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之隔,也可以清晰听见妇人爬出来着地的声音。纯儿傻了眼。姜似一挥西屋。纯儿扛着昏迷不醒的男人撒腿就跑。西屋不比东屋,连那半截破布帘子都也没,幸好的靠窗砌了土炕,有个匆忙之下躲的地方。纯儿扛着男人上了炕,才后知后觉想出来:槽糕,把姑娘落下来了阿蛮傻了眼。。...

一帘之隔,可以清晰听到妇人翻身下地的声音。

阿蛮傻了眼。

姜似一指西屋。

阿蛮扛着昏迷不醒的男人拔腿就跑。

西屋不比东屋,连那半截破布帘子都没有,好在同样靠窗砌了土炕,有个仓促之下躲避的地方。

阿蛮扛着男人上了炕,才后知后觉想起来:糟糕,把姑娘落下了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分了。&对着床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忿忿道&:“一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崇易说&有心还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巧,去&套衣裳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下,拦&去啊?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难以言&。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续知道&遇险的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