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的酒馆自然而然比不上京城典雅,热闹的场面却一点也不毫不逊色。这更年轻男子恰恰阿飞。阿飞进了酒馆,叫了酒菜坐到角落里喝出来,默默的找寻着目标。临窗的条凳上大模大样坐着一个汉子,那汉子大口大口喝着酒,面前仅有一碟花生米。汉子喝的酒,是低廉酒。阿飞端起好酒与才上这年轻男子正是阿飞。。...

小城的酒馆自然比不上京城雅致,热闹却毫不逊色。

这年轻男子正是阿飞。

阿飞进了酒馆,叫了酒菜坐到角落里喝起来,默默寻找着目标。

临窗的条凳上大马金刀坐着一个汉子,那汉子大口大口喝着酒,面前只有一碟花生米。

汉子喝的酒,也是廉价酒。

阿飞端起好酒与才上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缘巧合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 &位不流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安国公&女子美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二门处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婚事已&府自然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也就是&成为普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事生生&这个心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阿巧见&一声“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便是&再睁开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先不谈&。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