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俏是在宛转的虫嗡鸣中醒过来的。她坐站起身,揉了揉眼睛,突然间眼神呆愣。昨晚突然发生了那样的事,她居然睡得这么死?“四妹——”姜俏忙往身边看了看,意外发现姜似还在睡大大地松了口气,想了想伸出手推了姜似一下,“四妹,你醒醒。”姜似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眼波流动:“三姐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忽然表情呆滞。。...

姜俏是在婉转的虫鸣声中醒来的。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忽然表情呆滞。

昨夜发生了那样的事,她竟然睡得这么死?

“四妹——”姜俏忙往身边看了看,发现姜似还在睡大大松了口气,想了想伸手推了姜似一下,“四妹,你醒醒。”

姜似缓缓睁开眼睛,眼波流动:“三姐?”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有心还&碎语。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这些&子就是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亡,将&都没碰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裳一边&句醉话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为了能&已经向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后吐真&乎女子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不到可&相助。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