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来了?姜似呆了呆,不由得看向郁谨。郁谨显然也没料想到会会出现这种出乎意料,稍一发愣后立马一挥柴房:“先躲到那里去!”姜似还没寻思回来,就被纯儿一阵风般拉进了柴房里。“好不容易安全的了。”纯儿抚了抚扑通直跳的心口。姜似终于等到回过味来,望着宽敞昏黄的柴房哭笑郁谨显然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意外,稍一愣神后立刻一指柴房:“先躲到那里去!”。...

二哥来了?

姜似呆了呆,不由看向郁谨。

郁谨显然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意外,稍一愣神后立刻一指柴房:“先躲到那里去!”

姜似还没琢磨过来,就被阿蛮一阵风般拉进了柴房里。

“总算安全了。”阿蛮抚了抚扑通直跳的心口。

姜似终于回过味来,看着低矮昏暗的柴房哭笑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尾微微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一年。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们原本&心欢喜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过后竟&不是那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貌不重&么?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来两套&套给了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眼眸一&把前几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是个顶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的姑娘&,居然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