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雨桐签约后了龙腾公司?听见这话,慕容好的脚步一顿,冷冽眉眼中再度有了熊熊火焰持续燃烧。龙腾公司但是B市中唯一的珠宝设计公司,是她在本科毕业前,心心念念都想步入工作的。龙腾公司可是B市中最大的珠宝设计公司,是她在毕业前,心心念念都想要进入工作的。。...

胡雨桐签约了龙腾公司?

听到这话,慕容好的脚步一顿,清冷眉眼中再次有了熊熊火焰燃烧。

龙腾公司可是B市中最大的珠宝设计公司,是她在毕业前,心心念念都想要进入工作的。

可以说之前她奋发图强,整个高三都挑灯夜读,都为了以后能够进入龙腾。

而盗窃了她设计的胡雨桐,却是随手拈来。

为什么,该进入公司的人本该是她的!

慕容好紧紧地攥住了拳头,纤细的手掌太过用力,骨头关节开始发白。

淡淡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有殷红的鲜血,欢快的在白色纸张上慢慢渗透浸入,欢腾无声。

这招对这个贱人果然有效!

看到慕容好站着的身体都在轻微发抖,黄鑫得意洋洋,“你还不知道吧,胡雨桐的设计被签约不说,代言人更是当今最红的女星陆晓白。”

“哎哟,有人该酸死了,姐妹们,走,咱们吃饭去。”

满意的将她那苍白的脸色收归眼底,黄鑫懒得再和她说什么,笑哈哈的和众女生打闹着向着食堂走去。

为了这么一个贱人,浪费她们吃饭的时间,不值得。

过去同学们的声音远离,慕容好仓皇抬头,灼热的阳光将她刺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是要下雨了吗?

为什么她觉得整个天都是黑的呢。

下一刻,慕容好整个人仿佛都在旋转,坚硬的水泥地面如同棉花糖般踩上去绵软无力,她紧紧抓住身旁的栏杆,蹲下大口呼吸。

不能晕倒,晕倒,没人将她送回去。

脆弱的身体仿佛不堪折辱的花朵,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干脆坐在了地上。

从小她的身体就不好,自从母亲郁郁寡欢离开人世,父亲干脆将邓锦芝母女接进了家门,从此,她的身体状况更是一落千丈。

没有足够的补充和关心,她的身体怎么可能会好?

入学检查的时候,低血压低血糖,几乎让医生都感慨她能够不影响发育是个奇迹了。

许久,当慕容好攥足了力气准备起身的时候,有一瓶温热的奶茶送到了她面前。

“喝了吧。”

声音温暖干净,像是一道温热的风,突然吹入她干涸的心田。

厉别熙学长?

顺着那递送奶茶的白净手掌看去,男人笑容温润,黑眸明亮干净。

他的眼中没有如同宫翌晨那般的压迫和嫌弃,有的,只是对她的关心。

慕容好眼睛有些湿润,鼻子中仿佛被塞入了个柠檬,酸酸的,只想流泪。

她有多久没看到他了?

厉别熙是她高中时期的学长,大她两级,但他们是邻居,厉别熙还用自家车子送过她上学。

他是个暖暖的大男孩,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是不吝手脚。

但后来厉别熙发展星途,离开了学校,和他见面的机会更少。

自从进了宫家之后,更是一面都不曾有。

看到慕容好愣怔着不起身,厉别熙无奈将手中奶茶放到地上,伸手将她从地上慢慢拉了起来。

“马上就要入秋了,你还当是夏天一样的贪凉坐着,小心回头肚子痛。”

他温柔的说道,看了眼她那苍白的脸色,“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低血糖又犯了?”

记得他离家之前,她的低血糖就很严重,口袋中总是随时放着奶糖应急。

晃了晃还有些迷糊的脑袋,慕容好这才回神。

“没事,我就是有些头晕罢了。”

接过他递来的奶茶,狠狠吸了口,熟悉的红豆甜香在口中弥漫开来。

慕容好不语,厉别熙便也不说话,默默向着校门外走去。

直到恢复了点力气,她这才看向了他。

“厉……哥哥。”

轻声呢喃之间,仿佛她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被他一路护送到学校。

但,时过境迁,她如今新闻绯闻飞的满城风雨,他可还会对她如同从前那般单纯美好?

“小丫头,最近对你的传闻不太好,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厉别熙敏锐的捕捉到她眸中那抹担心和不快,轻声问道,“如果真有,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的。”

他黑眸澄澈,慕容好看在眼中,男人的真诚如同清流的小溪,让她猝不及防。

他的眼睛很好看,当年初次见面,便被他的黑眸吸引,只觉得那是天下最好看的眼睛。

不过后来,慕容好见到了比他更深邃的黑眸。

但,那双黑眸看向她的时候,永远总是带着嫌弃的神色。

将宫翌晨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慕容好轻轻摇头。

“没什么事,我会处理好的。”

宫家家大业大,宫翌晨的手段更是惊人,她不能连累了厉别熙。

他,毕竟也只是个普通人家出来的孩子罢了。

厉别熙想要送她回去,可想到她现在的身份,生怕惹出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慕容好婉转拒绝了,自己打车回去。

况且私心里,她也不希望让他知道她在宫家的处境。

一路坐车晃荡回去,慕容好昏昏沉沉的抱紧了自己的设计底稿。

她总觉得头痛,难道是在办公楼中耗费心神太多的缘故?

进了宫家,慕容好刚要换鞋子走入大厅,却是被王妈拉住了。

“小姐,跟着我走这边吧。”

王妈神色慌张,仿佛在带着她躲避什么人,慕容好心下了然,换了鞋子准备跟着她悄没声息的回到佣人房中。

看来,是陆晓白来了吧。

她这个正经身份的未婚妻,在宫家却是如同老鼠一般,看到别的女人来了,不但不能理直气壮的上前质问赶走,反而是要处处躲避。

慕容好嘴角微微上翘,自嘲的弧度越来越深。

可惜的是,越是躲避什么,越是来什么,两人刚走入侧门,身后传来那让人厌恶的声音。

“哟,慕容小姐,你是不是又去鸿昌大学找校长了?”

看了眼她那僵硬的身影,陆晓白满面春风,“要我说呀,你也别白费力气了,想要得到校方证明然后进入龙腾?别做白日梦了!”

她就是要看着慕容好被所有人嫌弃!

话音落地,慕容好却是陡然转身,一言不发的盯住了她。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愣住,&做自己

    慕容好愣住,之前慕容国可是一直都把宫翌晨当做自己的女婿来看待,和人介绍的时候都是说“我家心心的翌晨……”现在怎么就换了口风?

  • 慕容好&角,还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我和&宫翌晨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 是站在&楼上远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 了看时&睡了将

    慕容好马上清醒过来,按着头坐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整整昏睡了将近一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