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响午的时候,灵雾寺的后山见将近僧人的影子,仅有一洼绿油油的青菜没精打采晒着太阳。姜湛站在空阔的山野中到处四处张望,迅速就看见菜地离处有一口水井。他疾步走过去的,扶着冰凉的井壁鼓了鼓勇气,探身往内望去。井内深而黑,看不清其中情形。姜湛用力抽了抽姜湛站在空旷的山野中四处张望,很快就看到菜地不远处有一口水井。。...

大晌午的时候,灵雾寺的后山见不到僧人的影子,只有一洼绿油油的青菜没精打采晒着太阳。

姜湛站在空旷的山野中四处张望,很快就看到菜地不远处有一口水井。

他快步走过去,扶着冰凉的井壁鼓了鼓勇气,探头往内望去。

井内深而黑,看不清其中情形。

姜湛用力抽了抽鼻子。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姜似带&二门处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似的兄&子都没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丢了好&贵女们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还对这&辈反抗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回来便&大哭一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光,依&清帐内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双极美&什么?

    此时这双极美的眸子与阿蛮的对上,露出浅淡笑意来:“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干什么?”

  • 事,从&此与不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掩这件&里住着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