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儿深我以为然:“对啊,据传肠子流了一地,永昌伯府派去请她的婆子见了吓得都尿裤子了。但是啊,奴婢会觉得这也算报应了——”说起这里,纯儿猛地住嘴,一双杏眼瞪得大大地的。“怎么?”姜似挑眉。纯儿磕巴出来:“姑,姑娘,您那天说恶人自有天收,么——”“说到这里,阿蛮猛然住口,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

阿蛮深以为然:“对啊,据说肠子流了一地,永昌伯府派去请她的婆子见了吓得都尿裤子了。不过啊,婢子觉得这也算报应了——”

说到这里,阿蛮猛然住口,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

“怎么?”姜似挑眉。

阿蛮结巴起来:“姑,姑娘,您那天说恶人自有天收,难道——”

“嗯?”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再然后&,便是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那人又&没见过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这话是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一&害得姑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心”,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她的眼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向立在&拿来吧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之急便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