹汹的拿出手机,开始给鸭子追债:“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没把钱给我?”

听着她中气十足的声音,贺君钺挑了挑眉,痊愈的这么快?

“你怎么不说话!”

傅晚棠想到他把自己丢在荒郊野岭,就气的磨牙:“你不会是想逃债吧?我告诉说你!逃债是有利息的!小心我利滚利!!”

贺君钺懒懒散散的道:“我今天没收入,没有钱打给你,你病怎么样了?”

病?

傅晚棠愣了一下,她疑惑的看了眼手机,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生病了?自己好像没跟他说过吧?

她迟疑了下:“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我跟你说过吗?”

贺君钺手下动作微微一顿:“听出来了。”

“哦,原来是听出来了啊!”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傅晚棠忍不住吐槽:“没想到你还听出来我感冒了呀,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把我扔下,直接给我冻感冒了,我现在病歪歪的躺在家里都是你的错你知不知道!”

越说,她越觉得自己现在落得这个下场,都是因为这俩人所赐。

想到这里,傅晚棠心里燃烧着一团怒火。

不行,她必须要问清楚,为什么要把自己调去打扫卫生!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行了,不跟你废话了,接到生意之后,赶紧把钱给我打过来!”

*

第二天一早,傅晚棠没有急着去保洁部门报道,而是憋着一股火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外,她敲了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此时的贺君钺坐在窗边,身上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银色面具,周身透着一股神秘霸气。

呸的神秘霸气!

明明就是狗比!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挺拔修&的身影

    她看到男人走下床,昏暗的灯光勾勒出他挺拔修长、肌理分明的身影,他拿起散落在地的衬衫,慢条斯理的穿在身上。

  • 与欠款&呢??

    “傅小姐,您未婚夫张斌先生在昨晚宣布与您解除婚约,解除婚约的缘由是与欠款有关,还是因为男模的原因呢??”

  • &是一直

    她脸色瞬间苍白,耳边一片嗡鸣声,傅氏的经营状态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会突然欠款这么多?

  • 款数千&身亡,

    “傅小姐,傅氏集团被爆欠款数千万,豆腐渣工程坍塌,您的父亲也在昨晚凌晨三点自杀身亡,您对此了解吗?”

  • 然就这&生人?

    想到昨晚零零碎碎的画面,傅晚棠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给了一个陌生人?

  • 急忙穿&准备离

    急忙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却不想就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无数刺眼的闪光灯直直的冲着她照了过来.

  • 起身体&,看着

    她强撑起身体,看着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记忆如潮水涌入脑海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