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好见院门前还偶而人在四处走动,才安了心跟随男人进了门。幸好与破旧不堪的四合院外表相比较,里面的装修还算过的去,有种诊所的味道。那男人与里面的另一个男人轻声议论纷纷了几句,好在与破旧的四合院外表相比,里面的装修还算过得去,有种诊所的味道。。...

慕容好见院门前还偶有人在走动,才安了心跟着男人进了门。

好在与破旧的四合院外表相比,里面的装修还算过得去,有种诊所的味道。

那男人与里面的另一个男人低声议论了几句,两个人的目光一同朝在一侧等待着的慕容好看了过去。

“400CC,3000块,慕小姐觉得可以么?”虽然对于慕容好所需要的二十万来说三千块很少,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先把三千块给白萌萌,剩下的她再想别的办法。

“我听大华说,慕小姐需要二十万,不考虑一下代孕么。”那男人看着慕容好姣好的小脸,“现在很多大老板需要找人代孕的,慕小姐这种长相很受欢迎,正常情况下代孕也就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慕小姐如果感兴趣的话,我这里有个大老板,能出到一百万。”

“不用了,我只是来卖血而已。”慕容好皱了皱眉,她没想到对方还在劝她这些事情,“我是有未婚夫的。”

血这东西虽然也精贵,但还能补得回来,代孕这种事她一定不会想。

那男人想继续游说,见慕容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讪笑着起了身,“行吧,那慕小姐稍等,我们要先抽一点您的血做一个化验,看看符合正常指标的话我们可可以开始抽血了。”

他起身去了屋中做准备,不多时拿了一个装血的管子与针管出来。

慕容好伸了手臂过去,她有些怕血晕针,闭紧了眼转过头不敢看。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脸上闪过一抹阴狠的笑,拿着空针管的手迅速伸到口袋中,换出了一个装着不明药液的针管。

这种事情他应该做得多了,速度很快。

慕容好感觉自己的手臂处被针尖刺入,她咬着牙忍着,可手臂处的血管里却微微凉。

这不像是抽血,像是在挂水时的感觉,慕容好猛的转头,男人正迅速的注射着,她甩手跳了起来。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慕小姐别那么慌张么,是一点能让你冷静下来的东西。”

见药液注射进去了,那男人站起身,也不再装道貌岸然的样子了,一脸猥琐,“慕小姐这副长相,怎么会沦落到卖血的地步,只要你稍微付出一点什么,二十万不算什么大事吧。”

“你滚开,我要报警!”慕容好尖叫出声,头却猛的一沉。

她不知道对方给自己注射了什么,但十有八九是麻醉镇定之类的东西,她咬着下唇,强迫自己清醒,手微颤的掏出了手机。

男人寒了脸朝她冲了过来,“妈的大华你怎么办事的。”

慕容好想打给白萌萌,可来不及了,她匆忙下按下手机的第一个联系人。

刚刚接通,宫翌晨冷漠的声音传出,“不要随便给我打电话。”

“啪!”男人一把抢过慕容好手中的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小贱人,老子让你打,让你打!”

“啪啪啪!”几个响亮的耳光扇在慕容好的脸上,把她的脑袋都打蒙了,鲜血从嘴角沁了出来。

“妈的装什么好货,不就是个为了钱血都能卖了,还给老子装清高,等老子把你卖到会所里,让你一天接八个客人,看你还怎么装!”那男人一把揪住慕容好的头发,大华在一旁笑的淫荡,“哥,我觉得卖到会所不太好啊,会所那大哥最多给我们个二三百万,但如果把她留着给客人代孕,这长相一笔生意就得个二三百万吧。”

药力发作,慕容好手脚绵软的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那恶心男人的怀中!

她听着两个男人说的话,反胃的感觉不断涌上,惊恐,绝望渐渐笼罩了慕容好。

这里是郊区,她来之前没有跟任何人报备过一声,卖血这件事情宫翌晨如果知道不定会怎么羞辱她,她也不敢告诉白萌萌。

如今她的心中满是后悔,眼泪汩汩而下。

“哥,要不让哥们先爽爽?”那个叫大华的男人满脸垂涎的盯着慕容好。

“滚滚滚,先查查这女的是不是处儿,如果是处儿这卖价得多要一半,你特么是金镶钻的么,上个女人浪费咱们几十万?”

“要我说还是留着代孕。”

“代孕风险太大,咱们万一没看住人怎么办,卖到那个会所,她就是死也别想逃出来。”

两个男人猥琐的笑声仿佛在天外,慕容好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开始时她还能掐自己让自己保持最后一分清醒,可渐渐的她连掐自己的力气都没了。

无限的绝望中,思绪陷入了黑暗之中……

宫氏集团的顶层,宫翌晨看着手中挂断的电话微皱了眉,慕容好是从来不给他打电话的。

刚接通他也只是听到对面一场巨响就没了声音,将手机扔到一旁继续听着面前的几个总经理报备着最近的工作。

心里却总是隐隐的不安着,让他听着报告却再也听不心里去了,心烦不已!

那个女人搞什么鬼,故意骚扰他么?

“宫总,这季度的与兰戚公司的合同都已经处理完了,这里是我做出来的报表,您过目一下。”一份文件被恭敬的搁在了桌上。

宫翌晨皱着眉拿起来翻看,A4纸上印着的字密密麻麻,他恍惚中看到慕容好那张苍白的脸。

将报表狠狠的扔到桌上,对面的总经理一个瑟缩,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宫翌晨的脸色,“宫总,有哪里不对么。”

“没什么。”宫翌晨总觉得哪里不对,可他又不允许自己打回电话去问,收了注意力去看眼前的文件。

翻了两页没有大问题,抬眼看了看战战兢兢的总经理,“你好歹也算是个领导了,这副瑟缩的样子像什么话!”

总经理有些欲哭无泪,宫总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气场有多黑暗么!

宫翌晨莫名的来气,将文件扔了回去,拿起手机看了看慕容好的名字。

脑中猛的闪过昨晚她浏览的网页,不对!有哪里不对!

她不会真的去卖血了吧!

宫翌晨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骤然变得冰寒无比!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端着餐&过。

    慕容好走出书房的时候,浑身都僵冷着,邓锦芝端着餐食走上楼,看到她,眼梢尽是厌恶,冷哼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 想到那&人冰冷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 &手机上

    手机上也又很多朋友和同学发过来或关心或八卦的短信,慕容好把手机扔在一边,疲惫又无助的跌入床褥,只想就这样沉睡下去,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 机搜索&。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 近出了&。”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慕容国脸色稍松,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好,公司最近出了一点问题,宫家能帮到我们。”

  • 没有坐&到慕容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