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迅速跑去姜似身边,晃着尾巴用大嘴蹭姜似的手。看见大狗眼中的期待,姜似都忍笑了:“给我的?”二牛喉咙中已发出撒娇卖萌般的呜呜声,把荷包塞进姜似手里。姜似不忍心拂了大狗的心意,再打开荷包看后笑着递过来了阿蛮:“回家去把金叶子与银锞收好,荷包丢火盆烧了。看到大狗眼中的期待,姜似忍不住笑了:“给我的?”。...

二牛很快跑到姜似身边,晃着尾巴用大嘴蹭姜似的手。

看到大狗眼中的期待,姜似忍不住笑了:“给我的?”

二牛喉咙中发出撒娇般的呜呜声,把荷包塞进姜似手里。

姜似不忍拂了大狗的心意,打开荷包看后笑着递给了阿蛮:“回去把金叶子与银锞收好,荷包丢火盆烧了。”

阿蛮喜滋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嫁过去&近一年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若远山&是个顶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来立刻&,便听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那诗会&,便有

    那诗会是京中一些名门公子举办的,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喝酒吟诗取乐,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对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开起玩笑来,言语间颇羡慕他将要与京中出名的美人儿完婚了。

  • 阿巧犹&二门处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公府定&许多人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 闭上了&轻声道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到了十&五岁这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似神色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