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谨乃贤妃所出,而贤妃是季崇易的亲姑母。昨日季崇易大婚,于情于理郁谨都该会出现在安国公府的婚礼现场。在前生,也确实如此。因为当情况与前生有了进出时,姜似惊诧极了。从她复活以来,确实变化了许多事,而那些是她无意为之,她从来没有干涉的事照理说所以沿着今日季崇易大婚,于情于理郁谨都该出现在安国公府的婚礼现场。。...

郁谨乃贤妃所出,而贤妃是季崇易的亲姑母。

今日季崇易大婚,于情于理郁谨都该出现在安国公府的婚礼现场。

在前世,也确实如此。

所以当情况与前世有了出入时,姜似诧异极了。

从她重生以来,确实改变了许多事,而那些是她有意为之,她从未插手的事按理说应该沿着前世的轨迹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何况他&如的平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人凑在&的美人

    那诗会是京中一些名门公子举办的,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喝酒吟诗取乐,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对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开起玩笑来,言语间颇羡慕他将要与京中出名的美人儿完婚了。

  • 若远山&出色的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她嫁过&去后才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 一颔首&:“阿

    顷刻间姜似已经穿好了外出衣裳,对阿蛮一颔首:“阿蛮,走吧。”

  • 则伺候&姜似穿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而已。&日让你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是初夏&清帐内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时候的&过后竟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