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面上一阵骚乱。姜似疾步走到窗边往上看。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把二牛团团围住团团围住,小心翼翼向它靠近了,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根粗木棍。离处并肩而立站着两个人,一人穿锦袍持折扇,另一人穿着月白色直裰。这两个人姜似都认识了。穿锦袍的是荣阳长公主与大将军崔绪之子崔逸姜似快步走到窗边往下看。。...

街面上一阵骚动。

姜似快步走到窗边往下看。

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把二牛团团围住,小心翼翼向它靠近,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根粗木棍。

不远处并肩站着两个人,一人穿锦袍持折扇,另一人穿着月白色直裰。

这两个人姜似都认识。

穿锦袍的是荣阳长公主与大将军崔绪之子崔逸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悄悄出&住处海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跑出去&靠的人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 出理由&罢了。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到了眼&勾勒出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子床上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出色的&美人儿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的醉话&后的笑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是初夏&的面庞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回来便&三公子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