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周四,但是下午九点半的时刻,校方领导们因为都在办公楼中。心中如此心里想,慕容好的便踏进的是教导主任办公室。胡雨桐部分设计卫冕的事情是教导主任先相关通知她的,因为她想心中如此想着,慕容好最先踏入的是教导主任办公室。。...

今天是周三,不过上午十点半的时刻,校方领导们应该都在办公楼中。

心中如此想着,慕容好最先踏入的是教导主任办公室。

胡雨桐设计夺冠的事情是教导主任先通知她的,所以她想先找他问个明白。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冠军就是胡雨桐。”

听闻慕容好说明来意,教导主任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眼镜。

“学校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有学校的道理,你还是老老实实服从安排吧!”

“明明是胡雨桐盗用我的设计,为什么学校会视而不见?”

慕容好情绪激动,“如果真是我比不过他,我自然不会来学校闹事!”

“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是胡雨桐盗用你的设计?”

教导主任一句话,就把慕容好的话彻底驳回。

“慕容好,我知道你心里不甘,但我给你一个建议,你还是放弃这个冠军吧!”

看着她走出办公室的身影,纤细孱弱,教导主任于心不忍,轻声在身后提醒道。

听到这话,慕容好的脚步顿了顿,但她并没有回头。

她不会放弃的。

下午两点钟,鸿昌大学校方领导会议开始。

校长在高台上坐着宣布学校下学期计划,正在部署工作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却是被突兀推开。

慕容好攥着厚厚的设计底稿,大步走到校长身边。

“校长,我有事向您汇报,这次设计比赛冠军胡雨桐的作品是盗用我的设计。”

她将自己的设计稿放在校长面前,“您看,不管是从细节还是构造,胡雨桐的作品都是盗用我的作品思想。”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慕容好身上。

“你想表达什么?”

将她眼底固执的情绪看了一个透彻,校长却是并没有看她的设计底稿。

“我想说,这次的冠军根本就不该是胡雨桐,而是我。”

话音落地,会议室中的空气仿佛瞬间凝滞了起来。

无形的压力散发开来,慕容好纤细的身影如同海浪汹涌中的小船,形单影只。

“真是胡闹!”

校长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学校做的决定,不是你想更改就能更改。”

“这次比赛的冠军是胡雨桐,你不要再争辩了。”

希望瞬间破碎,慕容好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胡雨桐盗用我的设计是事实,校长,您不能黑白不分,还给她校方证明!”

“好了,不要吵了,你已经扰乱了会议秩序!”

校长却是根本不听,“说我黑白不分,那你就不要在我们鸿昌大学上课了!”

说完,校长挥手就让老师将慕容好推出了会议室。

“慕容好,你被开除了。”

会议室的门重重的关闭,慕容好跌坐在门前地上。

她的脚踝红肿还没消退,刚才又被重重推倒,旧伤加新伤,痛的她两眼发黑。

但,身体上的痛再重,也痛不过心。

校方通知慕容好退学的广播在操场上响起,音量巨大,来往的学生都能听的分明。

看来,她刚才将校长气得不轻,故意给她惩罚。

慕容好苦笑了一下,刚要撑着地面坐起来,身后却是传来了议论声。

“慕容好真是不知羞耻,冠军明明是胡雨桐的,她非说是别人盗用她的设计。”

“哎,有些人啊,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黄鑫拨弄着自己的指甲,阴阳怪气,“当初要嫁给宫少的可不是她,慕容心学姐是多么优秀的设计师啊,不也被她顶了名吗?”

“对,现在慕容心学姐在医院中昏迷不醒,她倒是跑去和宫少订婚了。”

“当初能够抢姐姐的未婚夫,现在想要去抢别人冠军的名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哼,活该。”

流言蜚语,如同锋利的刀子,一把把的扎入慕容好的心底。

在别人眼中,她已经不堪到如此地步。

慕容好静静的瘫坐在地上,面色灰白,漂亮的眼睛中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像是失去了翅膀的小鸟,绝望而凄美。

“宫少,要我去将慕容小姐请过来吗。”

学校的围栏外,秘书恭敬的弯腰询问,男人轻轻摆手,他立刻恭敬的退下。

慕容好,原来你竟也如此不堪一击。

深邃的黑色眸子,如同冰河破堤般紧紧盯着少女那苍白的脸庞,她绝望颓废的样子,像极了苍白清美的水仙花。

慕容好在冰冷的地上坐了没多久,有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起来。”

他声音低沉清冷,如同好听的九尾蕉叶琴声,轻轻的撩拨过她的心弦。

顺着手掌往上看去,宫翌晨正俯身看着她,淡淡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暖人心脾。

贝齿轻咬了咬下唇,她将自己白嫩的小手递给他,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

“嘶……”

脚踝上剧痛传来,慕容好倒吸了口冷气。

宫翌晨原本放开了她转身回车上,听到这声,便又回过头来。

慕容好皱着眉,站在原地不动,歪歪扭扭。

这个笨女人!

不容分说上前,宫翌晨手上发力,一把将慕容好公主抱在怀中。

他大踏步向着车子走去,她紧紧的靠在他的怀中,身体上下动荡之间,如同躺在云端中一样,虚幻而美好。

“宫少?”

红唇微抿,慕容好轻声呢喃,刚想要说什么,抬眸却是看到他那隐忍的神情。

厌恶,嫌弃,连同他抱着她的双臂都在微微用力。

让他抱着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上车,很折磨吧。

慕容好抿紧了唇,随着他沉默了下去。

身后,黄鑫等女生看着几人离开,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宫少怎么会抱着慕容好离开,听闻订婚宴上宫少找了明星陆晓白来专门羞辱她,他们不是感情不合吗?

“狐狸精,专门会在男人面前装可怜!”

黄鑫狠狠地在地上啐了一口,“我看你能嚣张得意到什么时候!”

身后的骚动,随着宫翌晨抱着她到了校园外,已经听不到了。

他冷着脸,秘书匆忙恭谨将车门打开,不等慕容好反应过来,宫翌晨便将她重重的扔在了车子后座上。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从内

    有一种人生来就高贵,从内到外都矜贵着,让人多看一样都觉得奢望。

  • 的眼中&到底在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 近出了&到我们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慕容国脸色稍松,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好,公司最近出了一点问题,宫家能帮到我们。”

  • ,一直&两头跑

    “我想搬出去,学校的宿舍一直空着,我可以直接搬进去,而且我的学业也有些重,一直两头跑会很耽误时间。”慕容好干脆一鼓作气说了出来。

  • 张脸更&看着就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 毅,从&场。

    慕容好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坐在下面,肩线平直,脊背挺拔,神情冷毅,从他修长有力的手,到笔直的长腿都散发着强大的高冷气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