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让她如何对白萌萌解释,她和宫翌晨的订婚但是是为了报复而不存在的?想起他对她那憎恶的眼神,慕容好都忍又低了头。“怎么,是也不是他被欺负你了?”看见她的脸色好,白萌“怎么,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该让她如何对白萌萌解释,她和宫翌晨的订婚不过是为了报复而存在的?

想到他对她那厌恶的眼神,慕容好忍不住低下了头。

“怎么,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看到她的脸色不好,白萌萌立刻认识到了什么,气愤的撸起了袖子。

“哼,好好别怕,我这就杀到宫家,揍他个落花流水,给你报仇!”

“你可小声点吧。”

慕容好吓了一跳,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认识他的人那么多,随便谁打了小报告,你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那般冷酷无情,让他惦记上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就连她,哪怕失去了贞洁,都无法让他怜惜半分。

想到那晚冰冷的痛,慕容好眉头轻蹙,低声叹息。

终归,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的情绪再次低落下来,白萌萌刚想要安慰她,身后却是响起了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慕容好,跟我来。”

教导主任,他叫她做什么?

看清身后的人影,慕容好狐疑的放开了闺蜜,跟着他到了楼梯拐角。

学校教导主任是个秃头的中年男人,平日里对学生严格,不顾这是大学,抓到了就严格处分,丝毫不通人情。

不会是她犯错了吧?

眼神不由自主的向着他头顶地中海飘去,慕容好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刚订婚,学校虽然没明令禁止不让订婚,但若是真的拿这件事开刀,也是个麻烦。

“慕容好,你的设计落选了。”

七上八下之间,教导主任冰冷的开口,“胜出你的是胡雨桐。”

原来是这件事。

慕容好松了口气,可当听到胜出她的人,她的眼神陡然凝固。

怎么可能会是她?

后来教导主任说了什么,慕容好根本无暇听进去,直到他让她离开,她才浑浑噩噩的回到了白萌萌的身边。

“不可能,胡雨桐的设计那么垃圾,根本不能赢了你的。”

听到这个消息,白萌萌一蹦三尺高,“当初她的设计原稿我又不是没看过,根本不入流!”

“可教导主任说她赢了。”

“走,跟我去找教导主任,看看她的设计到底好在哪里。”

白萌萌固执的拉着慕容好便走,慕容好心中也有疑惑,便随着她又回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听到两个女孩的来意,教导主任推了推眼镜,冰冷回绝。

“那总该让我们看看她的设计吧?”

白萌萌不服气的辩驳,“虽然比不过,可也该让我们借鉴下,学习她的长处。”

“你想看就看,还成何体统!”

教导主任再次冰冷的一口回绝,“胡雨桐的设计已经被珠宝公司看上了,这是商业秘密,不能泄露。”

说完,他不再留情,将两个女孩轰出了办公室。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白萌萌还是不能释怀,一路恨恨的踢着石子。

“教导主任绝对有私心,说不定胡雨桐是顶了你的名字,拿了你的设计。”

她愤愤不平,“她的设计有什么好的,我又不是没看过!”

“好了,萌萌,不要说了。”

慕容好阻止了她的话头,“现在说这些都没用。”

既然一已经尘埃落定,再次争夺又有什么用?

不过是让人看笑话罢了。

就像她和宫翌晨的事,不管她如何反抗,依旧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应。

下午是设计课的时间,白萌萌和慕容好一路向着教室走去。

门关着,但里面已经熙熙攘攘坐了不少学生,有七八个女生聚集在一起,交头接耳,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

“雨桐,我就知道你的设计是最棒的。”

一个穿着红色上衣的女生大声说道,“你的设计那么好,慕容好的设计根本就比不上。”

“就是,也不看看咱们雨桐是什么人。”

另外一个长头发的少女也跟着附和,“当初参加比赛的时候我就说了,雨桐必胜,没说错吧。”

接连不断的恭维声响起,被众人众星捧月般围绕在中间的胡雨桐淡笑着,并没有任何回应。

她长相甜美,平日里待人亲和,加上总是大手大脚的请客游玩,身边不少这样的狗肉朋友。

“说到慕容好,真是让人倒胃口。”

最初的红衣女生突然皱了眉头,低声骂道,“听说她和宫大少订婚了,这样的花瓶,也不知道宫大少怎么看上她的。”

“说她是花瓶都抬举她了。”

另外的女生骂道,“谁不知道她姐姐才是宫大少的心上人,慕容心小姐那么出名的设计师,会栽倒自己妹妹的手中,蛇蝎心肠。”

这话得到了众人的附和,纷纷骂了起来。

教室外,慕容好刚要推开门的手,怔在了半空中。

学校中的人知道她和宫翌晨的事情,并不出乎她的意料,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新闻,她根本没奢望过在B市中还有人能够不知晓。

但,当亲耳听到来自同学的讽刺嘲讽,却是让她依旧感觉到心如刀绞。

流言蜚语仿佛钝刀般狠狠的砍在她的心上,但不能一刀致命,只是刀刀入心,将她砍的血肉模糊。

“好好,你等着,我去给你收拾这些贱嘴巴!”

白萌萌听不下去了,刚要冲入到教室中,却是被慕容好一把拉住。

她轻轻摇头,眸光中带着别样的凄凉。

罢了。

三人成虎,她不奢望这些人会相信她听她解释。

为了她,让白萌萌再惹了众怒,不值得。

看了眼慕容好那凄凉的神情,白萌萌喉咙处仿佛被千斤重的东西梗住,轻声叹息。

胡雨桐面带笑容,对周围的女生说道,“别这样骂慕容好了,我相信她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啊,根本就是贱人的真面目被揭穿了。”

“就是,雨桐你心真好,就这样还替她说话。”

众人叽叽喳喳的说着,白萌萌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教室门上。

她横眉怒目,双手叉腰,看准了刚才骂的最欢的红衣女生,破口大骂,“黄鑫,你背后骂人坏话,算什么本事?”

“我说错了吗,当着你们面说又怎样,慕容好就是个心机婊!”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坐在下&面,肩

    慕容好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坐在下面,肩线平直,脊背挺拔,神情冷毅,从他修长有力的手,到笔直的长腿都散发着强大的高冷气场。

  • 慕容好&。

    慕容好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一时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今天突然关心起自己的父亲。

  • 个离宫&到慕容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 一口一&公事公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 口头上&数。”

    “他和你姐的事只是口头上说说,连一个订婚宴都没有,不作数。”

  • 轻摇晃&慕容好

    有人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慕容好睁开眼就看到佣人站在自己床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