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翌晨的力道很大,慕容好重重撞在后座上,轻轻拧眉。他弄疼她了。但在他面前,她也没喊疼的资格。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把伤的左脚藏在裙子下,20-300慕容好坐稳,黑色的迈巴他弄疼她了。。...

宫翌晨的力道很大,慕容好重重撞在后座上,微微蹙眉。

他弄疼她了。

但在他面前,她没有喊疼的资格。

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把受伤的左脚藏在裙子下,不等慕容好坐稳,黑色的迈巴赫便如同离弦的箭,瞬间飞驰出去。

车厢中的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宫翌晨冷着脸瞥眼旁边的小女人,薄唇微抿。

他怎么会这样?

刚才看到她在会议室外那狼狈的样子,他本该嫌弃的走开。

名份上她依旧是他的未婚妻,丢了他的人,他怎么还会将她抱上车。

难道,是被她的滋味所蛊惑了么?

想到这里,宫翌晨再次向着旁边的慕容好看去。

她刚刚坐稳身体,匆忙的整理头发和衣服,脸色苍白盈盈一握,如同凄美的水仙花。

乌黑长发如同黑色的瀑布,柔顺秀美,顺着她的肩膀落下来,让他想到了那个不眠之夜,她的长发也是这般垂落在他的掌心。

其实,慕容好的美丽温婉动人,越看越有味道。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宫翌晨便狠狠的掐了把自己的掌心。

他怎么能对这个女人起欣赏的心思,明明是她害了慕容心!

这种贱人,该被狠狠的折磨!

男人的眸光再次暗沉了下去,连同车厢中的温度仿佛也跟着下降了几度。

“宫少,我们这是去哪儿?”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后退,慕容好低声问道。

这个方向她没有走过,并不是去她所熟悉的地方。

宫翌晨冷冷的瞥了瞥她,薄唇微抿,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

她少许有些尴尬,刚要回头看向窗外掩饰过去,坐在副驾驶上的秘书恭敬回头。

“宫老夫人打来电话,想要宫少和您一起回去吃个便饭。”

“多嘴!”

宫翌晨冷喝一声,秘书讪讪的将头转了回去。

车厢中再次安静下来,慕容好有些自嘲的低下了头。

怪不得他会来学校找她。

宫老夫人是宫翌晨的奶奶,也是宫翌晨唯一的亲人,在他不能独当一面之前,宫家都靠着这位传奇的老夫人一手维持。

宫翌晨更是被她抚养长大,祖孙两人关系格外亲密,他也很敬重她。

以前姐姐还没出事的时候,曾想尽办法要接近这位老夫人。

毕竟只要得到她老人家的青眼,宫家少奶奶的位置便等于攥紧了一半儿。

只是,这位老夫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想到慕容心以前在宫老夫人那里吃的苦头,慕容好深深吸了口气。

所谓的便饭,恐怕又是一场折辱。

汽车在市郊一栋别墅前停下,慕容好扶着车门下车,左脚踝虽然还痛的厉害,但她并不指望有人能来搀扶她一把。

低头跟在宫翌晨的身后,他的步伐很快,她紧咬着牙,沉默不语。

只是在大步行走之后,她的脚踝上的剧痛仿佛并不那么重了。

疼痛稍减,慕容好偷眼打量着这栋房子,传闻中急言厉行的老人,住的房子倒是偏僻清幽。

别墅外面的墙上挂满了爬山虎,花园中百花争艳,在客厅正门,紫藤花架再次给这别墅添了几分贵气和幽美。

宫老夫人早已让佣人在布置好了,看到他们两人进门,佣人便笑吟吟的将他们带到了餐厅。

“奶奶。”

抬头看到那端坐在餐桌旁的老人,宫翌晨轻笑着打招呼,“你越来越漂亮了。”

“没大没小的,还敢开奶奶的玩笑。”

宫老夫人拿拐杖在他身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厨房中炖着我最爱吃的四喜鸭子,你去看看好了没有,别忘了叮嘱她们放糖。”

“诶,我这就去。”

宫翌晨笑着走开,他和宫老夫人几十年相濡以沫,自然知道她的癖好。

这炖鸭子若是不加两克糖调味出色,她肯定会觉得入口无味。

餐厅中只剩了慕容好,宫老夫人上下打量,她赶紧低头弯腰。

“奶奶。”

“嗯,果然是个好孩子。”

见到她如此恭敬有礼,宫老夫人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快去坐着吧。”

“我独自住在这市郊别墅,从你们订婚倒是第一次见你,好好,你们感情如何?”

宫老夫人开门见山,慕容好不敢直说,只低声回答,“挺好的。”

“那就好,宫家人丁薄弱,我这大孙子更是一脉单传,你得赶紧让自己怀上他的孩子,给我们宫家开枝散叶。”

让她怀孕生孩子?

慕容好吓了一跳,她和宫翌晨的关系坏到了极点,他为了报仇才将她留在身边,怎么可能让她有了他的种!

“怎么,很难?”

看到慕容好那震惊的脸色,宫老夫人疑惑问道。

“不是,只是我和宫……翌晨还没结婚,我更是刚成年,这就匆忙备孕,是不是不太好。”

慕容好咬了咬牙,到嘴的宫少硬生生改口。

听她这样说,宫老夫人开怀大笑,“我当是什么事儿呢,现在这么开放,未婚先孕比比皆是,况且你们已经订婚,更是准夫妻了,谁敢多嘴?”

“等到有了孩子,你们举办婚礼,不是双喜临门?”

慕容好无力反驳,只能频频点头,附和着宫老夫人的话。

她乖巧文静,很得宫老夫人的喜欢,餐厅中一时间欢声笑语。

就在这时,宫翌晨大步从厨房回来,坐在宫老夫人身边,脸色冰冷。

“叮嘱好了?”

宫老夫人问道,他只轻轻点头。

香气四溢的饭菜很快便端了上来,宫老夫人兴致勃勃,一个劲儿的吩咐人给慕容好夹菜添肉,只道她身子看上去弱,得好好补补。

不然,怎么给老夫人添一个大胖孙子?

饭桌上其乐融融,宫翌晨却是在这个时候重重的放下了筷子。

“奶奶,我有事和您说。”

他冷着脸开口,慕容好的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

“宫家事业现在正在关键的上升期,我不想让儿女情长分我心思和精力,孩子的事以后再说也不迟。”

“胡闹,你已经二十多岁了,还没个孩子,这怎么行?”

听到这话,宫老夫人拉下了脸,“好好是个不错的姑娘,你们得抓紧时间备孕,让好好给我们宫家生下第四代。”

她给老太太吃了什么迷魂药?

看宫老夫人坚持,宫翌晨不再多说,只脸色再次冷了下去,如同万年冰山。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什么关&系都没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 &缓和了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慕容国脸色稍松,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好,公司最近出了一点问题,宫家能帮到我们。”

  • 候,浑&端着餐

    慕容好走出书房的时候,浑身都僵冷着,邓锦芝端着餐食走上楼,看到她,眼梢尽是厌恶,冷哼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 了一下&。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 “我想&搬出去

    “我想搬出去,学校的宿舍一直空着,我可以直接搬进去,而且我的学业也有些重,一直两头跑会很耽误时间。”慕容好干脆一鼓作气说了出来。

  • 冷漠寡&了阵阵

    慕容好看着面前面目冷漠寡淡的父亲,心中感到了阵阵寒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