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撒落在皎洁的佣人房中,慕容好轻轻地叹了口气。了早上九点多钟了,她但是一点儿困意也没。耳中不断地回响着的,是宫老夫人在紫藤花藤下的淳淳嘱咐。让她和宫翌晨生孩子?慕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她还是一点困意没有。。...

月光洒落在皎洁的佣人房中,慕容好轻轻叹了口气。

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她还是一点困意没有。

耳中不断回荡着的,是宫老夫人在紫藤花藤下的淳淳叮嘱。

让她和宫翌晨生孩子?

慕容好眸光冷了冷,嘴角勾起了自嘲的笑。

脑海中浮现出白萌萌临走时那难舍的眼神,她狠狠摇了摇头。

罢了,现在最紧要的,是证明她的清白。

将设计初稿拿到校长面前,有这坚实的证据,她看那位校长还如何抵赖。

想到此处,慕容好立刻起身将自己的东西翻找了一通。

“慕容小姐,你找什么呢?”

看到她穿着睡袍一阵折腾,王妈轻声问道,“明天小姐还要早起,不如早睡。”

她每天早上如无特别吩咐,都要给宫翌晨准备早餐。

宫翌晨习惯七点半吃早餐,但他这个人精致挑剔,给他准备早饭总是要花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慕容好却是并未理会她,只皱眉深思。

到底放在哪儿了?

“王妈,你可还记得我刚入宫家带的小背包么?”

蹙眉思索了会儿,慕容好无奈低声问道,“白色的,上面有带子和锁扣。”

“你说那个包啊,记得,在宫少的主卧见过。”

王妈记忆犹新,“宫少让我把包里的书籍和图纸都放到书架上了,厚厚的一沓,足足有两厘米多……”

“主卧的书架?”

听到王妈这样说,慕容好皱紧了眉头。

“宫少,我可以进去么?”

站在主卧门口,慕容好低声询问,可连续两三遍都没得到男人的回答,她皱眉轻轻推开了房门。

华丽的欧式大床空空荡荡,整个房间冷冷清清。

他不在。

慕容好眉头轻蹙,正要转身离开,浴室中传来隐隐约约的水声。

原来是洗澡去了。

宫翌晨有轻微的洁癖,每天晚上睡觉前必冲澡,宫家人尽皆知,她倒是忘了他这个习惯。

不在便方便多了,慕容好轻轻溜进去,开始在书桌上翻找起来。

宫翌晨喜欢看.书,他有很多纸质线装藏书,她一层层一叠叠的翻找下来,却是找不到自己的设计图纸。

在哪里?

慕容好找的入神,根本没注意到在那浴室中的水声,早就停止了。

浴室门被打开,刚出浴的男人身上还带着朦胧的水汽,他粗略裹了一条浴巾,正要躺床上,却是几不可闻的皱了眉头。

在他对面的书桌旁,少女轻弯着腰,背对着他在翻找着什么,认真专注。

纱裙倒是越发彰显出来她的身材,比刚进宫家的时候仿佛又悄悄长大长高了些许。

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在不经意间便悄然绽放一些,沁人心脾的清香,也随着开始幽幽散发。

宫翌晨魅眸深邃,他突兀想到了那颠鸾倒凤的晚上,她被他压在身下,哭泣求饶。

小腹中有股浊气骤然升起,宫翌晨眉头一皱,狠狠的压制了下去。

“该死的!”

他低声骂道,惊动了正在找东西的慕容好。

“宫少?”

回眸看到他就靠在浴室旁边,裸着上身,随意的看着她,慕容好脸立刻红了。

找东西被抓了个现行,她这样子像极了小偷。

偷眼瞥了下旁边被她翻的乱七八糟还未来得及恢复的书桌,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宫翌晨的书桌是他的私人空间,轻易不许人触碰,或许上面有一些宫家的商业机密文件也未可知。

如果他抓住这些事情,纠缠不清,那可就麻烦了……

心中忐忑,慕容好乖乖站在原地不动,只等着他开口。

“怎么,奶奶白天对你说的话,你上心了?”

始料不及的是,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他却是并没有追究她私自翻找的罪过,只轻蔑的看着她,“走吧,我不会让你有宫家血脉的。”

就这样?

慕容好抬眸惊讶的看着他,他黑眸如同冰河破堤,冰冷深邃,直指人心。

“还不走?”

她的愣怔让他感到不爽,心头莫名的有火气,“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以后别用到我身上。”

“我对抄袭别人作品的设计师,不感兴趣!”

设计师的灵魂核心便是设计,是自己的灵感而不是窃取她人劳动果实,抄袭别人的作品,比真正的小偷还让人不齿。

男人那嫌弃的眼神和严厉的话语,如同钝刀,一下下的砍在慕容好的心头。

他从不曾掩饰对她的嫌弃,在他的心头,嫌弃她的出现比担心宫家文件有没有丢失都更重要。

慕容好轻叱一声,压抑下翻滚上来的泪花。

罢了,他本就是为了姐姐的事情来报复她的。

“宫少,你误会了。”

她声音清冷,带着与他隔离千里之外的决心,“我来书房只是为了找一样东西,并不想打扰到您。”

带着自嘲的眸光看着他那不耐烦的神色,她却是再次一字一顿的开口,“至于是否抄袭,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和宫少证明。”

说完,她不再停留,大步走出了主卧。

她的速度很快,但还勉强的压抑着让自己镇定,不然,她怕还未走出主卧,便会在他面前流下眼泪。

那样的软弱,她不想展现给他看。

直到快速走到了佣人房前,慕容好这才深吸了口气。

豆大的眼泪如同玉珠般从她的眼角滑落,刚才压在心上的委屈,在这个时候彻底释放了出来。

王妈看的心疼,悄悄给她递上了张纸巾。

说到底,慕容好不过是个刚成年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罢了。

主卧之中,听着她离去的匆忙脚步声,宫翌晨魅眸深邃。

他刚才,看到她那压抑着的红眼圈,也看到她强自表演出来的镇定了。

但,与他何关?

书桌被她翻的乱七八糟,宫翌晨蹙眉走到旁边,耐着性子将上面的书籍和文件整理归位。

他不喜欢东西乱七八糟的样子。

有一沓夹在书籍中的白色纸张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上面,精美的设计瞬间吸引了男人的心神。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慕容&亲。

    书房中,慕容好站的笔直,看着自己面目有些陌生的父亲。

  • &的时候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 翌晨就&一个让

    没有办法,宫翌晨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感到压迫和紧张的男人。

  • 静的退&的房间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 &之前慕

    慕容好愣住,之前慕容国可是一直都把宫翌晨当做自己的女婿来看待,和人介绍的时候都是说“我家心心的翌晨……”现在怎么就换了口风?

  • 邓锦芝&认为,

    慕容好苦笑了一下,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想到,邓锦芝都这样认为,那宫翌晨呢?

  • 下面三&公事公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