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瑜摘去了黑色眼罩,再次披起了风衣,握紧着手上的包包,面色凝重的走了进去。看见她会出现,孙宁松了口气。“看见了吧?”林紫涵马后炮的冷冷一笑道,“我说她肯定会回去的。看到她出现,孙宁松了口气。。...

林婉瑜摘掉了黑色眼罩,重新披上了风衣,紧握着手上的包包,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

看到她出现,孙宁松了口气。

“看到了吧?”林紫涵马后炮的冷笑道,“我说她一定会回来的。”

“孙总,咱们还是坐下谈吧。”林婉瑜直奔主题,客气道。

“好。”孙宁乖乖点头,在她旁边的位子坐下,更色眯眯的盯着她风衣下的美腿。

“来,婉瑜,咱们先干一杯。”孙宁笑嘻嘻的说道,蹦林婉瑜倒了满满一杯。

“对不起。”林婉瑜冷冷道,“我今天是来谈公事,不是来喝酒的。”

她已经明确孙宁的目的,当然要滴酒不沾,绝不上当。

看到林婉瑜不上当,林紫涵很快开口了。

“婉瑜,虽说你和孙宁是同学,可人家现在是大华制衣厂的谈判代表。”说到这里,林紫涵指着桌子上的这杯酒说,“谈判代表亲自为你倒酒,不喝不好吧?”

说完,林紫涵又递了一个眼神给郑重。

很快。

“婉瑜。”郑重把酒杯放到了桌子上,不客气的开口道,“我看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宁少啊?既然这样的话,收购的事情就不要谈了。”

“什么啊?”紧接着,郑重又不清不楚的嘟囔了一句,“不就是仗着宁少喜欢你吗,摆什么臭架子,真当自己是仙女儿啊。”

三人如虎。

明目张胆的威胁。

上次在帝都大酒店,林婉瑜已经见识过孙宁的手段,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更何况,她的确是有求于人。

林婉瑜狠狠的掐了下手,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孙总,刚刚是我的不对。”林婉瑜端起酒杯站了起来,看着旁边的孙宁说,“这杯酒,我喝了。”

说完,她蹙紧眉头,将一大杯酒喝尽。

她必须要拿下这个项目。

她必须向爷爷证明自己的实力。

为了自己,更为了父母。

看着林婉瑜低头顺从的样子,孙宁心中的色欲按捺不住,今晚,他必须要拿下这个女人。

喝完后,林婉瑜将杯口向下倒了倒道:“孙总,您看,这样可以了吗?”

“婉瑜,我也没让你喝完啊?”孙宁又装好人道。

一旁的郑重拍着手掌大笑道:”哎呀,真没看出来啊,婉瑜,你这官儿升了,酒量也见长啊。”

“林总好酒量。”郑重嬉皮笑脸的又帮她倒了一大杯酒,“来,咱们两个喝一个。”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

林婉瑜被孙宁和郑重轮番灌酒。

而林紫涵看着猎物一步步的落入她设置好的陷阱中,心中十分得意。

很快,林婉瑜就晕乎乎的醉倒在椅子上,不断的说着醉话。

看着风衣下修长雪白的双腿,孙宁更加无法安放自己火热的色心,捏住林婉瑜白嫩的小手,猛亲了一口。

好闻的体香,在究竟的酝酿下,愈发的勾火和迷人。

“孙宁,剩下的就交给你了。”看着醉晕过去的林婉瑜,林紫涵挑了下眉笑道,“好好享用哈。”

“不过呢。”林紫涵走出几步,又一次转过头说,“别忘了答应我的条件,等你的梦中情人到手后,就要把大华制药厂的地皮签给我。”

“紫涵姐,您就放心吧。”孙宁点头回笑道。

“郑重,还愣着那儿干什么呢。”林紫涵看着同样垂涎于林婉瑜的男人道,“赶紧跟我走了,别坏了你们宁少的好事儿。”

“哎,好。”临走之前,孙宁又不舍的看了一眼迷醉中的林婉瑜,“宁少,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赶紧走吧。”孙宁猴急的催促。

房间中只剩下他和林婉瑜两人。

“热……好热啊。”醉醺醺的林婉瑜,轻轻呢喃道。

“婉瑜,你热啊,来,我帮你把外套脱掉。”猴急的孙宁,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脱掉她身上的风衣了。

刚刚触碰到她娇嫩的肌肤,孙宁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肤若凝脂,吐气若兰。

“婉瑜,我终于把你盼来了……”因为情绪激动,导致孙宁脱衣的力道大了很多。

迷糊中的林婉瑜,抬起沉重的眼皮,模模糊糊,重影一片。

可当她看到在自己身上摸索的孙宁时,突然清醒了过来,紧紧抓住自己身上的风衣。

“孙宁,你干什么?”

“婉瑜,我是喜欢你的。”看着惊恐万分的林婉瑜,孙宁心中的征服欲又高涨了许多。“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心里一直装的都是你。”

“可你偏偏却嫁给了周炎那个窝囊废,这些年看到你受苦,我真的很心痛。”

“你别过来。”林婉瑜拖着沉重的步子,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跑去。

可是,门却打不开。

“来人啊,快把门打开。”林婉瑜绝望又焦急的拍着门背。

“婉瑜,你就别叫了。”看着她受惊如小鸟一般的可人样儿,孙宁又变态的笑着说,“就算你把喉咙喊破,也不会有人来的。”

“来吧,今天晚上就是咱们两个的洞房花烛夜。”孙宁突然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林婉瑜。

一边狂乱的亲吻着林婉瑜的头发和脖颈,一边更猥琐试图把双手探入她的风衣中。

万分恐惧下,林婉瑜醉意全屋,身体更是紧绷到了极点。

“放开……放开我。”她使出了浑身吃奶的劲儿挣扎,猛地一下推开了孙宁。

“混蛋。”林婉瑜狠狠甩给孙宁一耳光。

孙宁用舌头顶了顶火辣辣的脸颊,抿了下嘴角渗出的鲜血,恼火道:“林婉瑜,你就是个破鞋,还是被一个窝囊废睡过的二手货。”

“在老子这儿装什么清纯,我告诉你,今儿老子睡了你,那是你的荣幸。”

“你……你别过来。”林婉瑜踏着凌乱的步子,惊恐的躲闪着,一下子重重的撞到了身后的餐桌上。

但也恰好摸到了放在上面的包包。

“笑话,老子念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把你泡到手。”

“所以,我睡定你了。”

“别过来!”突然,林婉瑜从包里面摸出了那把早早准备好的水果刀,厉声喝道。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他就是&软饭的

    “我告诉你,他就是个靠老婆,吃软饭的窝囊废,你和他交朋友,根本没有一点出息。”

  • “人家&,可你

    “人家不过就是请你喝杯酒,可你呢,居然抓起酒瓶子就把人脑袋砸了。”

  • 婉瑜还&林国富

    “周炎,我看婉瑜还要再医院住上两天,你先去把住院费交一下。”老丈人林国富还算是客气的说。

  • 步声从&起。更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万的大&林婉瑜

    “婉瑜啊,我是让你和四海公司的王总应酬,这样好在饭桌上敲定这笔一百万的大单。”林明朗居高临下,死死地把林婉瑜一家踩在脚下的数落。

  • 能解决&强的挤

    “不必麻烦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的。”周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