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好的眼神尖锐犹如刀子,清凉舒爽狠毒,直直的刺了陆晓白一下。她怎么这么大火气?看见她这和平时完完全全相同的反应,陆晓白吃了一惊。但想起宫翌晨对她那被人嫌弃的态度,迅速,陆她怎么这么大火气?。...

慕容好的眼神尖锐如同刀子,清凉狠毒,直直的刺了陆晓白一下。

她怎么这么大火气?

看到她这和平常完全不同的反应,陆晓白吃了一惊。

但想到宫翌晨对她那嫌弃的态度,很快,陆晓白便将那原本异样的心情给彻底压抑了下去。

“怎么,被我说到痛楚,着急了?”

陆晓白不去看她,倒是悠闲的端详着自己刚刚做好的镶钻水润美甲,一点点的撕着玩,“被学校开除的滋味不好受吧,学生妹。”

她用风尘场中别样的称呼来侮辱慕容好,慕容好怎么会听不出来。

不过,对比起这种侮辱,慕容好更想证实一件事。

“是你做的?”

她低声问道,盯住了陆晓白的眼睛,如同锐利的刀,“我的设计被胡雨桐抄袭顶替,再到如今签约龙腾,我被开除,都是你?”

今天在校长办公室中,校长亲口说的明白,胡雨桐身后有贵人,他不想得罪。

胡雨桐的身世她也知道,不过是个中等家庭的孩子罢了,不然,她也不会在白萌萌不小心弄断了她的手腕之后,张口就要二十万。

真正有钱有势的家庭,怎么可能只要这个数字。

陆晓白的身份还不足以让鸿昌大学的校长忌讳,她也只不过是个小明星,但,她的身后有他。

宫翌晨。

想到这个男人,慕容好突然自嘲的低头。

原来又是他。

他在订婚宴上给她最大的难堪,还要在背后借着一个女人的手,如此设计折辱她。

凭什么?

深吸了口气,慕容好抬眸刚要说什么,却是瞬间看到了那站在陆晓白身后的男人。

他一身黑色的西服,慵懒靠在门框上,看着她和陆晓白之间的口舌争斗,如同慵懒的主人看着两只争吵打架的猫。

黑色的眸中冰河破堤,不管对她们谁,都没有任何感情。

但即使如此,他身上的气场还是强大,如同凝结的冰山,让整个大厅的空气都跟着凝结压迫了起来。

王妈恭敬的鞠躬,“宫少。”

陆晓白吃了一惊,回头看到那静静靠在门框上的男人,立刻蹭到了他身边,仿佛没骨头的美人蛇。

“宫少,你过来了怎么不叫我,吓我一跳。”

说着,她柔嫩的小手就在男人的胸膛上乱摸,宫翌晨眼眸一冷,陆晓白识趣的将手掌放了下来,规规矩矩站好。

“早告诉你,我岂不是不能看到如此好戏。”

亲昵的在她鼻子上刮了刮,宫翌晨这才看向了对面的慕容好。

未婚夫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哪怕单纯是从面子上,她也过不去吧?

他期待从她脸上看到难堪,或者难过的神色。

但,不管什么样的情绪都没有,慕容好静静的看着他和陆晓白,仿佛看着两个无关痛痒,素不相识的人。

察觉到男人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她抬眸,平静的和男人对视。

“宫翌晨。”

这是她第一次张口喊他的名字,不是宫少,让他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毛。

“你想要折辱我,为我姐姐报仇,那就正大光明的来,靠着女人在背后兴风作浪,没的让人恶心。”

说完,不再去看这对让她恶心的狗男女,慕容好甩手从正门进了大厅。

“喂,你嚣张什么呢!”

看不惯她这样突然如同女主人般摆谱,陆晓白在她身后大叫到,“你算哪根葱,敢这样和宫少说话!”

她算哪根葱?

陆晓白的话格外扎耳朵,慕容好心头有气,转头冷冷的看着她。

女人的眼眸如同深邃的两汪黑色深潭,只看一眼,就仿佛万劫不复。

“我是宫翌晨的未婚妻,宫家以后的少奶奶,陆小姐,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哪根葱,敢在我家里这样说话。”

说完,不去看陆晓白那瞬间涨红如同猪肝的脸,慕容好转身回了佣人房。

理会她做什么,她不过是个小明星罢了。

陆晓白没想到慕容好会这么说,但偏偏让她无力反驳,她最不能得到的,便是宫家少奶奶这个名头。

“宫少,你看,她竟然这样说我。”

满脸委屈的看向了身旁的男人,她下意识的将腰身轻轻下压,“人家真的委屈。”

“谁让你做的?”

但,并没有预料中的安抚,宫翌晨低沉清冷的声音传来,如同冰刀般,刺入了她的心底。

她诚惶诚恐的抬头,男人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她更加害怕,哆嗦着解释。

“听闻宫少不喜欢她,我就想靠着自己的力量折腾她,给宫少出气。”

最好是让慕容好身败名裂,让宫翌晨厌烦她,将她踢下宫家少奶奶的位置。

当然,这只是陆晓白的心里话,没敢说出来。

“我宫家的人,岂是你能动的?”

男人气场全开,如同千军万马刀光剑影,冰冷的气息将陆晓白的脸刮得生疼,“我最烦有人在我眼底下做不规矩的事,你竟然敢忤逆我!”

“宫少,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宫少!”

听到这话,陆晓白心中大惊,拉着他的袖子苦苦哀求,“和您在一起这么久了,您从未真的碰过我,我心里不安,才……”

“滚!”

听到这里,宫翌晨更是懒得看她一眼,一脚踹到了她的肚子上。

他的力气很大,这一脚更是没有留情,陆晓白骤然被他踹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小腹。

宫翌晨的贴身秘书杨越然走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那倒在地上的女人。

“带她走。”

宫翌晨转身离开,杨越然这才低眸,将陆晓白硬生生从地上拽了起来,向着宫家大门拖去。

“宫少!”

她不死心,凄厉叫着,双腿不老实的乱蹭,杨越然哪里容她挣扎,直将她拖到了大门外。

“宫少最不喜欢下人背着他做小动作,陆小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宫少底线,也该吃点苦头了。”

冰冷着脸将她赶到了门外,杨越然高声说道。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淡的父&亲,心

    慕容好看着面前面目冷漠寡淡的父亲,心中感到了阵阵寒意。

  • 沉默应&对着。

    不出她所料,慕容国果然是要问她和宫翌晨的事,慕容好一如既往用沉默应对着。

  • 一直空&误时间

    “我想搬出去,学校的宿舍一直空着,我可以直接搬进去,而且我的学业也有些重,一直两头跑会很耽误时间。”慕容好干脆一鼓作气说了出来。

  • &有力的

    慕容好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坐在下面,肩线平直,脊背挺拔,神情冷毅,从他修长有力的手,到笔直的长腿都散发着强大的高冷气场。

  • 有一种&矜贵着

    有一种人生来就高贵,从内到外都矜贵着,让人多看一样都觉得奢望。

  • “你告&的?如

    “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了欺负。”

  • 从脊背&自己全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 头坐起&整整昏

    慕容好马上清醒过来,按着头坐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整整昏睡了将近一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