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几道晴天霹雳,将慕容好劈的彻底呆愣在了原地。她夺过女主任手中的图,仔细看去,每个细节都和她的设计稿完全完全相同。“看见了吧,这是鸿昌大学冠军胡雨桐的作品。”将慕她夺过女主任手中的图,仔细看去,每个细节都和她的设计稿完全相同。。...

仿若一道晴天霹雳,将慕容好劈的彻底愣怔在了原地。

她夺过女主任手中的图,仔细看去,每个细节都和她的设计稿完全相同。

“看到了吧,这是鸿昌大学冠军胡雨桐的作品。”

将慕容好那呆愣的神情收归眼底,女主任有些嫌弃的扫了眼办公室外的保安。

“啧啧啧,真看不出来,这样清纯的小姑娘竟然是抄袭来的。”

“现在的人都不能看表面,看似清纯,背地里还不是黑心?”

“就是,拿着抄袭的底稿,也好意思来投。”

周围的人纷纷指责着她,慕容好的眼前一阵阵发黑眩晕。

她被人整了,胡雨桐夺冠的设计是她的!

张了张口,慕容好想要反驳却是说不出来话,急火攻心,她只紧紧的抱住了胸前的设计底稿。

“还不将她赶出去,丢人现眼,没的影响咱们公司的风气!”

女主任嫌弃的喊道,最先推荐她的经理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当下示意保安进来赶人。

被保安重重一推,慕容好这才反应了过来。

“我是被冤枉的,这设计是我的,是胡雨桐盗用了我的设计!”

她竭力反驳,却没人听她的话,五大三粗的保安只生硬的将她往门外推搡而去。

“这设计真的是我的!”

慕容好不甘心的再次喊道,女主任听的烦心,抓起一杯清茶便朝着她泼去。

茶水冰凉,里面的茶叶盖了她满头满脸,水渍顺着她的刘海滴滴答答淌下。

“不服气,去找你们学校领导,我们只认校方说的话。”

经理看慕容好实在不甘,仿佛真有冤屈,在她被彻底推出去之前,低声说道。

找校方吗?

仿若光亮的白昼,将慕容好脑子中的混沌一扫而光,她感激的看向了他。

下一刻,保安粗鲁的将她推了出去。

龙腾的保安并不知道怜香惜玉,慕容好娇弱的身体被他们粗暴的推到了公司主楼台阶之上。

“放手,我自己会走!”

她挣扎呼叫,保安厌烦的加了两份力气。

“啊!”

随着一声尖叫,慕容好重重的跌落在了台阶之下。

剧烈的痛从脚腕传来,她轻轻吸气,看向脚踝,那里已经红肿了起来。

“一个抄袭别人作品的人,在这儿装什么大小姐。”

几个保安说完便离开,慕容好揉着自己的脚踝,强自忍住那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我抄袭,那明明就是我的设计被人盗用!”

没人回答她,那几个保安已经走的远了。

真痛!

回过神来,她狼狈的胡乱擦了下脸,这才颤颤巍巍的扶着旁边栏杆起身。

身上的衣服都被茶水给污脏了,这幅样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落汤鸡。

慕容好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抬起了眸子。

在她对面,三个男人正静静的打量着她。

为首的男人一身黑色修身西服,越发衬托的他身材高挑,眉眼清冷,五官深邃。

阳光洒落在他身上,如同古希腊神话中下凡的天神。

宫翌晨。

慕容好在心底近乎呢喃出来了他的名字。

她记得以前姐姐还没出事的时候,看到她受委屈,宫翌晨都会走过来,帮她处理麻烦。

那时,他虽然不喜欢对她笑,但深邃的黑眸中,却总有着淡淡的欣赏的光。

而现在……

清楚的将男人黑眸中嫌弃的神色收归眼底,慕容好抹了把脸,粉嫩的唇再次弯起了自嘲的弧度。

她最狼狈的时刻让他看到,想来,他只会更加厌恶吧。

避开了宫翌晨的视线,她转头扶着栏杆慢慢的向公司外面走去。

左脚踝剧痛难忍,她的步伐难免有些凌乱。

身后,宫翌晨静静地看着她走开,深邃的眸黯淡了下,若有所思。

“宫少,咱们走吗?”

秘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宫翌晨立刻回神,声音低沉而清冷,走。

收拾好了身上的狼藉,慕容好一路向着医院而去。

她风风火赶到医院骨科二楼203,胡雨桐正坐在病床上看着书,神色淡然。

“你还有心思看书?”

看到胡雨桐那一脸淡然的神情,慕容好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戏弄。

“胡雨桐,你还敢说你获得冠军的设计,是自己的吗?”

看到慕容好气势汹汹的质问,胡雨桐根本不慌张。

“哦?看来你知道了。”

将手中的书籍放下,她好整以暇的看向慕容好,“怎么,是不是很生气?”

“不过,你生气也没用了,我有校方证明,大家都说这是我的设计。”

嘲讽的看着慕容好,胡雨桐接着得意洋洋,“我劝你还是不要白折腾了,浪费时间和精力,有这点功夫,你还不如赶快去筹钱。”

不然,她不会放过白萌萌的。

胡雨桐得意洋洋的嘴脸,在慕容好的眼中十分嘲讽。

她说的没错,她的手中有学校开的证明,不管到哪里,别人都会相信她,而不是自己。

但,自己是不会让胡雨桐这样得意下去的。

纤细的手指攥紧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手掌心肌理,淡淡的血腥味在空中四散弥漫开来。

慕容好深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再去看胡雨桐那小人得志的样子。

校方证明,对吗?

她会让胡雨桐手中的校方证明变成一张白纸。

回到教室中,慕容好抬眸就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白萌萌。

“回来了,我马上就要走了。”

白萌萌一边将书籍装到背包中,一边平静地对她说道。

“你这是要去哪儿?”

看着白萌萌那满脸淡然的神色,慕容好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头有一股不好的感觉。

“我想好了,回家去把这件事和父母说明白。”

她微笑着拍了拍慕容好的肩膀,“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我就等着她来告我,还就不信这世上没有王法了。”

她并不是故意将胡雨桐推下楼梯的,就算真的走到法庭上,胡雨桐也不能当真扭曲事实冤枉她。

但,白萌萌怎么知道胡雨桐的丑陋面容呢?

看着闺蜜那淡然中带着凄惶的神情,慕容好深深叹了口气,并没有将在医院中发生的事告诉她。

算了,就让她安心地离开学校吧。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慕容国&和宫翌

    不出她所料,慕容国果然是要问她和宫翌晨的事,慕容好一如既往用沉默应对着。

  • &订婚宴

    “他和你姐的事只是口头上说说,连一个订婚宴都没有,不作数。”

  • 慕容好&到慕容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亲,心&中感到

    慕容好看着面前面目冷漠寡淡的父亲,心中感到了阵阵寒意。

  • 毅,从&高冷气

    慕容好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坐在下面,肩线平直,脊背挺拔,神情冷毅,从他修长有力的手,到笔直的长腿都散发着强大的高冷气场。

  • ,慕容&处,此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 自从慕&在一来

    自从慕容心出事,宫翌晨就没有来过慕容家,现在一来这个家里还是就像慕容心在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因为宫翌晨的带来绷紧了神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