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君钺薄唇扬着,洋洋得意一笑:“我也没针对你。”“你放屁。”傅晚棠气的咬牙切齿的:“我明白了,我不是跟你说要三七分吗?你怎么这么抠门!你要不然非常不满也可以提呀,那以后我们七三分总行了吧!”“呵?”望着她疼的眼泪汪汪,还不忘记挂钱,贺君钺非常危险的眯起眼睛“放屁。”。...

贺君钺薄唇扬起,得意一笑:“我没有针对你。”

“放屁。”

傅晚棠气的咬牙切齿的:“我知道了,我不就是跟你说要三七分吗?你怎么这么小气!你要是不满可以提呀,那以后我们八二分总行了吧!”

“呵?”

看着她疼的眼泪汪汪,还不忘惦记钱,贺君钺危险的眯起眼睛,这个女人还真是视财如命。

撞一下有点太轻了!

贺君钺冷笑一声,调正方向盘,准备继续踩油门。

傅晚棠是真的害怕了,连忙拉住他的胳膊:“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咱……九一分行不行,我不坑你钱,咱……”

她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贺君钺眼底寒意加重。

随着,吱的一声。

傅晚棠的脑袋再次撞到了车窗上。

她委屈巴巴的捂着脑袋,疼的眼泪汪汪的,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她不就是想分一点钱吗!!

“臭鸭子!”

去西城的路上,傅晚棠硬生生的一路都没跟贺君钺说一句话,到了开会的地方之后,硬气的头也不回就去送文件了。

可等出来之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停车场……

傅晚棠瞬间欲哭无泪。

这个鸭子!!!

竟然把她丢下跑了!

为什么,她最近遇见的男人都这样,总裁是这样,晚上鸭子这样!

已经临近晚上十一点,凉风阵阵吹来,傅晚棠手机也快没电了,她硬生生的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打上一辆计程车。

回家之后,傅晚棠头重脚轻的给鸭子发消息:“你完了,臭鸭子!!明天我要你好看!!”

第二天一早。

傅晚棠吃了感冒药,蔫不拉几的朝着公司赶,可到了公司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听到有人跟她说:

“总裁喊你去办公室!”

怎么又来!

傅晚棠崩溃的捂着脑袋,他今天又想干什么!

傅晚棠目光呆滞的朝着总裁办公室走。

办公室内,地上依旧摆放着那套打扫卫生的工具,贺君钺脸上依旧带着那副冰冷冷的面具,骨节分明的手拖着下颌,声音淡淡道:“昨天看你打扫的很干净,突然觉得你在其他部门工作有点大材小用了,以后你就在保洁部门上班吧。”

听到保洁部门四个字,傅晚棠傻眼了。

“不过放心,你的薪资待遇不变……”

听到这个补充,傅晚棠本就懵的脑袋,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些发昏,耳边响起了尖锐的嗡鸣声。

在失去了意识的那一刻,傅晚棠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杀了总裁这老狗币!

只听到噗通一声。

坐在轮椅上的贺君钺看到傅晚棠倒在地上,微微挑了挑眉头:“被气晕了?”

见躺在地上的女人没有反应,他直接把自己的手下给喊了进来,散漫的摆了摆手:“扛起来,送去医疗室。”

*

等再次醒来。

窗户外一片昏暗,傅晚棠只觉得自己脑袋也炸了,身上就算盖着被子也冷得要死,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滚烫。

看来是昨晚受凉了。

正好医生走了进来,拿着病例道:“受凉发烧了,加上受到了刺激,这才晕了过去,打完针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太过于操劳。”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头看着&见底的

    男人偏头看着床上的傅晚棠,黑眸冷漠深邃,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

  • &的经营

    她脸色瞬间苍白,耳边一片嗡鸣声,傅氏的经营状态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会突然欠款这么多?

  • 到城里&她们一

    此时的她身形偏瘦弱,身上穿着洗泛白的牛仔裤,鞋子因为长时间洗刷变形,看起来就像从乡下到城里打工的民工,不少路过的人纷纷离着她们远远地,仿佛她们一家四口身上,有什么脏东西。

  • &一夜之

    一夜之间,傅家大小姐成了放浪形骸的贱骨头,所有人都在嘲讽,傅晚棠在傅家破产的时候还在酒店找鸭子,连父亲去世的消息不知道!

  • 生在昨&,解除

    “傅小姐,您未婚夫张斌先生在昨晚宣布与您解除婚约,解除婚约的缘由是与欠款有关,还是因为男模的原因呢??”

  • 傅晚棠&箱,领

    傅晚棠拎着两个偌大的行李箱,领着三个宝宝,狼狈的从出口处走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