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如这样好了。”餐厅经理挑了下眉道,“我看你们人挺多的,倒不如大家凑一凑,拼个单,怎么样?”“什么?拼单?”穿黑裙子的女人吃惊道。其他人也有了意见。而孙宁闷头低“什么?拼单?”穿黑裙子的女人惊讶道。。...

“不如这样好了。”餐厅经理挑了下眉道,“我看你们人挺多的,不如大家凑一凑,拼个单,怎么样?”

“什么?拼单?”穿黑裙子的女人惊讶道。

其他人也有了意见。

而孙宁闷声低着头,并未理睬餐厅经理的话。

“不然的话。”相比之前,餐厅经理语气有些凌厉道,“我们酒店就只能报警处理了。”

报警?

听到这两个字,人群立刻炸了锅。

“不能报警,被我爸妈知道,岂不是要打断我的腿。”

“是啊,以后更别想再出来玩儿了。”

“真是倒霉。”

这群人中,不乏有三两个富二代,可他们却不想当冤大头。

其他人就更没钱了。

陡然,众人的矛头就对准了孙宁。

“不是说这顿饭是孙宁请客吗?”撕破脸皮在即,连句宁少都不肯叫了。

“对啊。”红裙女子附和道,“就是因为他说请客,我们才来这儿的。”

“真是的,付不起的话,就别在我们面前摆谱,装大款,自己丢人不说,还连累了我们。”

听着这些难听话,孙宁的脸,就像是被抽了几百个耳光一样,火辣火辣的。

刚刚他的狗腿子郑重和赵磊,这会儿也没声儿了。

俩人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隐形人,悄悄的躲在了人堆后面。

毕竟你,那几瓶最贵的酒,是他们俩倒掉的。

“孙宁。”白雪走过去,小声开口道,“赶紧给你老爸打电话了,我们这群人不能一直困在这儿吧。”

“我告诉你。”看到孙宁还是没反应,白雪更急了,“这事儿真的闹大了,你们孙家的脸可就丢大了。”

“不……不能给我老爸打电话。”孙宁嘟囔了一句。

“为什么啊?”白雪瞪大了眼睛,“刚刚你不是还说,你老爸是这里的常客,可以签单的吗?”

“我说孙宁。”红裙女子不客气的指责说,“你刚刚不会是吹牛的吧?”

“我没有吹牛。”听到这里,孙宁气急败坏解释道,“只是……只是我没想到这顿饭……居然会花这么多。”

说着,孙宁又狠狠的瞪着周炎说:“好你个周炎,你是故意整老子的,对不对?趁我刚刚上厕所的功夫,居然点了那么多贵重的红酒。”

然而,他这招转移视线,混淆视听的做法,却没有得到如期的效果。

而周炎并没有立即回应。

毕竟,这顿饭和这些红酒,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吃的。

在场的其他人也有份。

所以,孙宁的这句话算是犯了众怒了。

“孙宁,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一个黄毛年轻男子说,“之前不是你说,让我们放开了吃,不要给你省着的吗?“

其他人也跟着补刀。

“对啊,还是你让人家周炎点的呢。这会儿付不起,又怪罪人家了。”

“这顿饭是你请我们来的,你就得掏钱。”

“反正我们是没钱。”

“你们……你们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听到这些难听话,孙宁气的嘴唇发紫,“如今遇到事儿了,就翻脸不认人,全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是吗?”

而孙宁一语激起千层浪。

“这话说的,我们又没逼你,明明是你装大款,请我们来的。”

“就是,没钱就别装逼。”

“你说谁装逼呢?”孙宁彻底怒了,冲过去就要打黄毛男子。

就在他们狗咬狗大乱斗的时候,周炎悄悄的走到了餐厅经理身边。

“经理,我……”

“大家安静一下,有人愿意埋单了。“说着,餐厅经理指着身边的周炎说,”就是这位周先生。”

众人的眼球立刻就吸引了过来。

“什么?周炎?”

“他不是个窝囊废,没钱的吗?”

“对啊,他怎么可能会埋单。”

林婉瑜也有些着急了,周炎今天才刚刚帮她买了车,哪里还会有钱。

再说了,这顿饭可是高达近百万。

数额太大了。

“周炎,你做什么呢?”对于老公强出头,林婉瑜有些不悦。

“婉瑜,今天这事儿不能闹大了。”周炎淡淡道,“你才刚刚胜任分公司总经理不久,如果被有心人利用的话,我担心会对你不利。”

林婉瑜明眸流转,心中更是十分感动。

这次,就连白雪也对周炎刮目相看,总觉得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

“切。”尽管处境尴尬,孙宁还是不忘记讽刺道,“周炎,你有钱吗?”

“你可别忘了,你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出头摆平账单的事情,如今孙宁又冷嘲热讽,泼冷水。

众人似乎担心周炎改变主意,一股脑儿的全都站在了他这边。

“孙宁,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现在人家周炎愿意替你埋单。你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说出这么混账的话。”

“就是,自己连顿饭钱都套不出来,居然还敢说人家是个窝囊废。”

“照我说,他才是个米虫呢,仗着自己老子有俩臭钱,装逼耍酷,如今翻船了吧。”

“婉瑜啊。”一个短发女声笑着说,”其实,你老公挺有本事的,又会说法语,又懂红酒,最重要的是,还这么热心。“

“对啊。”其他几个女声也跟着附和说,“法餐是最难懂的,周炎真了不起。”

林婉瑜自然懂得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些墙头草,可听着这些奉承话,还是很开心。

“别在这儿瞎逼逼。”郑重又跳出来质问道,“有本事把钱亮出来啊。”

“没错。”赵磊哼了一声,仍旧气不过的问,“周炎,我能问一下,你最近在哪里发财吗?”

周炎抬眉回答道:”没做什么,只是闲着无聊,炒股赚了一点小钱。”

“切,炒股?”孙宁讥笑道,“我还以为你做什么高大上的工作呢,原来是炒股啊。”

“对,就是炒股。”周炎回应道。

“周先生,这是您的卡。”餐厅经理刷完卡,恭敬的递了过来。

“老婆,咱们走吧。”周炎挽住林婉瑜的手,温柔道。

人群中又炸开了一波议论。

“搞了半天,原来周炎是炒股炒的一点小钱。”

“我看没什么大出息。”

“小声点儿,别被听到了。”

“谁还没有过被钱砸着的时候,就算是个送外卖的,也能走狗屎运,对不对?”

原本以为这场风波过去了,当孙宁,郑重和赵磊刚要出门的时候,却被餐厅经理叫住了。

“三位先生,请留步。”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费的事&笑容。

    “不必麻烦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的。”周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 他,就&一般,

    此刻的他,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气,“&人,就

    “周炎啊。”一身高级西装的林明朗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声音中蘸满了嘲讽和傲气,“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求求自己的老丈人,兴许人家二老还能帮你把医药费交了。”

  • 院呢,&不能…

    “陈放,我老婆现在医院住院呢,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