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总经理望着霍然站起身的宫翌晨,面面相觑。宫总这是怎么了?宫翌晨森寒着一张脸,拿起来手机拔通了自己私宅的电话,管家迅速接了电话,“先生。”“慕容好在家里吗?”“慕容宫总这是怎么了?。...

几个总经理看着豁然起身的宫翌晨,面面相觑。

宫总这是怎么了?

宫翌晨森寒着一张脸,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私宅的电话,管家很快接了电话,“先生。”

“慕容好在家吗?”

“慕容小姐早上就出门了。”管家恭敬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宫翌晨心中咯噔一下,“她出门前说过什么!”

“与王妈说了几句话。”

“叫王妈接电话。”

宫翌晨的脸色阴冷的快飞刀子了,几个总经理心惊胆寒,这位慕容小姐就是之前八卦报纸上说的那位吧……还真是有本事,就算有天大的事,宫总也从来不会在会议上处理私事的……

“慕容小姐没说去哪,只说去办点事,我问她怎么不去学校,慕容小姐说自己被开除了……”

王妈絮絮叨叨的还没说完,宫翌晨已经挂了电话,他抓了车钥匙就朝电梯口跑了过去,办公室的门被他甩的砰的一声!

慕容好!你还真是有胆子!

宫翌晨恨得咬牙切齿,一路冲到宫氏地下停车场,宫翌晨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立刻给把慕容好的定位发到我手机上!”

宫翌晨一向对慕容好不在乎,自然也不会费心给她弄什么定位系统,但以宫氏的实力要查一个人太简单了。

五分钟不到,宫翌晨的助理就通过各处摄像头找到了慕容好的踪迹。

摄像头最后能追查到的位置是一个诊所,地图上显示诊所后有一个极为狭小的胡同,助理将胡同的定位发给宫翌晨。

“宫总,需要派人么。”

破旧的小四合院中,男人已经脱下了白大褂,两个人在一起商量。

“大哥,会所的李哥怎么说?”

“说要验货,上次咱们卖过去的那个女人他说不太满意,让咱们拍了这个女人的照片过去检查一下。”

两个人走进屋中,目光落到昏迷着躺在小病床上的慕容好,脂玉般的肌肤,即便是睡着了依然可见那出尘的容貌。

“我给拍照,让李哥好好看看!”

叫大华的男人上前去扯病床上慕容好的衣服,领后微微一拽,收腰小衬衫的扣子脱落了两颗,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来。

慕容好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人用力拽着,她睁开惺忪的眼,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男人猥琐的眼。

“滚,滚开。”她四肢无力,只是抬起手臂就用尽了所有力气,手软绵绵的去推那男人。

“妈的,大华那药是不是过期了,怎么现在就醒了。”

“没事,就算过期了不还有镇定剂呢么,醒了也好,好好配合着拍照片。”

慕容好惊恐的听着,眼泪抑制不住的落了下来,是她太蠢了,明明知道有风险却还是跟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到了这个四合院。

“滚!”她的威胁实在太软懦,说句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气音。

男人狞笑着去解她的扣子。

“砰!”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屋中的两个男人,转身朝有看去,紧闭的门被人大力踹了开,阳光倾泄了满地。

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前,逼人的气场溢满全屋,那两个男人立刻危机感袭身,“谁!”

慕容好的目光看过去,那人逆光站着,脸上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只那一双狭长的凤眼像是含了暴风骤雨般,刺骨的冰凉。

那股压抑的戾气让屋中的温度都降到了冰点,两个男人也意识到不对,那高大的身影已经一步步走了进来,他从阳光中走到阴暗处时,一张暴戾满是杀机的脸映入了慕容好的眼帘,是宫翌晨!

眼泪立刻决堤,慕容好颤抖着闭上眼,宫翌晨似乎总是能看到她最狼狈时的样子,他又看到她的不堪的处境了。

“问你话呢!干嘛的!”叫大华的男人想上去揍那人,却被身旁的男人拦住了。

男人面色凝重的看着宫翌晨,他的气场强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是为了那女人来的么?

“兄弟,有什么事吗?”老大的口气软了几分。

宫翌晨静静的站在那,鹰般锐利的眸光紧锁着躺在床上的少女身上。

她苍白着小脸闭着眼,眼泪不断溢出的样子让宫翌晨心尖微颤,这个女人怎么会那么蠢!

“兄弟?”

“妈的,没听到我大哥叫你么。”

宫翌晨的眸光转身,紧锁在屋中两个男人的身上,充沛的杀机让那两个男人都是脸色微僵,他一步步迈步走了过去。

“你,你干嘛,别别过来!”两个男人退了几步,大华被逼到墙角后怒不可遏,壮着胆冲了上来,狠狠的一拳便要朝宫翌晨脸上砸去。

“大华!”

那男人显然唤不住大华了。

大华一直冲到近前,宫翌晨才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脚下一个用力,带着风般狠狠的踹到男人的身上。

凄厉的一声惨叫后,大华捂着下半身苍白着脸缩在地上,腰弓的像一只虾米,另一个男人脸色生变。

“兄弟,你如果是为了那女人来的,就把人带走吧,不要伤了和气。”他也是被逼到极处,经常卖女人给那个高档会所,他多少也遇见过其中的客人,知道上位者的那份气场,面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他们兄弟能招惹的起的。

“你放我们走,这女人是你的。”他咬了咬牙,见宫翌晨仍是无动于衷,心中有些发狠,兔子逼急了还跳墙呢,这男人如果真不打算放过他们,大不了玉石俱焚!

把这男人宰了,再把那女人卖了,他和他兄弟拿了钱躲起来一阵子就是了!大不了收手不干了!任他是天王老子也休想逮到他们!

男人眼中闪烁,背后的手缓缓伸向背后的桌子抽屉里,一把锃亮的黑色手枪握在了他手中。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关注,&,疑惑

    慕容好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一时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今天突然关心起自己的父亲。

  • &人冰冷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 公事公&着,紧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 系都没&婚夫吗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 的眼中&时被单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