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二楼窗前的纯儿猛拉姜似衣袖:“姑娘,您听到了没,那些衙役要把二牛被打死呢,它的主人有也没办法啊?”自从郁七会出现后,姜似就没了早先的从容不迫,手上用劲过猛攥得骨节隐隐发白。“什么?”纯儿扶额:“我的姑娘,您怎么还走神儿啊?二牛就得被那些衙役乱棍打“什么?”。...

站在二楼窗前的阿蛮猛拉姜似衣袖:“姑娘,您听见了没,那些官差要把二牛打死呢,它的主人有没有办法啊?”

自从郁七出现后,姜似就没了先前的从容,手上用力过猛攥得骨节隐隐发白。

“什么?”

阿蛮扶额:“我的姑娘,您怎么还走神啊?二牛就要被那些官差乱棍打死啦。”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无妨&阿巧,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安国公&公子季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到了眼&。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飞快逝&不上有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是连姜&传出只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五的夜&忧湖畔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直到她&眼,回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