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块?”贺君钺放佛听见了笑话,眼前的女人脑子是也不是不太不好使,难不成她真的认不出自己是谁吗?“你不会觉得我面熟?”傅晚棠皱了一下眉头:“面熟?我为什么要会觉得你面熟?么你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吗?但是说你不很愿意按照我说的话来补偿?”她嘟哝了在即将走出包厢的时候。。...

“几千块?”

贺君钺仿佛听到了笑话,眼前的女人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难不成她真的认不出来自己是谁吗?

“你不觉得我眼熟?”

傅晚棠皱了一下眉头:“眼熟?我为什么要觉得你眼熟?难道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吗?还是说你不乐意按照我说的话来补偿?”

她嘟囔了几声:“我不管,你必须按照我说的赔偿我,不然我就告你!”

傅晚棠朝着男人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往包厢外走。

在即将走出包厢的时候。

她又不客气的补了一句:“还有,那个包间的费用你也顺带一起给我结了吧,就当是之前你没给我的补偿!”

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贺君钺挑了一下眉头。

*

回到包厢。

傅晚棠无视眼神怪异的同事,拿着包包,打算离开。

张琳琳手里攥着酒杯,不甘心的盯着傅晚棠。

她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威胁傅晚棠,就是因为牟定她手里没有钱!

没想到,她出去还没半个小时,就把单买了!

手段可以啊。

半小时就勾搭上一个?

在傅晚棠即将走出包间之际。

张琳琳故意捂着嘴诧异道:“晚棠,你刚刚不还说没有钱结算吗?怎么这出去了一趟,服务员说这费用你结了?”

“你……该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了吧?”

这话一出。

包间细碎的讨论声骤然消失。

原本眼神怪异的同事看傅晚棠的目光更暧昧了。

傅晚棠本来是想要走的,可听到张琳琳阴阳怪气的话,转身刺了一句:“你以为我是你呢?”

傅晓棠和打量猪肉摊上的猪肉一样,冷嗤一声:“思想别这么脏,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靠着张腿来不劳而获!”

张琳琳被傅晓棠说的脸色一变,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傅晚棠,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自己领悟。”

傅晓棠皮笑肉不笑的丢下一句,提着包扭头就走了。

等离开会所。

傅晓棠心里的那股郁气终于散了。

她仰头看着漆黑的夜色,想到三个宝宝还自己在家,打起精神快步朝着家里走去。

夜风徐徐,在傅晚棠即将到家门外的时候。

就在这时。

一个跌跌撞撞的男人迎面朝着她走过来。

傅晚棠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在男人与她擦肩而过的瞬间,一只手突然扯住了她。

下一秒。

直接被拉扯进了附近的小弄堂。

傅晚棠惊恐的瞪圆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你,唔!”

“别吵!”

男人一只手捂着腹部的伤,一只手捂住傅晚棠的嘴巴,低头俯身凑到她耳边:“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

“快追,那个男人受了重伤,肯定跑不远!”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说话声,傅晚棠下意识的朝着男人看了过去:“你……”

男人没有理会傅晚棠,拉了一下头顶的帽子,随即把身上的装饰小熊扯了下来塞进了傅晚棠的手中:“小熊你帮我保管一下,我过几天找机会来找你拿。”

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傅晚棠呆愣的看着手里的熊,抬头迷茫的看了眼消失在夜色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逃犯吗?

*

另外一边,办公室内气氛一片沉寂。

偌大的压迫力肆意。

助理战战兢兢的站在一侧,大气都不敢出。

贺君钺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他抬眸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的助理:“你的意思是,他跑了,资料也下落不明?”

第二章意外

2022-01-15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氏集团&款数千

    “傅小姐,傅氏集团被爆欠款数千万,豆腐渣工程坍塌,您的父亲也在昨晚凌晨三点自杀身亡,您对此了解吗?”

  • &她面前

    各家媒体的记者激烈围堵到她面前,刺耳尖锐的声音蜂拥而至!

  • 好衣服&准备离

    急忙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却不想就在她走出酒店大门的一瞬间,无数刺眼的闪光灯直直的冲着她照了过来.

  • ,林晴&…

    昨天,她发现男朋友出轨,一气之下和闺蜜林晴去酒吧喝酒发泄情绪,林晴替她打抱不平,当即给她花了大价钱安排了一个男模……

  • 姐成了&傅家破

    一夜之间,傅家大小姐成了放浪形骸的贱骨头,所有人都在嘲讽,傅晚棠在傅家破产的时候还在酒店找鸭子,连父亲去世的消息不知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