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低下头望着手中小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也不是花匠犯懒放到墙根的小锄,不是更方便两个小厮随时随刻埋尸用的!怪不得小锄如此很结实……姜似脑海中闪现出这个念头,明白不能够再干等一直这样了。谁都也不是傻子,这两个小厮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再怎么样都要紧绷神经,平白少了原来这不是花匠偷懒放在墙根的花铲,而是方便两个小厮随时埋尸用的!。...

姜似低头看着手中花铲,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不是花匠偷懒放在墙根的花铲,而是方便两个小厮随时埋尸用的!

难怪花铲如此结实……

姜似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知道不能再干等下去了。

谁都不是傻子,这两个小厮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再怎么样都会紧绷神经,平白少了一把花铲必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去了,&谈。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那人又&。”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宫当娘&门亲事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定在初&都没碰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戌正时&纱帐,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从嫁给&,而今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为自家&平来。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 &刚刚彻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阿蛮,&上。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