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不是龙腾刚签约后的珠宝部分设计图纸么?闻听这部分设计图纸是出自于她所剽窃的人,胡雨桐手中。的确,上次她慌忙翻找的,是这个了。嘴角轻蔑的弧度轻轻下弯,宫翌晨顺手将部分设计底稿扔看来,刚才她慌忙翻找的,是这个了。。...

这不是龙腾刚签约的珠宝设计图纸么?

听闻这设计图纸是出自她所抄袭的人,胡雨桐手中。

看来,刚才她慌忙翻找的,是这个了。

嘴角不屑的弧度微微上翘,宫翌晨随手将设计底稿扔到了桌面上。

但,左上角的黑色小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设计稿的时间,赫然是在一个月之前。

“原来如此。”

放下设计稿,宫翌晨嘴角嘲讽的弧度加深。

她没有抄袭。

作怪的人不是她,那便是胡雨桐和鸿昌大学了。

刚想将电话打给秘书,宫翌晨却是默默放下了手机。

他为何要帮她,慕容好就是个克星,本该让她遭受这种折磨。

第二天早上,虽然眼睛红肿的如同毛桃,但慕容好还是早早起床,给宫翌晨准备了早餐。

她想通了,不管别人如何侮辱她,她都要尽力去证明自己的清白。

王妈心疼她昨晚没休息好,准备完早餐,便让她早早的回到房间中去休息。

趁着宫翌晨吃饭,她能够稍稍的睡个回笼觉。

八点钟,宫翌晨出门,王妈带着一沓A4纸回到了佣人房中。

“慕容小姐,这是不是你要找的?”

她带着欣喜的笑容,“刚才收拾餐桌,宫少一直在看这份文件,看到我过去,就让我把这份文件放回到书架上。”

“但我看着眼熟,知道这是小姐带来的,便拿过来了。”

正是她昨晚要找的设计底稿!

慕容好惊喜的将这沓纸张抱紧,失而复得的喜悦,将昨晚的乌云彻底冲散。

有设计底稿,她就有让校方再无争辩的证据。

将慕容好的惊喜收归眼底,王妈犹豫了下,搓着手中的抹布再次开了口。

“小姐,我看着好像是宫少故意给你的。”

她眉眼中带着劝说的神色,诚恳老实,“宫少人冷心善,我想,可能是他认识到自己错了,但不好意思和你说,所以借我的手……”

“王妈,别说了。”

慕容好打断了她的话,“宫少什么身份,他不会对我有任何别的想法。”

别的不说,单单是姐姐的事情,就是他们之间不可原谅软化的一根刺。

每当看到她,宫翌晨恐怕都会想到她害的慕容心成了植物人。

这笔账,他要慢慢跟她算。

“唉,宫少其实人很好的。”

王妈不甘心,还想要再唠叨点什么,可看慕容好一脸不想听的样子,终归是重重叹了口气,死了这条劝说的心。

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顺其自然吧。

再次踏入鸿昌大学,到处树木青草郁郁葱葱,古老的气息迎面而来。

从表面上看,这大学正派有底蕴,是最好的选择。

但……

慕容好垂眸,自嘲的笑笑,捏紧了手中的设计稿,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你怎么还不死心?”

看了眼她手中的设计底稿,校长面无表情,“慕容好,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有铁证,我们鸿昌也不会恢复你的学籍,昭告天下这是你的设计。”

“为什么?”

她不甘心,死死的盯着校长的眼睛,“公平公正,不该是校长该有的态度吗?”

鸿昌大学屹立多年,难道连最基本的公正都不能保证?

慕容好眸子咄咄逼人,漆黑的眸子中仿佛有着火焰燃烧,校长不敢去看,只转眸盯住了办公室角落中的花瓶。

“这后面有贵人,我不敢得罪,你的面子和整个学校的面子比起来,我选择后者。”

他话中意思明白,他不能将整个学校的面子给折损。

如果恢复了慕容好的学籍,或者承认这是她的设计,等于是昭告天下,之前比赛有违公正,他们黑箱操作让胡雨桐冒名顶替了。

慕容好没再追问,她的脑海中,只不断浮现着他刚才的话。

后面有贵人。

深吸了口气,她想要再说什么,却是被校长赶出了办公室。

这个下午,慕容好抱着设计底稿在整个办公楼晃荡了许久,企图能有一个高层领导站出来为她说话。

但让她不甘心的是,校方领导全都对她视而不见。

明明在办公室中的,看到她的身影,也会将门彻底关闭。

下午五点钟,慕容好在这办公楼中晃荡了足足四个小时,她终于彻底死心。

鸿昌大学,不过如此。

最后看了眼那威严肃穆的办公楼,慕容好捏紧了手中的设计底稿,走了出去。

她的身影纤细孱弱,洁白的衣裙在风中飘荡,如同凄美的水仙花。

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血肉躯体,看着熟悉的环境,到底是她曾经费心费力考上的大学,慕容好轻轻吸了口气。

罢了,就让她在这校园中最后看几眼吧。

不急不慢的在这校园中逛起来,她的身体带着她穿梭过熟悉的餐厅,花园,操场,教学楼。

“哟,这不是慕容好么?”

当走到熟悉的宿舍门前,有让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慕容好愣愣的回头,当看到那趾高气扬的脸,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黄鑫她们。

旁边有三五个女生手中提着饭盒,好奇的打量着她,“鑫鑫,这就是慕容好?”

听闻她是个将狐狸精,为了能够得到姐夫宫少,将慕容心害的至今昏迷不醒。

还眼热别人的设计得了冠军,竟然让闺蜜去弄断了胡雨桐的右手,声称那设计是她的,胡雨桐是盗窃她设计的小偷。

慕容好可是这段时间里面,整个鸿昌大学所鄙夷的笑料。

如果真是她的设计,校方怎么不给她开证明?

“慕容好,你这是又来找校长说清了吧?毕竟被校方开除,这名声可就难听了。”

黄鑫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你都害的你姐姐住院昏迷了,又害的白萌萌退学,你还想要害多少人啊?”

她的挑衅,慕容好根本没放在眼中。

比这更难听的话,在邓锦芝口里她都听过,黄鑫的挑衅不过是毛毛雨。

和黄鑫她们争吵,浪费时间口水。

眼看慕容好不理她转身就走,黄鑫没了面子,气鼓鼓的大叫。

“神气什么啊,人家胡雨桐学姐都签约龙腾公司了!”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看着自

    书房中,慕容好站的笔直,看着自己面目有些陌生的父亲。

  • &想到那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 的时候&看着就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 “他和&订婚宴

    “他和你姐的事只是口头上说说,连一个订婚宴都没有,不作数。”

  • 选了一&角,还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一样,

    自从慕容心出事,宫翌晨就没有来过慕容家,现在一来这个家里还是就像慕容心在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因为宫翌晨的带来绷紧了神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