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是在新租下来的地方见的阿飞。“幸苦你了。”连续疾行,阿飞看出来黑了些,精气神却十足。“姑娘这话说的,给您办事儿一点儿不幸苦。”阿飞笑着摆摆手。有银子拿,除了盼头,怎么会会觉得幸苦呢?“那个人最后怎么样了?”阿飞挠头,望着姜似欲言又止。“辛苦你了。”。...

姜似是在新租下的地方见的阿飞。

“辛苦你了。”

连续赶路,阿飞看起来黑了些,精气神却十足。

“姑娘这话说的,给您办事一点不辛苦。”阿飞笑着摆手。

有银子拿,还有盼头,怎么会觉得辛苦呢?

“那个人最终怎么样了?”

阿飞挠挠头,望着姜似欲言又止。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事生生&都没碰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大哭一&起安国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子就是&似神色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住处海&花茂树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也就过&就传了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一传出&丢了好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谁知季&以品性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然而现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