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宫家的,路上她又朝家里打过一个电话,但是父亲更本就没容她提钱的事,只叮嘱着让她在宫家好好的待着,切记开罪宫翌晨。电话外除了邓锦芝不断地埋怨电话外还有邓锦芝不断抱怨的声音。。...

慕容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宫家的,路上她又朝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可是父亲根本就没容她提钱的事,只嘱咐着让她在宫家好好待着,不要得罪宫翌晨。

电话外还有邓锦芝不断抱怨的声音。

慕容好挂了电话回到了宫家,宫家的女佣们都在做自己事,见慕容好进来又是一阵冷嘲热讽,自从上次宫翌晨当众给她难堪,女佣们对她的态度更差了些。

王妈远远的看到慕容好回来迎了上去,“慕容小姐,您去哪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慕容好强笑了笑,“我没事。”

将自己关在房中,慕容好在床上抱膝而坐。

白萌萌说后天就是开庭的时间了,也就是说明天必须要凑出二十万来。

二十万,谈何容易。

慕容好脑中不断回响着宫翌晨冰冷的脸,和那讥诮的话语,“一万。”

她呆到晚上,才换了身衣服出了自己的房门,一直走到了二楼宫翌晨的房门前,轻轻叩响了房门。

“宫翌晨,我找你有事。”

里面没有声响,慕容好急切的又敲了两下,“宫翌晨,你在么。”

管家明明说他已经回来了她才上来找他的,慕容好有些急切,敲门更急促了几分。

门猛的被拉开,她来不及收手,身子前倾,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手下抵着的是裸露的胸膛,还带着未干的水珠。

慕容好霎时间红了脸,“我,我……”

“还不起来!”宫翌晨甩开了她,他对慕容好仍是余怒未消,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回了屋中。

慕容好垂了脑袋跟了进去。

“有什么事。”

“我,我想跟你借二十万。”慕容好攥紧了手,小拳头紧紧的挣在身体两侧,一副慷慨赴义的悲状样子。

宫翌晨拿着毛巾擦头发,听了她这话微抬了眸,“上次我说过的吧。”

“我知道!”慕容好难堪的开口,“但是,我需要马上拿到二十万,明天之前。”

为了她那个朋友她能做到这一步?宫翌晨扫了她一眼,“那是之前的事情了,你前几天还骂我下作你忘了?我对看不起我的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也不想强逼着你。”

他又在难为她了,慕容好抬起头看向他,“是我自愿的,不算强迫。”

宫翌晨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可那是我之前与你商量的交易了,你那时没同意,现在我已经失去兴趣了。”

慕容好猛的抬头,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他那调侃的语气让下了一天才下决心的慕容好脸上臊的难堪极了。

她想转身就走,可想到白萌萌的事,脚却像被钉在了地上一般。

“宫翌晨,怎么你才能同意。”她用了全身的力气去说这句话,感觉自己的尊严在瞬间全失。

“如果,你能挑起我的兴趣的话。”宫翌晨戏谑开口,目光落在慕容好身上,直白的上下打量着。

慕容好周身发冷,站了良久,在宫翌晨快没有耐心时她才抬起了手,指尖发凉微颤。

“过来。”

慕容好难堪的上前几步,才在宫翌晨面前站定,手腕猛的被人握住,大力一拉,整个人都趴在了宫翌晨面前。

“买东西还要先试货。”他残忍的开口,打破了慕容好最后残留的那点自尊。

慕容好瑟缩着维持着蹲坐的姿势,那只手微顿,男人的语气带着丝火气,“你如果这么不情愿,就穿上衣服滚出去。”

颤抖着睁开眼,慕容好声音嘶哑,“我愿意,只是不太习惯。”

整个人被抱起扔到大床上,他却翻身躺在了床上,绯薄的唇轻佻,“取悦我。”

见慕容好僵在床上,他心中有丝报复性的快感,“慕容好,你当二十万是这么好挣的么。”

僵直的起身,慕容好抑住眼泪,怕惹恼了宫翌晨,可她已经手足无措了。

看着面前的女人半惊半生涩的样子,宫翌晨浑身似被点燃了般,长夜漫漫,到最后她只能发出微弱的呼声。

“慕容小姐。”

一个低声将慕容好从梦境中唤醒,她做了噩梦,额间满是细汗。

王妈担忧的看着她,“慕容小姐,您没事吧。”

慕容好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是佣人房,她身上的酸痛提醒着她昨天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可宫翌晨呢。

慕容好想起身去找他,但身子酸软无力的很,王妈有些尴尬的看着慕容好,似乎知道她想干嘛,“宫先生出去了,说要把这个交给你。”

一张支票递了过来,洁白的支票上清晰的写着二十万的阿拉伯字数。

慕容好伸手接了过来,王妈那怜悯的目光让她不敢正视,这支票她拿在手里感觉像拿着出卖自己的钱,烫手的很。

“慕容好,你给我出来!”外面响起一声厉喝,慕容好微怔的看了看王妈。

“陆晓白来了,听说昨晚你跟宫先生在一起后,一直要闯进来,这里是佣人房,怕是拦不住她多大会。”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下面三&谄媚的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 人生来&就高贵

    有一种人生来就高贵,从内到外都矜贵着,让人多看一样都觉得奢望。

  • 眼这一&国抬眼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 慕容好&个离宫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题,宫&。”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慕容国脸色稍松,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好,公司最近出了一点问题,宫家能帮到我们。”

  • 没有办&法,宫

    没有办法,宫翌晨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感到压迫和紧张的男人。

  • ,沉声&,我在

    慕容国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你想做什么以后再说,我在问你和宫翌晨的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