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别理智,干万别理智。”被大狗按在地上完全敢不能够动弹的崔逸哆嗦着地说。狗比人可怕的啊,人不管怎么说能胁迫威逼利诱,狗完全不能够讲道理啊,一但对着他喉咙来一爪,他可就英年早逝了!崔逸越想越怕,能非常清晰感觉到大狗喷射出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偶尔会还落下来几滴口水来。狗比人可怕啊,人好歹能威逼利诱,狗完全不能讲道理啊,一旦对着他喉咙来一爪,他可就英年早逝了!。...

“你,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被大狗按在地上完全不敢动弹的崔逸哆嗦着说道。

狗比人可怕啊,人好歹能威逼利诱,狗完全不能讲道理啊,一旦对着他喉咙来一爪,他可就英年早逝了!

崔逸越想越怕,能清晰感觉到大狗喷出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偶尔还落下几滴口水来。

“呜呜呜——”从小娇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一阵心&服气。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 姑娘放&去路。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女子美&更看重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一传出&贵女们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害得姑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底笑意&我,谈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变故,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