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死了!”傅晚棠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她望着身上湿漉漉的,忍着着不适感把办公室打扫清洁非常干净,忙完后,急忙跑去换衣室烘干衣服。也不明白是也不是不碰巧,傅晚棠刚到换衣室,正好遇到了张琳琳。张琳琳看见傅晚棠身上湿漉漉的,眼睛带着警惕:“你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凑巧,傅晚棠刚到更衣室,正好碰到了张琳琳。。...

“疼死了!”

傅晚棠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

她看着身上湿漉漉的,强忍着不适把办公室打扫干净,忙完之后,赶忙跑去更衣室烘干衣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凑巧,傅晚棠刚到更衣室,正好碰到了张琳琳。

张琳琳看到傅晚棠身上湿漉漉的,眼睛带着警惕:“你这是怎么回事?”

傅晚棠没有理她,继续往更衣室走。

张琳琳拽住傅晚棠的袖子,眼底夹着讥讽:“真是看不出来啊,傅晚棠,你野心够大的,竟然去去勾引总裁!”

“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张琳琳看着傅晚棠紧贴在身上的衬衣,想到她是在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

语气更加嘲讽:“你是故意把衣服弄湿的吧?就是为了让总裁看你这幅放荡的模样!”

“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总裁就算是瘸子毁容,他也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你有病吧?”

傅晚棠完全不懂张琳琳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有病赶紧去治!”

张琳琳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唯一能够意识到的就是傅晚棠竟然想勾引总裁?

嫉妒就像是藤蔓似的缠绕着她的心,张琳琳直接抓住傅晚棠的头发。

“贱人!”

“张琳琳,你疯了!”

傅晚棠现在只能够躲避着女人的攻击,她捂着自己的脸颊,感觉着张琳琳发狠的样子,几乎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俩人厮打着,张琳琳高高的举起了手就要朝着傅晚棠的脸上打去——

紧接着,下一秒。

更衣室的门砰的一声就被踢开了。

本来痛快得意的张琳琳就被人一脚踹飞,直接摔在地上。

“啊。”

她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惨叫起来。

贺君钺坐在轮椅上淡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张琳琳,随即,抬头嫌弃的看向傅晚棠:“没用,连她都打不过?”

张琳琳急忙站起来:“总裁,是她先动手的!您不知道,她就是个淫荡的贱人,来这里工作只知道勾引男人,四年前,她父亲死的时候,她还在跟夜店里的鸭子鬼混在一起!”

“啊!”

张琳琳的话还没说完,又被贺君钺旁边的助理一脚踢到在地,贺君钺终于明白为什么傅晚棠嚷嚷着他是鸭子了。

原来,所有人都认为是鸭子?

“闭嘴。”贺君钺冷冷的扫了眼张琳琳:“再多说一个字,我就让人把你从窗户扔下去!”

张琳琳被吓得脸色发白,惊恐的瞪大眼睛。

傅晚棠怔怔的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贺君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帮她。

突然,贺君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连她都应付不了,蠢货。”

说完,冷冷的吩咐一旁的助理:“把张琳琳丢出去,以后我不想在公司见到她!”

“是!”

张琳琳就这么被辞退了?

傅晚棠有点诧异,同时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要离着贺君钺远一点,万一惹到他,自己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么一看,还是小鸭子好,至少不会这么善变,还能给她赚钱花!!!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全是他&声音,

    傅晚棠被男人强行按在床上,耳边全是他低哑、磁性的声音,灼热气流扫过带起阵阵颤栗感。

  • 一夜之&放浪形

    一夜之间,傅家大小姐成了放浪形骸的贱骨头,所有人都在嘲讽,傅晚棠在傅家破产的时候还在酒店找鸭子,连父亲去世的消息不知道!

  • 直直的&冲着她

    急忙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却不想就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无数刺眼的闪光灯直直的冲着她照了过来.

  • &理分明

    她看到男人走下床,昏暗的灯光勾勒出他挺拔修长、肌理分明的身影,他拿起散落在地的衬衫,慢条斯理的穿在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