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的电脑上无言的放着夜间的监控画面。宫翌晨皱眉头望着书房门前和书房中的监控,陆晓白被欺负慕容好也不是一两次了,即使是一碗热粥泼在身上,慕容好也能忍下去!他很难想像陆宫翌晨皱眉看着书房门前和书房中的监控,陆晓白欺负慕容好不是一两次了,即便是一碗热粥泼在身上,慕容好也能忍下来!。...

书房的电脑上无声的放着白天的监控画面。

宫翌晨皱眉看着书房门前和书房中的监控,陆晓白欺负慕容好不是一两次了,即便是一碗热粥泼在身上,慕容好也能忍下来!

他很难想象陆晓白到底做了什么能惹得慕容好疯到说他行事下作!

按照管家所说的时间,屏幕上很快出现了陆晓白的身影,宫翌晨坐直了身子去看。

画面上,陆晓白姣好的身影进了书房后,就在他的书架上寻找着什么,一直到找到慕容好的东西的那个格子才停了下来。

从最上方拿起了一张纸,宫翌晨定睛去看,他记得那是慕容好想要拿走的自己的初稿。

随后陆晓白便从包中掏出了个打火机,火苗舔着纸张,很快化为了灰烬。

宫翌晨看到书房门前出现的慕容好,那张姣好的小脸上满是绝望着要往书房冲,一次又一次都被保镖拦了下来。

之后陆晓白便出去了,两人说了些话,陆晓白趾高气扬的离开,慕容好坐在地上哭了许久。

宫翌晨心中翻滚着怒气,调了监控到客厅陆晓白来时的画面,颓丧,踩手……

陆晓白做的过了!可这一切,慕容好为什么要推到他的身上来,因为陆晓白做下的事,她就说他下作?

她当他宫翌晨是什么人,屈屈一个设计图,他还不放在心上,更何论拿这设计图去难为她?

眉底戾气渐起。

“去查一下关于鸿昌大学这次设计赛的事情,我需要所有重要资料!”!

龙腾集团有他的注资,他也是个大股东,这其中的猫腻他之前不想管,但现在被慕容好骂到了鼻子上,他要查出来真相,狠狠的扔在慕容好的脸上!

一连半个月,慕容好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般,白萌萌的事情近在眼前,想也知道如果白萌萌真不起胡雨桐那二十万,胡雨桐绝对不会放过她。

白萌萌马上面临毕业,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别说毕业证会出事,怕是会进监狱。

慕容好心急火燎却毫无办法,卖血,和胡雨桐谈判她都试过了,但胡雨桐已经知道初稿被毁的事情了,这几次发信息都说是慕容好污蔑她,如今已经彻底不回复了。

客厅中,慕容好面色僵硬的扫着地,王妈见她状态不对劝慰过几次,但见她听不进去也未再说什么了。

手机铃声响起,慕容好看了眼屏幕,是白萌萌。

“容好,你在哪。”白萌萌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慕容好猛的回了神,“怎么了萌萌。”

“你来我兼职的店里一趟吧,帮帮我。”

慕容好跟管家打了招呼放下手里的活就朝白萌萌兼职的快餐店去,赶到店门前时一眼就看到了店中坐着的黄鑫。

她不一直是胡雨桐的狗腿么,跑到这里来干嘛!

“你们店里还要不要做生意了,居然敢招一个行凶的女人在这。”黄鑫的声音很大,“这种品行不端的女人做服务行业,我不放心啊。”

白萌萌咬着牙,眼里含着泪瞪着黄鑫,她脾气一向直来直去,若不是家里情况特殊缺钱,她早就大耳贴子打上去了。

可如今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站在那一副隐忍的样子让门外的慕容好看的心疼不已。

“黄鑫,你搞什么!”慕容好几步进了店,黄鑫见她一副气势冲冲的样子有些惧怕,“还叫帮手过来,我告诉你店长,这个女人在这一天,我们鸿昌大学的学生就永远不会来这里消费,她打断的可是我们鸿昌大学得了一等奖的胡雨桐的手。”

黄鑫到底不敢太过嚣张,叫嚣了几句走了。

慕容好走到白萌萌身边,她紧咬着下唇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慕容好,“阿好,黄鑫真的是太过份了,绝对是胡雨桐让她来的,她一直跟在胡雨桐身边什么都听胡雨桐的。”

“胡雨桐黑了心要我赔二十万,见我现在铁了心不给她钱就急了,开始找我麻烦。”白萌萌絮絮叨叨的满脸愤慨与委屈。

慕容好站在那不知该说什么,她心中愧疚,白萌萌是为了她才招惹上胡雨桐的,可她现在却没有一点办法。

白萌萌似乎意识到她的状态不对,笑了笑挠着脑袋,“谢谢你啊容好,你要是不过来她会一直在这闹,我现在在工作时候,与顾客发生争吵会被扣工资的。”

“你现在不会被扣工资了,但是从明天起也不用过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是白萌萌的店长。

她皱着眉看向白萌萌,“我们店小,装不下你这尊大神,这女人一连来了三天了,为了店里的生意,萌萌你还是拿了工资换份工作吧。”

“店长,不是,是她冤枉我。”白萌萌瞪大了眼,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

“我对你们的恩怨不感兴趣,我就是开店做生意赚钱的,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耽误了生意。”那中年女人说话刻薄却也现实。

她将手里的几百块钱塞到白萌萌手中,“这是你这个月到现在半个月的工资,你拿好吧。”

白萌萌还想再求情,慕容好已经拉着她走出了店门,那个中年女人态度明确不想继续让白萌萌在店里工作,即便再求也是自己难堪。

“萌萌,离胡雨桐给你的最后期限还有多久。”两人找了家奶茶店坐下,慕容好决定先想办法解决这件大事。

“她给的最后期限早到了,后天法院就要开庭审理了,反正我是没有办法弄给她二十万,大不了坐两年牢!”白萌萌小脸发狠,“全当是进去打工两年了,二十万薪水也不算低。”

她那副自暴自弃恶狠狠的样子看的慕容好心里发酸,“你别胡说,你要是坐牢了,你在鸿昌大学学的这些年可全白废了,以后有了案底你还能找什么工作,未来就全毁了!”

白萌萌垂了头苦笑,她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只是不想让慕容好担心罢了。

束手无策的时候,除了接受命运给的苦难,她还能做什么?就算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也不值二十万啊!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关注,&一时有

    慕容好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一时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今天突然关心起自己的父亲。

  • &,从她

    慕容好走出书房的时候,浑身都僵冷着,邓锦芝端着餐食走上楼,看到她,眼梢尽是厌恶,冷哼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 顿没有&。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 &机搜索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 书房中&有些陌

    书房中,慕容好站的笔直,看着自己面目有些陌生的父亲。

  • 所料,&果然是

    不出她所料,慕容国果然是要问她和宫翌晨的事,慕容好一如既往用沉默应对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