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她瞥了几眼傅晚棠,故意地提声道:“我昨天也不是给总裁去送资料,总裁见我脸色好,让我去吃点东西,你们也明白,我这个人一切都是以工作为辅,因为我就顺口说了一句下午到食堂吃,谁明白总裁就来了。”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立马惊诧了,她们早已明白张琳琳这话一出。。...

说着,她瞥了一眼傅晚棠,故意扬声道:“我今天不是给总裁去送资料,总裁见我脸色不好,让我去吃点东西,你们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切都是以工作为主,所以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中午到食堂吃,谁知道总裁就来了。”

这话一出。

周围的人立刻诧异了,她们早就知道张琳琳做到这个位置不简单,原来是有总裁当靠山呢?

“琳琳,总裁是不是看上你了?”

“对啊,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喊你一句老板娘啊?”

“我可没说总裁看上我了啊。”同事恭贺的声让琳琳十分得意,她捂着唇,故意做出了一副气恼的样子:“这话要是被总裁听到了,我跳进黄河都说不清楚了!”

说真的,傅晚棠就没见过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

傅晚棠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把最后一口菜吃掉,端起了餐盘要走。

看着傅晚棠要离开,张琳琳余光瞥到注意到总裁就在不远处,故意伸出脚挡在了她面前。

傅晚棠突然被绊了一下,身体一个不稳,下意识用手扶住身边的桌子。

“嗤!”

张琳琳得意的嗤笑一声。

但下一秒,她得意的脸还没维持三秒,傅晚棠手里的餐盘,劈头盖脸的直接从她头顶浇了下来。

张琳琳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僵住了。

“啊!”

她崩溃的惨叫起来,拿着纸巾胡乱擦拭着,愤恨的朝着傅晚棠看去。

“傅晚棠,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身上的衣服有多贵吗!”

“故意的?”傅晚棠看着张琳琳和个八爪鱼一样,声音带着淡淡讽刺:“如果我是故意的,你淋得就不是剩菜剩饭了。”

张琳琳情绪激动的质问:“傅晚棠,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傅晚棠扯了扯嘴角,瞥了眼她的腿,散漫道:“如果腿多余,就把腿捐给那些需要他们的人,不要总是不时的给我下绊子,多没意思。”

“你是说我故意伸脚绊你?”

看着周围的同事们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张琳琳委屈道:“傅晚棠,你不能够因为我在工作上对你严格了一点,你就把这些脏水往我身上泼吧?”

傅晚棠知道张琳琳会死不承认。

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指了指斜上方的摄像头:“放心,我没心情往你身上泼脏水,这里有监控,不如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你绊的我,还是我故意泼的你?”

见此,围观的同事不满道:“傅晚棠,本来就是你的错,你怎么还无理取闹起来了!”

“对啊,我看就是你故意撒出来的!你给她道个歉怎么了?”

傅晚棠仿佛听到了笑话:“道歉,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

不远处的贺君钺听到动静,示意助理推着他过去。

注意到贺君钺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张琳琳心头就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着似的,扑通扑通,一下比一下急促。

总裁该不是为了她出头来的吧?

想到这一点,张琳琳连忙整理了下头发,委屈的低下头。

虽然大家都说总裁常年带着面具是个丑八怪,可要她说,这只不过是众人嫉妒总裁的一种说法罢了。

只要有钱。

脸算什么?!

残疾又算什么?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477)

我要评论
  • ,黑眸&深渊。

    男人偏头看着床上的傅晚棠,黑眸冷漠深邃,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

  • 她强撑&的吻痕

    她强撑起身体,看着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记忆如潮水涌入脑海里。

  • 被车轮&一样。

    傅晚棠昏昏沉沉的蜷缩在床上,身体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样。

  • ,当即&男模…

    昨天,她发现男朋友出轨,一气之下和闺蜜林晴去酒吧喝酒发泄情绪,林晴替她打抱不平,当即给她花了大价钱安排了一个男模……

  • 个偌大&出来。

    傅晚棠拎着两个偌大的行李箱,领着三个宝宝,狼狈的从出口处走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