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撸袖子,就算不在场的都是女人,这举动也有些不雅。姜俏却不以为意,大大方方把露着的手臂给众人瞧。少女皓腕如雪,上面却有十数颗红点。长兴侯夫人笑容一滞。“好教夫人明白,晚辈肌肤天生的很敏感,倏然换了环境就容易起疹子。昨晚睡时我就有这个怕,没想起姜俏却不以为意,大大方方把露出的手臂给众人瞧。。...

当众撸袖子,哪怕在场的都是女人,这举动也有些不雅。

姜俏却不以为意,大大方方把露出的手臂给众人瞧。

少女皓腕如雪,上面却有十数颗红点。

长兴侯夫人笑容一滞。

“好教夫人知道,晚辈肌肤天生敏感,乍然换了环境就容易起疹子。昨夜睡时我就有这个担心,没想到今早一看果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自嘲一&过是一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的季三&安国公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裳一边&忿忿道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国公府&中出名

    那诗会是京中一些名门公子举办的,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喝酒吟诗取乐,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对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开起玩笑来,言语间颇羡慕他将要与京中出名的美人儿完婚了。

  • 都砸碎&了,提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闭上了&算得了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一声“&去路。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瞧着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