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俏好像在极力压制住着动作,但是起得沉闷却也没已发出多少声响,而已大口大口大口大口喘着气,放佛耗光了力气。姜似心中一动。到这个时候她哪里会猜不出,姜俏早已醒了!姜俏现在的这个样子毫无疑问是意外发现了长兴侯晋王的到来。姜似下意识闭上眼睛,听见被压抑的抽泣声响了。姜似心中一动。。...

姜俏似乎在竭力克制着动作,虽然起得突兀却没有发出多少声响,只是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耗尽了力气。

姜似心中一动。

到这个时候她哪里还会猜不出来,姜俏早就醒了!

姜俏现在这个样子无疑是发现了长兴侯世子的到来。

姜似下意识闭上眼睛,听到压抑的啜泣声响起。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338)

我要评论
  • 东平伯&平伯府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浅薄,&是第三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替他说&”姜似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瞧着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 十八年&殉情。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已经落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知怎么&谈。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大的脸&了一肚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的雨过&卧的少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阿巧见&姑娘放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