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晓白心里有什么事,抬腿就朝楼上去,慕容好一个不小心被她踩到了手背。她轻嗤了一声,“跟你说了别挡道。”王妈但是心痛慕容好,但陆晓白究竟是宫翌晨的人,她好掺合,等陆晓她轻嗤了一声,“跟你说了别挡路。”。...

陆晓白心里有事,抬腿就朝楼上去,慕容好一个不慎被她踩到了手背。

她轻嗤了一声,“跟你说了别挡路。”

王妈虽然心疼慕容好,但陆晓白到底是宫翌晨的人,她不好掺和,等陆晓白走了,她才急切的上前扶去慕容好去看她的手。

陆晓白那一脚是刻意的,下脚很重,十公分的细高跟踩在手上,如今手背已经是高高的肿起了。

带着慕容好回到她的房中,拿出了消肿的药为她涂着,王妈有些犹豫的开口,“慕容小姐,您以后见到陆小姐,还是避一避吧,她这个人跋扈又不讲理,可偏偏先生就是……”

偏偏就是喜欢她是么,慕容好脸色黯淡。

“不过宫先生不在家时陆小姐一向不过来的,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应该是有什么事吧。”王妈与慕容好闲聊着。

这句话一出,慕容好心神有些乱。

陆晓白眼中只有宫翌晨,按说宫翌晨已经出了门,她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

不对,她的初稿!

慕容好猛的站起身,惊得王妈抬头看她,“慕容小姐,怎么了。”

慕容好未答话,脸色惶然慌乱,转身就朝楼上书房跑。

宫翌晨的书房禁止慕容好进入,两个保镖守在门口,可慕容好跑到门前就看到屋门开了一条缝,是陆晓白进去了。

她想朝屋里走,被保镖拦了下来,“慕容小姐,您不能进去。”

“让我进去!”慕容好挣不过两个保镖,心中的危机感更甚,怎么办,那是她最后一条路了,如果真的让陆晓白把初稿拿走了或者毁了,白萌萌就彻底完了!

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都是为难的脸色。

慕容好趁着两个保镖走神的空档,从他们拦着缝隙里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推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中,陆晓白脸上带着淡笑站在那,脚下的地板上有纸迹烧毁的灰烬,屋中萦绕着淡淡的烧过东西的味道。

慕容好骤然间浑身发冷,“陆晓白!你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啊。”陆晓白脸上带着冷冷的笑,讥讽的看着慕容好,屋中的窗户大开着,有空吹过,灰烬被吹散。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宫翌晨不是不让你进出他的书房么?”陆晓白出了门看了慕容好一眼,“慕容好,你死定了。”

她转身离开,慕容好再也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跌坐在地上,大滴的眼泪从眼中滚落,她目光灰暗的看着两个保镖重新将书房的门关上。

宫翌晨不允许她进出书房,但陆晓白却可以随意进出。

宫翌晨是不是知道她打算和他商量什么事了,所以陆晓白才会……

之前听说的事情不断在脑中回响,胡雨桐的身后站着陆晓白,而陆晓白背后的靠山就是宫翌晨。

那晚他说的一万一夜深深的烙进了慕容好的心脏里,她咬着牙坐在地上掉眼泪,直坐了半个小时,让两个保镖都有些手足无措。

“慕容小姐,是宫先生吩咐的不让您进书房,您别这样啊,我们也为难。”有个保镖小心的开口。

慕容好感觉自己像脱了力般,费了好大劲才站起身来,默然不语的从书房门前离开了。

刚回到屋中,手机上就接到了来自胡雨桐的短信,“慕容好,你不要威胁诋毁我,那个设计图是我自己设计的,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还有,白萌萌弄伤了我的手是我和她的事情,二十万一分都不会少,哪怕她白萌萌去卖,也别想着逃脱罪责!”

慕容好颤抖着抓紧了手机。

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似乎在针对着她,将她陷入最卑微的处境。

可这一切的源头,来自于她曾经暗恋着的那个男人,宫翌晨。

宫翌晨傍晚回到家时,就看到了僵坐在沙发上的慕容好,她的眼眶发红,见他进来瞪了一双美眸紧盯着他。

她这是从早上等到现在了么,他心中渐起涟漪,“不是说有事和我商量么,到书房来吧。”

“不用了,宫先生不是禁止我出入书房么。”慕容好的声音微冷。

宫翌晨脚步一顿,“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容好。”

“没什么意思。”慕容好缓缓的站起身,与宫翌晨相对而站,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的眉眼深邃犀利,让人不敢直视。

“宫翌晨,你怀疑我没有救慕容心,你怎么对我恶劣我都没有说过什么,我家里人让我嫁,我就嫁,你在我的成年当天拿走我最珍贵的东西,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都没说过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宫翌晨看着她那副委屈的样子心中莫名来气,她说这些做什么?

“可是你不能为人太下作。”慕容好一字一顿道。

“什么!”宫翌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慕容好就像一个橡皮泥的娃娃,怎么捏,怎么痛苦,她都未曾吱声反抗过,可她现在说什么!下作!

“实话告诉你,我是暗恋过你,在你还是我姐夫时我就偷偷倾慕着你,但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卑劣的一个人,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一个男人玩什么心机手段,你都坐在这么高的山颠了,要对付我还不容易么?”

宫翌晨静静的站在那凝视着她,目光中的同情渐隐,犀利的眸光似要将她生生割开来。

慕容好第一次不惧这种目光了,索性她现在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她笑的凄苦薄凉,“宫翌晨,当初暗恋过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

说完话她转身离开,一整天,她心神俱疲,她不知道自己坐在沙发上等那么久在等什么,一个解释?或者只是想出一口恶气?

宫翌晨没有阻拦她,眼看着那娇小虚弱的身影走远了,他才转过脸来看向管家。

鹰眸中迸射出犀利森冷的光,“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管家微微瑟缩,“今天陆小姐来了,好像与慕容小姐在您书房门前发生过争执。”

陆晓白?她来做什么?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道:“

    慕容国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你想做什么以后再说,我在问你和宫翌晨的事。”

  • &的?如

    “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了欺负。”

  • 想就这&最好永

    手机上也又很多朋友和同学发过来或关心或八卦的短信,慕容好把手机扔在一边,疲惫又无助的跌入床褥,只想就这样沉睡下去,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 想什么&单独相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 里还是&绷紧了

    自从慕容心出事,宫翌晨就没有来过慕容家,现在一来这个家里还是就像慕容心在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因为宫翌晨的带来绷紧了神经。

  • &身。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 容好都&的房间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 &睁开眼

    有人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慕容好睁开眼就看到佣人站在自己床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