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姜似的反应,姜湛心一凉,一拳捶在饭桌上:“上等的素斋竟然闹出这种幺蛾子,我去找那些贼秃算帐去!”“姜二弟,稍安勿躁。”姜湛额角青筋直跳:“余七哥拦我做什么?他们的饭菜竟然能吃出腐败现象的气味,这也太反胃人了,非要狠狠地拾掇那些贼秃一顿才解恨。姜湛额角青筋直跳:“余七哥拦我做什么?他们的饭菜居然能吃出腐败的气味,这也太恶心人了,非要狠狠收拾那些秃驴一顿才解气。”。...

看着姜似的反应,姜湛心一凉,一拳捶在饭桌上:“上等的素斋居然闹出这种幺蛾子,我去找那些秃驴算账去!”

“姜二弟,稍安勿躁。”

姜湛额角青筋直跳:“余七哥拦我做什么?他们的饭菜居然能吃出腐败的气味,这也太恶心人了,非要狠狠收拾那些秃驴一顿才解气。”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府自然&抗与不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无妨&阿巧,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性,这&姑娘秉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无非&一起喝

    那诗会是京中一些名门公子举办的,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喝酒吟诗取乐,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对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开起玩笑来,言语间颇羡慕他将要与京中出名的美人儿完婚了。

  • ,已到&纱帐,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来两套&套给了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短短半&个月瘦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 &一副要

    此时这双极美的眸子与阿蛮的对上,露出浅淡笑意来:“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干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