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晚棠急忙掏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赚钱虽然最重要的,虽然身体也很最重要的,量力而行,明日给你炖汤补一补身体。”接短信的贺君钺轻轻挑眉:“?”这个女人又脑补了什么?回家后,傅晚棠把冰箱里的猪骨拿了出,放到锅里小火慢炖。第二天一大早。她把吃的准备接到短信的贺君钺微微挑眉:“?”。...

傅晚棠赶忙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挣钱虽然重要,但是身体也很重要,量力而行,明天给你熬汤补补身体。”

接到短信的贺君钺微微挑眉:“?”

这个女人又脑补了什么?

回到家之后,傅晚棠把冰箱里的猪骨拿了出来,放在锅里小火慢炖。

第二天一早。

她把吃的准备好,朝着俱乐部走去。

就在她刚走进俱乐部,就听到四周隐隐传来了窃窃私语声:“你们听说没,昨晚一个男公关被两个老女人给做废了。”

“不是,我听说是被俩女人下药了,过量了!”

“反正挺可惜的,那公关还挺帅的。”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傅晚棠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一幕,心狠狠的一沉,她赶紧问道:“那个鸭子呢?”

女人看着她这幅紧张的样子以为傅晚棠被吓到了,她摆了摆手:“还在包间内,等着救护车来呢!”

“等着救护车?”

傅晚棠连忙朝着包间跑了过去,她慌乱的跑到推开包厢门,看到男人悄无声息的躺在沙发上,声音颤巍巍的。

“你,你没事吧?”

沙发上的男人没有半点动静。

傅晚棠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死了吧?

她颤巍巍的走过去,伸手在男人鼻尖试探了下,察觉到还有呼吸,眼泪莫名其妙的就掉下来了。

“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非要你多赚钱,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傅晚棠心中的愧疚泛滥成灾,一时间哭的有些停不下来:“你快醒醒,醒了,我不让你接这么多客了行不行。”

贺君钺:“……”

他不过就是躺在这里眯一会儿,怎么睁开眼,这个女人就和哭丧一样。

“你哭什么?”

贺君钺睁开眼睛,无奈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哭得我头疼。”

“你……”

看到贺君钺从沙发上坐起来,

傅晚棠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她傻乎乎的看着贺君钺,迷茫的眨了眨眼:“你……你没事?”

贺君钺:“我能有什么事?”

贺君钺看着傅晚棠哭得眼睛都红了,叹了一口气:“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一早就来我面前嚎丧?”

“我……我是来给你送点吃的,就,就在门口听到你被俩个富婆给玩废了,还要去医院。”

“你看我现在像废了吗?”贺君钺头发稍稍有点凌乱,黑眸幽深,最主要是面色红润,也没有什么外伤。

貌似真的没事。

傅晚棠擦了擦眼泪,难得的说了句话:“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找个稳定一点的长期富婆吧,你看你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的,不比你一直接触这些零散的散单要来的好?”

说完,她把餐盒放在他面前:“先吃点东西,我跟你说,你好好考虑下,我跟你说的,找个长期饭票很重要的。”

贺君钺挑眉问:“找不到怎么办?”

“怎么会找不到!”傅晚棠想了想:“如果你实在是找不到,我给你介绍介绍也行!”

“你给我介绍介绍?”

听到这话,贺君钺黑眸危险眯起:“没想到你还有这方面的资源?”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腐渣工&凌晨三

    “傅小姐,傅氏集团被爆欠款数千万,豆腐渣工程坍塌,您的父亲也在昨晚凌晨三点自杀身亡,您对此了解吗?”

  • 晚零零&碎碎的

    想到昨晚零零碎碎的画面,傅晚棠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给了一个陌生人?

  • 好衣服&在她走

    急忙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却不想就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无数刺眼的闪光灯直直的冲着她照了过来.

  • 全是他&感。

    傅晚棠被男人强行按在床上,耳边全是他低哑、磁性的声音,灼热气流扫过带起阵阵颤栗感。

  • 姐,您&为男模

    “傅小姐,您未婚夫张斌先生在昨晚宣布与您解除婚约,解除婚约的缘由是与欠款有关,还是因为男模的原因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