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好回房间中,找了奶糖吃了一颗,头疼的感觉这才好了点。她是也不是太弱不禁风了。看了眼镜子中那惨白也没任何血色的脸庞,她轻声长叹。胡雨桐逆风顺水,签约后了龙腾,可她是不是太弱不禁风了。。...

慕容好回到房间中,找了奶糖吃了一颗,头痛的感觉这才好了点。

她是不是太弱不禁风了。

看了眼镜子中那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庞,她低声叹息。

胡雨桐顺风顺水,签约了龙腾,可白萌萌的事情还没了结,只等着法庭开案,对白萌萌进行宣判。

没钱,胡雨桐的条件自然不能满足。

而她,想要将设计卖掉给萌萌凑钱都不能。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在她脑海中闪过,如同光亮的闪电。

她听闻可以卖血……换钱。

想到这里,她立刻打开自己的电脑,在网上搜寻起了卖血的信息。

慕容好没多少资本了,慕容国给她的零花钱也断了,她不敢找别市的医院,只在市区中的医院下手。

最好是大规模的,虽然价格可能会便宜,但好歹能够有点担保。

不停的浏览着网页,慕容好根本没注意到身后有动静。

男人高大的身影在电脑上投射下了阴影,她骤然回头。

宫翌晨脸色冰冷铁青,黑眸中仿佛有压抑着的火焰,呼之欲出。

他生气了?

慕容好淡然,不去看宫翌晨的脸,只抿着唇将电脑关闭。

女人无声的倔强和沉默,让宫翌晨心头怒火更盛。

他是没想到陆晓白如此阴损,在他的眼皮底下还敢做小动作。

慕容好是他的未婚妻,他可以折辱她,让她苦不堪言,但别人不能。

知道她受了委屈,有了误会,他想来看看这个小女人怎样,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

她只顾着看网页,卖血,为了白萌萌那个闺蜜吗?

杨越然已经来龙去脉都告诉他了,宫翌晨这才觉得他冤枉了她。

“宫少可有什么事么。”

就在这时,她的声音打断了宫翌晨的沉思,“我还要去完善我另一个设计方案,如果宫少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

“躲什么。”

他一把拦住了想要逃离的小女人,目光灼灼,“缺钱到卖血的地步?”

心头怒火已经被他压抑了下去,他打定主意,要换别的方式侮辱她。

要让她明白,他的意,不可违逆!

宫翌晨的话刚好戳到了她的痛处,慕容好低头,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窘迫。

何止是缺钱,只要不违背她的底线,能够快速来钱,她做什么都行。

白萌萌虽然咬牙不给胡雨桐二十万了,但她如果还想要回到鸿昌大学上课的话,上下打点疏通关系,免除法律上的责任,也是不小的花销。

“求我,我给你这笔钱。”

瞥了眼沉默的小女人,宫翌晨静静的道,“或者,你可以跟我交换。”

男人的眼光炽热,打量了一眼慕容好,宫翌晨心中计算。

“交换,我有什么是您能看的上的?”

慕容好自嘲,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但下一刻,当发现宫翌晨那炽热的视线在她身上徘徊,她终于明白了男人什么意思。

“一万。”

他嘴角轻轻上翘,如同在逗弄着好玩的猫,“我可以预付给你。”

反正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也不怕她跑了。

这,是拿她当成那种女人来看待了吗?

慕容好死死的咬住了下唇,杏眼圆睁,鼻子中有酸气迅速弥漫。

她好歹也是慕容家的千金,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挣脱了男人的阻拦,慕容好将翻滚的水汽快速压抑了下去。

“不劳您费心了。”

她固执开口,“我是缺钱,但也不到自取其辱。”

那天晚上的记忆简直是噩梦,那是她人生另一个屈辱的开端。

她,不会让那晚的事情再重演。

女人如同乳燕归巢般,快速的飞离了他的视线。

宫翌晨轻微蹙眉,脸色铁青。

他不过是开口戏弄罢了,她已经和他订婚,伺候他也是天经地义。

不懂好歹!

一路到了王妈的房间,慕容好关门扑在床上便压抑着抽泣了起来。

那个该死的男人,在大厅门口嘲讽她不说,让陆晓白打压她,还追到房间里去,让她不得安宁!

慕容好哭的伤心,王妈也跟着难受,赶紧给她递上了纸巾。

“小姐,别哭了,宫少只是说话上刺人。”

小姐。

慕容好抽泣的更厉害了。

平常听到这称呼有些嘲讽,她也没放到心上,但现在被宫翌晨当面嘲讽了一阵,她反而觉得这两个字的称呼更加刺心。

她就是个玩物,是他高兴拿来看一眼,不高兴就随便折磨的东西。

就为了她没有推开慕容心,让慕容心昏迷不醒,就该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吗?

“别叫我小姐。”

接过来王妈的纸巾,慕容好抽抽搭搭的说道,“以后叫我好好。”

“这……”

王妈有些犯难,叫她慕容小姐是宫少亲自吩咐的事情,整个宫家别墅中的人都不敢反抗,必须遵守。

如果她擅自改动,恐怕宫少不会轻饶她。

看王妈迟迟不做声,慕容好心头自嘲,是了,这是他下的决定,给她的称呼。

“私下没人的时候。”

明白了慕容好的意思,王妈轻轻叹息,“唉,好好,别哭了。”

她的关心发自肺腑,这声好好让慕容好更加受用,仿佛回到了以前。

若是她的母亲还活着,也该是这个年龄上下,叫她好好吧?

想到过世的母亲,慕容好的眼泪更加大颗的掉落在地上。

压抑的抽泣,碎裂的水珠声音,在寂静的房间中回荡环绕,直刺人心。

门外,有男人高大的身影靠墙而立,他将耳朵贴在门上,仿佛在细听着什么。

“宫少。”

杨越然处理完毕陆晓白,回来低声呼唤,宫翌晨却是在身后挥了挥手,他立刻将声音放低了去。

这是让他噤声的意思。

没有了他的声音,房间中慕容好那低低的抽泣声更加幽怨,如泣如诉,挠的人心头怜惜。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是一直&,和人

    慕容好愣住,之前慕容国可是一直都把宫翌晨当做自己的女婿来看待,和人介绍的时候都是说“我家心心的翌晨……”现在怎么就换了口风?

  • 想到,&认为,

    慕容好苦笑了一下,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想到,邓锦芝都这样认为,那宫翌晨呢?

  • &早早收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 什么关&系都没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 ,这一&看了她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 是第二&天的早

    慕容好马上清醒过来,按着头坐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整整昏睡了将近一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