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也没良心。虽然,贺君钺在她心里是个性格诡辩术的变态!想起这里,傅晚棠重重点了下头:“是的,您说的对,我是一个废物,因为我能去把衣服低温烘干了吗?”见她坦率积极地的样子,贺君钺嘴角一抽。傅晚棠和送祖宗一样把贺君钺送走,又把身上的衣服低温烘干,回但是,贺君钺在她心里就是个性格诡辩的变态!。...

虽然很没有良心。

但是,贺君钺在她心里就是个性格诡辩的变态!

想到这里,傅晚棠重重点了下头:“没错,您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废物,所以我能去把衣服烘干了吗?”

见她坦诚积极的样子,贺君钺嘴角一抽。

傅晚棠和送祖宗一样把贺君钺送走,又把身上的衣服烘干,回到工位上,忍不住唉声叹气。

虽然张琳琳解决了,但她为什么开心不起来??

大概是因为变态总裁?

傅晚棠悲伤的想着,等忙完工作,她把文件里的那些富婆姐姐的资料整理出来,然后给鸭子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自己有个礼物要送给他!

看到傅晚棠兴高采烈的消息,贺君钺微微挑眉。

礼物?

她能送什么好礼物?

傅晚棠坐车到了俱乐部外,直接去了鸭子长待的那个包厢,然后拿出一份资料放在了贺君钺面前:“喏,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看看,这些都是富婆,你要是有空可以跟她们联系一下。”

说完,和大爷一样瘫在了沙发上。

贺君钺拿起桌上的名单,看着上面详细的各式联系方式,扯了扯嘴角:“你不觉得你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吗?”

“错误?”

傅晚棠疑惑的转头,不解道:“什么错误?”

贺君钺指了指这一叠资料:“这些资料你是从你公司里拿出来的吧?你这属于泄露公司机密了,要是被你同事或者老板知道了,这件事情就没那么简单。”

听到这里,傅晚棠瞬间头皮发麻,对啊,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这属于泄露公司机密啊!

她心虚的不行:“我,我不知道,我这不是想要让你有点生意,而且……这事不就咱俩知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这叠资料往旁边放了放,小声道:“你就当不知道呗,要是那些富婆问你,你别把我供出来不就得了。”

“你怎么就确定我不会把你供出来?”贺君钺反问。

“你肯定不会!”傅晚棠想都不想的回:“你又不是神经病,你把我供出来,以后谁给你这么好的资源!而且你千万别告诉别人,要是被我们公司老板知道了,我就死翘翘了!”

提起贺君钺,傅晚棠心中十分不爽:“你不知道,我们总裁和神经病一样,今天非要我去打扫卫生,我按照他说的在打扫了,他还说我是不是想要勾引他!你说他是不是有病!”

贺君钺黑眸危险眯起,意味深长的道:“哦?”

不知为什么,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俊脸,傅晚棠总感觉他好像生气了,但是,她好像没有得罪这只小鸭子了吗?

没有……吧?

“你……”傅晚棠迷惑的想要开口。

手机铃声响起,阻止了话语。

傅晚棠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是公司领导打来的,她歉意的看向贺君钺。

“你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傅晚棠,你怎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自从部门的人知道张琳琳被开了之后,就对傅晚棠充满了敌意,而这个打电话的人在公司跟张琳琳关系很好。

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傅晚棠。

“你之前在公司里的那份合同你也拿到了吧?你现在去把这份合同送去城西!他们九点就要用。”

“九点?”傅晚棠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了,现在去城西,连末班车都没了!”

“那我管不着,我不管你是爬着去,还是跑着去,反正这份文件等着急用,你立刻马上送去,不然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此时的&有什么

    此时的她身形偏瘦弱,身上穿着洗泛白的牛仔裤,鞋子因为长时间洗刷变形,看起来就像从乡下到城里打工的民工,不少路过的人纷纷离着她们远远地,仿佛她们一家四口身上,有什么脏东西。

  • &傅晚棠

    傅晚棠被男人强行按在床上,耳边全是他低哑、磁性的声音,灼热气流扫过带起阵阵颤栗感。

  • 他慢慢&去意识

    他慢慢走到床边,整个人都充满了压迫感,傅晚棠大脑一片空白迷茫,在失去意识前,她看到男人左胸连接臂膀处,有一片血红狰狞的疤痕,像是烫伤,又像是被火烧过的痕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