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昌大学是B市的第一学府,所在的街道也是热闹的场面非凡。慕容好提着包站在鸿昌大学门口,前阵子她被从这里赶出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本来事情终究会有个了断,即使她现在的含冤,但慕容好背着包站在鸿昌大学门口,前阵子她被从这里赶出来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本来事情终将有个了结,就算她现在蒙冤,但以后她会想办法说明真相,哪怕不是为了那些奖励。。...

鸿昌大学是B市的第一学府,所在的街道也是热闹非凡。

慕容好背着包站在鸿昌大学门口,前阵子她被从这里赶出来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本来事情终将有个了结,就算她现在蒙冤,但以后她会想办法说明真相,哪怕不是为了那些奖励。

但现在,事态紧迫,她不得不将真相拿去做交易了。

唇角露出一丝苦笑,慕容好转身看向鸿昌大学校门侧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那是她与胡雨桐约好的地方。

咖啡厅不大,推门进去,慕容好就看到了坐在正中一张桌子上的胡雨桐。

她已经是一副不耐的神色,看到慕容好进来,声音再也不复在学校时装出的温柔,“慕容好,是你约我,你居然敢迟到,有没有一点素质。”

慕容好几步走过去坐了下来,胡雨桐见她不说话,心中怒气更甚,“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约我到这来迟到就算了,还不说话?”胡雨桐怒气冲冲的拎起包包就要走,慕容好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我有事和你谈。”

“我没事和你谈。”胡雨桐脸上满是高傲,志得意满的笑,“你是为了白萌萌的事情来的吧,我告诉你慕容好,白萌萌弄伤了我的手,那二十万少一分都不行。”

“先看样东西。”慕容好没有答话,拿出手机点了相册。

“我没兴趣看什么东西,慕容好,我发现和你关系走的近的人都会倒霉。”胡雨桐话说到一半,慕容好已经将手机递到了她面前,她没有接,可那上面的一张照片却让她心中咚的猛跳一下。

“你什么意思?”与胡雨桐的惊慌相比,慕容好显得淡定了许多。

手机屏幕上静静的显示着的是那副获奖作品的设计初稿。

胡雨桐这次没有说什么,任由着慕容好拉着她将她按到了座位上。

“胡雨桐,你虽然用这份设计拿到了一等奖,并凭着它得到了可以进入龙腾公司的机会,但你对这个设计根本就没有什么设计灵感吧,到了龙腾公司还有一关最后的面试,到时面试官问你是出于什么设计了这个珠宝,你怎么回答?”

“我自己设计的东西我当然有设计灵感,可是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胡雨桐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慕容好也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美眸微抬看了她一眼,眼底是从未有过的犀利,“胡雨桐,明人不说暗话,我实话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是怎么回事我们两个心里都清楚,之前参赛时是有要求都将底稿交上去,但那其实并不是我的初稿,你可以好好看看我拍的这份的时间。”慕容好将图片放大,图下右下角显示的时间赫然是三年前!

胡雨桐整个人都僵住了,看着慕容好那了然的脸一时不知该怎么反驳,怎么会还有一份初稿!

“我交的底稿时间是一年前的,但这个设计是我在三年前涌现出的灵感,只不过那时候构想不全,简单的设计了一下,所以不足以算做底稿,但那个设计的大部分灵魂设计都在此处,胡雨桐,真正的底稿还在我手上。”慕容好静静的看着她。

胡雨桐的身子一颤,她有些伪装不下去了,“慕容好你拿着这个假初稿到底想做什么!”

“是不是假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完全可以将这份初稿送到鉴定中心,三年前的笔迹与最近两年的是可以鉴定出来的,到时我拿着结果去给龙腾公司,给学校看,你觉得你还能进得了龙腾公司么。”慕容好肃容,声音严厉逼人了几分,“你现在凭着我的设计得到了一切,但只要这事一揭露出去,你名声全毁,我相信珠宝设计这个行业你是无法再立足了,也不会有人再接收你,在鸿昌大学学的这么多年都浪费了吧。”

“我要看这个初稿,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假!”胡雨桐开口,声音干涩完全失了底气。

“再给你看一次,再毁了我的初稿么?”慕容好淡淡的笑了笑,“你是有机会见到它,只要你不跟我谈,你会在龙腾公司的面试官面前见到那份底稿。”

“慕容好!你想干嘛!”胡雨桐猛的站起身来,指尖直指到慕容好的鼻尖,她惊恐了,她从没想到慕容好那副设计作品居然是三年前的,那作品看得她都惊艳,对慕容好嫉妒无比,但那竟然是三年前的设计!

她起身的动作很大,惊动了咖啡厅里其它的人,四周的人频频朝她看来,胡雨桐一个心虚赶紧又坐了下去。

两人沉默了一会,胡雨桐眼前微亮,“慕容好,你是为了白萌萌的事来的吧。”

“是。”她并不打打算隐瞒,“我只是来跟你做一个交易,你可以拿我的设计稿去换一个锦绣前程,这件事我不会再管;或者,你继续告白萌萌,二十万她一时凑不出来,但她也是鸿昌大学毕业的,出了社会这些钱攒个两三年就可以攒出来了,但胡小姐到时一定是身败名裂,指着这二十万过剩下的几十年了。”

慕容好的话说的不客气,胡雨桐坐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她家不过是中等阶层,二十万对她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她本来马上要进入龙腾公司了,想用这二十万好好装扮一下自己,能钓到龙腾集团的高层男人简直是最好不过的了,可现在……

“你觉得你的一个设计稿值二十万?”

“且不说值不值,就看你觉得自己的名声和脸面值不值二十万了。”

慕容好的话不客气,她与胡雨桐谈判后,那副设计稿就再也与她无关了,但她在她的能力在,以后可以设计出更好的作品。

只是……这个不一样,这副作品是慕容好第一次见到宫翌晨时画的,他是她那时暗恋又胆怯着的那份心酸而得来的灵感。

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与僵持,慕容好淡定的喝着咖啡,胡雨桐却越来越心不在焉。

那副初稿如果真的被曝光出来,她不敢想象自己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后果!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就像慕&一样,

    自从慕容心出事,宫翌晨就没有来过慕容家,现在一来这个家里还是就像慕容心在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因为宫翌晨的带来绷紧了神经。

  • 慕容好&风?

    慕容好愣住,之前慕容国可是一直都把宫翌晨当做自己的女婿来看待,和人介绍的时候都是说“我家心心的翌晨……”现在怎么就换了口风?

  • 慕容好&看着面

    慕容好看着面前面目冷漠寡淡的父亲,心中感到了阵阵寒意。

  • 下面三&一口一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 什么关&系都没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 或八卦&疲惫又

    手机上也又很多朋友和同学发过来或关心或八卦的短信,慕容好把手机扔在一边,疲惫又无助的跌入床褥,只想就这样沉睡下去,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 &轻摇晃

    有人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慕容好睁开眼就看到佣人站在自己床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