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双手交迭落他身前,坐姿随便中透着优雅高贵,语气平缓动作轻柔:“钱要有命花,那才钱。”阿飞打了个寒颤,立马想起了澈时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虽然那种痛疼现在的了消失了,但是他后背一瞬间被冷汗全湿,心中涌上的是无尽后怕。那样的痛苦,他再也没有不想体验感受一回了。“阿飞打了个寒颤,立刻想到了子夜时分生不如死的痛苦。。...

姜似双手交叠落在身前,坐姿随意中透着优雅,语气和缓轻柔:“钱要有命花,才叫钱。”

阿飞打了个寒颤,立刻想到了子夜时分生不如死的痛苦。

尽管那种疼痛现在已经消失,可是他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心中涌上的是无尽后怕。

那样的痛苦,他再也不想体验一回了。

“一会儿荷包

第1章 夜

2022-01-15

第3章 救人

2022-01-15

第4章 无耻

2022-01-15

第5章 良妾

2022-01-15

第6章 父兄

2022-01-15

第9章 赏罚

2022-01-15

第11章 暗巷

2022-01-15

第12章 少年

2022-01-15

第13章 余七

2022-01-15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样人家&了亲,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 掩这件&而她满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季崇易&界限,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重重点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与心上&已经向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守着院&似神色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模样进&衷,莫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回来便&切齿,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