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可诚恳道歉的?”低醇声音朗朗的男声在屋中响了,屋中几人皆是一怔后转身看了过去的。宫翌晨冷冷一笑着站在门前,小女佣的眼前一亮,慕容好淡淡的望着他,脸色有些发白,她每次看见宫翌晨冷笑着站在门前,小女佣的眼前一亮,慕容好淡淡的看着他,脸色有些发白,她每次见到宫翌晨都是俯视着他的样子,可昨天被他羞辱后,她已经决定将心底的那份感情慢慢消解,她强撑着自己不弱下气势来。。...

“有什么可道歉的?”低醇清朗的男声在屋中响起,屋中几人皆是一怔转身看了过去。

宫翌晨冷笑着站在门前,小女佣的眼前一亮,慕容好淡淡的看着他,脸色有些发白,她每次见到宫翌晨都是俯视着他的样子,可昨天被他羞辱后,她已经决定将心底的那份感情慢慢消解,她强撑着自己不弱下气势来。

宫翌晨缓缓踱进屋中,皱着眉看那一地水渍,“这是谁泼的。”

他明知故问,摆明了是想找慕容好的麻烦,那女佣眼中带了一丝喜意,脸上委屈巴巴的凑了过去,“先生,是我们不小心惹怒了慕容小姐,慕容小姐生气也是应该的。”

这种变脸的小伎俩瞒不过宫翌晨,但他懒得管,他只想针对慕容好。

“让你做活你却在我宫家撒野,怎么,你真当自己是宫夫人了么?”他的话直白的很,慕容好脸色微白。

方才她才当众说自己是宫夫人,也是有宫翌晨没在家的原故,想镇住这些嚼舌的女佣以保自己以后的处境,可她没想到一向傍晚才归家的宫翌晨居然会在中午回来了。

如今他的话像一个耳光响亮的打在慕容好的脸上,宫翌晨身后的小女佣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抬眸看着慕容好,脸上笑的颇为得意。

她就说嘛,宫先生怎么会看上这个贱人!还想让她道歉,简直是自取其辱。

不过这倒是一个接近宫先生的机会,哪怕没有宫夫人的位置,只要爬上了宫先生的床,飞黄腾达便是指日可待了。

陆晓白不就是因为爬上了宫翌晨的床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女星的么!

女佣低泣着凑近了宫翌晨,“宫先生不要和夫人制气,是我们的错。”

“什么夫人!”

“慕容小姐刚才说她是宫夫人。”

慕容好脸色微寒,看到宫翌晨带着讥诮的目光掠过她,“她在外面可以自称宫夫人,但在宫家,她和你们地位一样,只是个女佣。”顿了顿,“连女佣都不如。”

他是铁了心替别人羞辱她了,慕容好颤抖着唇,看到宫翌晨后面紧跟进来的王妈,王妈正想说话劝宫翌晨,慕容好淡淡的对她摇了摇头。

对于宫翌晨,她真的是心累了,这个男人她放在心里珍藏了那么久,连对他的爱她都不敢直视,如今却要抹去了。

于他她的爱是种羞辱,于她自己同样也是。

宫翌晨看着慕容好一句话都没反驳,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心中更是烦闷了几分,可那伤人的话在嘴边转了几转又吐不出了。

他莫名烦躁,转身上了楼,两人错身而过时,他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冰冷的吩咐,“楼下水溅的地方,让她自己全部弄干净,包括地毯。”

楼下大厅中铺着的是厚重的整块地毯,宫家的地毯一向是半月一换,没有洗的道理,宫翌晨在难为她。

见宫翌晨上了楼,管家也跟了上去,屋中只剩下慕容好和几个女佣与刚进来的王妈。

那女佣面露喜色,整个人像是得了势一般,趾高气扬的看向慕容好,“慕容小姐,还要我再给您道歉一次么?”

她讽刺的看着慕容好,胆子比之前低声议论还要大一些,眼见着慕容好没有回话,她继续道,“宫先生说您在宫家不算宫夫人,您还是不要自以为是了,宫先生说了,您连女佣都不如,那就是比我们都不如,还敢拿水泼我们?”

几个女佣见风使舵的又凑到了那女佣身旁议论起来,这次她们没有压低声音。

“真是头一次见这么厚脸皮的女人,自己上赶着说自己是宫夫人,也不看看在宫先生心里她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厚脸皮,我看就是不要脸,宫先生都没拿她当回事儿呢。”

“都给我闭嘴!”一声厉喝,几个女佣转头看向王妈,眼中多了几分忌惮。

王妈虽然在宫家没有什么职位,但她是宫家的老人了,即便是管家也不敢轻易动她。

“以后让我再听到你们闲着没事议论,我会跟管家商量让你们滚蛋的。”王妈肃容瞪了她们几个一眼,几个女佣不甘心不服气的看了看慕容好,但终究是没再开口说什么了。

慕容好心中有些可怜又可笑自己,看,她顶了个宫夫人的帽子,可连宫翌晨都不会护着她,诺大的宫家,竟只有王妈一个人对她好。

“慕容小姐,地毯的事情我来弄就是了,您回房去休息一会吧。”王妈看了看慕容好,看向女佣时犀利的目光此时满是柔和之色。

慕容好苦笑着摇了摇头,宫翌晨打定了主意羞辱她,她怎么敢再连累王妈。

那桶水是擦拭旋梯用的,慕容好在大厅直蹲到了傍晚,地毯厚重且大,根本无法移动,她只能蹲在那拿着清洁液小心的去清洗被水弄脏的地方。

到了傍晚宫翌晨下了楼时慕容才刚刚清洗完毕,正拿着机器想要吹干。

宫翌晨眼底微动,蹲在那里的少女似乎已经是累极,额间沁满了细汗,那副逆来顺受委屈求全似的样子看得他莫名来气,明明是心肠比谁都狠,偏偏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弄脏成这个样子,扔了吧。”他向身旁的管家吩咐。

管家恭敬的应了声,同情的看了一眼慕容好。

宫先生虽然为人严厉,但对下人也没有如此严苛过,偏偏对慕容好几乎是鸡蛋里挑石头了。

慕容好听到了,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很快便又隐去,她知道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要过这样的日子了,慕容心一天不醒来,宫翌晨的怒火就会发到她身上来。

做了一天活,她混身发酸,因为蹲得太久站起身时脑袋有些发昏,身体猛的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她苍白了脸扶着沙发扶手,慕容好低血糖,这一天没进什么食物,又蹲了这么久,眼前一阵阵发白。

宫翌晨才走出几步,心里的火气还未消,就听到身后噗通一声。

管家回过身去看,语气有些惊慌,“先生,慕容小姐昏倒了。”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不常笑&独叫到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 ,慕容&对着。

    不出她所料,慕容国果然是要问她和宫翌晨的事,慕容好一如既往用沉默应对着。

  • 慕容好&,疑惑

    慕容好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一时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今天突然关心起自己的父亲。

  • 邓锦芝&食走上

    慕容好走出书房的时候,浑身都僵冷着,邓锦芝端着餐食走上楼,看到她,眼梢尽是厌恶,冷哼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 两人消&息果真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