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影动作迅疾,搭在姜似手臂上。姜似伸出手揉了揉黑影的脑袋,叹道:“二牛,你怎么来了?”这黑影恰恰有些日子没见的二牛。见二牛亲热一耸着鼻子,姜似好气又好气。也是她早闻见了陌生的味道,换了别的女孩子三更半夜走在花园里突然被黑影扑住,怕是早已姜似伸手揉了揉黑影的脑袋,叹道:“二牛,你怎么来了?”。...

那黑影动作迅捷,搭在姜似手臂上。

姜似伸手揉了揉黑影的脑袋,叹道:“二牛,你怎么来了?”

这黑影正是有些日子没见的二牛。

见二牛亲昵耸动着鼻子,姜似好气又好笑。

也就是她早早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换了别的女孩子三更半夜走在花园里突然被黑影扑住,恐怕早就吓个半死了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的姑娘&了亲,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 就根基&是以姜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色笼罩&案上烛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姜似眼&眸子,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去永昌&貅摆件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姜似眼&飞快逝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