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好躺着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她争扎着想张口说宫翌晨,可上次反抗意识了用完后了她所有的力气,费力的张开嘴巴嘴,声音小如蚊,“当心。”她的声音很微弱的仅有自己能听见。慕容她的声音微弱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慕容好躺着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她挣扎着想开口告诉宫翌晨,可刚才反抗已经用完了她所有的力气,吃力的张开嘴,声音小如蚊,“小心。”

她的声音微弱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慕容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猛的亮出了枪指向宫翌晨,这人是个聪明的,知道一旦掏出枪来就再没回转的余地,刚对准宫翌晨就开了枪。

巨大的枪响声过后,慕容好瞪大了眼,喉中嘶哑的出声,“宫翌晨!”

宫翌晨早在男人动作时就有了防备,在他指向自己的瞬间侧了身,子弹擦身而过,那男人显然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怔忡了片刻后打算开第二枪时,宫翌晨已经近了身,利落的缴了他的枪,生风的一拳狠狠的锤到男人的脸上。

“妈的。”大华这会缓了过来,起身要冲过来。

门外一阵轻响,屋中涌进了十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每张脸上都是肃穆的杀气。

两个男人一怔,都是心生绝望,完了,这绝对不是他们能招惹起的人!

宫翌晨几步走到床前,脱下西装外套甩在慕容好的身上,这才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丢人现眼!”

慕容好的脸僵住了。

两个男人已经被擒了起来制在地上,宫翌晨转身走到两人面前,那两个被按着跪在地上。

“你们给她下了什么药?”宫翌晨脸色森寒,在离开慕容好的视线后,那张俊脸上满是杀气暴戾,一双鹰眸中似是带着冰刃般狠狠的刮在那两个男人的脸上。

大华猛的颤抖了起来,这个男人的让他们心里慌乱,大华控制不住的开了口,“也么,就是一点镇定剂和麻醉,不过麻醉已经过期了,不会有什么大影响的。”他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麻醉经常会有副作用,镇定剂也不是给正常人用的药吧,宫翌晨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其中泄漏的森冷气息让大华瘫坐在地上。

“对对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她背后有人啊,大哥放过我们吧,谁能想到她居然有大来头。”大华摸不清宫翌晨的身份,但眼下他也不用摸清了,看看周围这几个满脸肃杀的男人就知道这人来头不小,他说的话带着几分委屈的意思,看向那边慕容好的目光带怨。

有这么大的来头,来卖什么血啊!这不是玩他们嘛!

宫翌晨紧抿着唇,抬起脚来狠狠踩在了男人的手上,“她的衣服,你拉坏的?”

看到男人惊恐的目光,宫翌晨心中确认,踩在他手上的脚渐渐施力,骨节咯咯响的声音在屋中响起,男人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大哥,这位大哥我错了,你放过我们吧,我们赔钱行嘛,我们赔钱!”

宫翌晨不为所动,大华身旁的另一个男人小心的打量了宫翌晨一眼,目光被宫翌晨袖子上的袖扣吸引住了,他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那是一颗铂金为底座的袖扣,镶着不少碎钻,可那碎钻组成的字让他彻底绝望了下来。

宫。

宫这个字在B城代表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宫氏掌管着B市所有的经济命脉,就算是市长见了宫家的人也要客客气气的。

换言之,宫翌晨在这里把他们两个都杀了也不会有人有意见的!

这次他看向慕容好的目光也带了几分哀怨和恨意,有这样的背景为什么要来卖血啊!

宫翌晨直将那男人的手踩到血肉模糊,才淡漠的移开脚,两个男人神色灰败的被人拉了下去。

慕容好这会药力又过来一点,她想撑着自己坐起身来,正在床上挣扎着。

屋中的人都退去,只剩下宫翌晨和慕容好两人,他几步踱到床前,似是在欣赏着她挣扎着起了点身子,又跌下去的无力感。

眼泪籁籁的掉下来,慕容羞惭的恨不得自己变成透明人,宫翌晨总是在她最尴尬的时候出现,看到她最不堪最丢人的样子。

“怎么,卖血拿到钱了么?”他冷冷开口,带着讥讽的味道。

慕容好咬住了下唇,脸色煞白,美眸盈着水光。

那副样子让宫翌晨心中来火,一把抓住了她的下巴,抬起逼她与自己对视,“你是个蠢货么,这种地方你也信?”

手中娇俏的小脸失了血色,咬着牙不理他,他心的中怒气渐去,冷意上涌,狠狠的将她的脸甩到一旁,“你知道那两个人是做什么的么,他们会把你卖到高档会所,地下拍卖。慕容好你不愿意陪我,倒想着免费去陪客,果然你还真是贱。”

他被她惊得从会议上赶过来,一路闯着红灯飚车过来,几次险些出了车祸,之前紧张一直占据着他所有的情绪,如今见她安全了,所有的怒气都上涌了。

可这个女人不领情也就罢了,宫翌晨感觉到自己心中的大石落了地,有些恼怒起来,他为什么这么在意慕容好的死活。

这个女人如此阴险,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救的!

语气恶劣的冷嘲着慕容好,看着她可怜巴巴缩到墙角的样子,他心中竟然畅意了些。

是的,他是看不起这个女人的。

将人从床上拎起,不甚温柔的扛在肩上,宫翌晨扛着她出了四合院。

慕容好感低泣着,走到街上,四周的人都纷纷将目光落到了两人身上,慕容好羞的想将自己的脸藏起来。

将肩上的女人仍到车中,宫翌晨寒着脸开了车。

一路回到了宫家,慕容好又被拎回了自己的卧室,一间佣人房里。

她被狠狠的甩到床上,包裹着她的外套散落,她小心的紧抱住自己,看着宫翌晨的目光警惕。

“怎么,这会知道怕了?”宫翌晨居高临下睥睨着她,语气讥诮,“还是说怕我不给钱?”

“你……”慕容好知道宫翌晨救了自己,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了,可他那副样子实在让人感谢不起来。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慕容&生的父

    书房中,慕容好站的笔直,看着自己面目有些陌生的父亲。

  • 远的一&国说: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马上清&上,她

    慕容好马上清醒过来,按着头坐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整整昏睡了将近一天!

  • 拿出手&,全是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