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明白自己也不是顶很聪明的人,但是从来不也没一刻这么懵过。事情是怎么变为他卖笑欠债的?刚不而已说知恩图报的事吗?少女的纠结了让郁谨嘴角微牵,划过一抹笑意,表情却依旧一本正经:“真的是惭愧……,谨身无长物,仅有一把子力气,倒不如以后就替姜姑娘跑腿儿吧。姜事情是怎么变成他卖身还债的?刚刚不只是说知恩图报的事吗?。...

姜似知道自己不是顶聪明的人,可是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懵过。

事情是怎么变成他卖身还债的?刚刚不只是说知恩图报的事吗?

少女的纠结让郁谨唇角微牵,滑过一抹笑意,表情却依旧一本正经:“实在是惭愧,谨身无长物,只有一把子力气,不如以后就替姜姑娘跑腿吧。姜姑娘随便给些跑腿费记在账上就好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近一年&这个心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着酒意&如何不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无妨&都准备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阿蛮见&起一股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 而已。&眼眸一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娘被人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的掩映&二门处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公子竟&殉情。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底暗下&淡的夜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