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镜子中自己,林婉瑜长长的呼出了口气,去努力的说自己:“我也可以的。”“我肯定会拿到这个项目,肯定会向所有人直接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极其的不不情愿,但她但是换了了“我一定会拿下这个项目,一定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看着镜子中自己,林婉瑜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努力的告诉自己:“我可以的。”

“我一定会拿下这个项目,一定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虽然极度的不情愿,但她还是换上了这套女仆装。

为了防止曝光,林婉瑜又从柜子里面取出了一件风衣披上。

“林婉瑜,你还去不去了?”手机再次响起,电话中的林紫涵不耐烦道。

“马上。”林婉瑜简单的吐出两个字,很快挂断。

不久,穿着黑色风衣的林婉瑜,出了公司的大门,很快坐进了林紫涵的车子中。

看着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样子,林紫涵的嘴角露出邪恶的阴笑。

“哎呦喂,你之前说的那叫一个苦大仇深,这不也乖乖的穿上了吗?”

“婉瑜啊,都说你是咱们公司冰清玉洁的女神级人物。”说到这里,林紫涵啧啧了两声,“没想到,为了能够在公司站稳脚跟,居然这么拼?”

坐在后座的林婉瑜懒得和她费口舌,低头看了看手机,更握紧了手上的包包。

直觉告诉林婉瑜,今天晚上的变装舞会危险重重。

所以,以防万一,她放了把水果刀在包里面。

尤其是手机,绝对不能离身。

一旦发生什么危险,她还可以及时通知周炎。

车子启动,一路开往兰心会所。

作为君城的高端会所之一,兰心会所装修也是极其奢华和昂贵。

烫金色的装修风格,耀眼的水晶吊灯中发出奢靡的光芒。

奢华之外,它最大的卖点就是私密性极高。

“小姐,请出示您的会微。”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安保站在门口。

“会微?”林婉瑜皱眉。

“给你。”林紫涵把两枚微章递了过去。

很快,两名安保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颇为恭敬的请她们进去。

“瞧你刚才没出息的样子。”刚走到会所的淡金色大厅中,林紫涵嘲笑道,“把我们林家的脸都给丢光了。”

“也是,你嫁给周炎那个窝囊废,怎么可能出入这种上档次的地方呢?”

林婉瑜不想和她磨嘴皮子,默不作声。

穿过长长的走廊,很快就来到了最大的包厢。

推开门,奢靡之气扑面而来。

打扮夸张的男男女女,戴着五光十色的面具,在嘈杂喧嚣的音乐中,推杯换盏。

如此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场面,林婉瑜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还愣着干什么啊。”说话间,林紫涵已经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她今天cos的是绝代艳后。

“赶紧把风衣脱了啊。”林紫涵催促道。

林婉瑜难为情的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脱掉了。

她觉得自己戴上黑色的面罩,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

只是,林婉瑜的美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身材高挑的她,前凸后翘,双腿白玉修长,肤若凝脂,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落在身后。

黑色的蕾丝胸衣中,浑圆的柔软呼之欲出。

她迈着性感的双腿,每向前迈出一步,就会有无数的眼神追赶上来。

白色的蕾丝裙边摇曳生姿,黑色的渔网丝袜,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其中一个男人看的入迷,竟然连杯子里面的酒水洒了都不知道。

她本就是个极致的美人,可纯可媚。

再这身热火的装扮,更是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和魅力。

“小姐,请喝酒。”这时候,一个cos成美国队长的男人,举着一杯鸡尾酒走了过来,双眼紧紧盯着林婉瑜的胸部,浑身的燥热让他禁不住吞了好几口唾沫。

“不用了,谢谢。”林婉瑜婉拒。

她自然知道,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万一酒水中被人动了手脚,那就是致命的危险。

“大家到这儿都是为了玩儿的,喝一杯嘛。”美队男恶心的笑着。

“真的不用了。”林婉瑜再次拒绝,语气稍重了些。

“小姐,这么不给面子啊。”另外一个cos成蝙蝠侠的男人,不耐烦道,“出来玩儿,懂不懂啊?”

蝙蝠侠难猛然用力,一杯酒怼到了林婉瑜的身前。

好巧不巧,所有的酒水恰好就洒在了她的胸口。

红色的酒水顺着她白皙的皮肤纹络,一点点的流淌下来。

犹如熟透的葡萄般,挂着晶莹的露珠,红艳欲滴,十分诱人。

熟女之气,无法抵御。

哇,湿身诱惑啊?

周遭的男人顿时口干舌燥,双眼圆睁。

贪婪的眼神,犹如饿狼一般,恨不得立刻就将眼前的这个女人生吞活剥了。

“你们干什么啊?我都说了不喝。”看着这些男人恶心的眼神,林婉瑜怒道。

这期间,林紫涵一直站在旁边看笑话,看着捂着胸口,无助慌乱的林婉瑜,她得意极了。

如果林婉瑜这时候走了,林紫涵还会顾念一点儿姐妹情分。

但是,偏偏,林婉瑜就是不回头。

“走吧,我们去见大华制衣厂的人。”用纸巾简单的收拾了下后,林婉瑜主动开口道。

林紫涵瞟了她一眼,心想道:“林婉瑜,既然你主动送死,我也不拦着。”

穿过群魔乱舞的人群,林婉瑜两人到了一个小包间中。

大华制衣厂的代表就在里面。

可是,当林婉瑜推开房门后,却看到孙宁和郑重坐在里面。

“怎么……是你们?”看到他们俩,林婉瑜大惊道。

很快,她又回过头追问林紫涵。

但看着这个女人淡定如常的样子,林婉瑜就已经明白,原来她早就知道。

“林紫涵,这就是你所说的谈判代表吗?”林婉瑜当然清楚孙宁对自己的心思,不客气的质问到,“真是笑话,孙宁什么时候成了你们韩家的亲戚了?”

“我老公家的事情,凭什么要告诉你啊?”林紫涵在桌子旁坐下说。

林婉瑜现在更加确定,这就是林紫涵和孙宁联手安排的一个局。

就等着她往里面跳呢。

“行,那你自己去谈吧。”说着,林婉瑜就拉开了房门。

“婉瑜。”看着身着性感的林婉瑜,孙宁连忙道,“我确实不是韩家的亲戚,但你可能不知道,大华制衣厂的厂长可是我舅舅。”

“听说你们林氏集团想要收购制衣厂,我舅舅就把谈判的工作交给了我。”

孙宁前半句话还算客气,后半句话就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了。

“林婉瑜,人家说的一点儿没错。”林紫涵帮腔道,“有本事你就走啊,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林婉瑜恨恨的咬了咬嘴唇,转身走了出去。

她这个举动,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是?真走了?”孙宁有些慌了。

就连林紫涵也没想到,林婉瑜居然会搞出这么一出。

看着她那个拼劲儿,林紫涵觉得她应该是不拿下项目不罢休,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走了呢?

“宁少,要不……我出去看看?”郑重讨好道。

而这时候,刚刚合上的门,再次推开了。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王总应&下,死

    “婉瑜啊,我是让你和四海公司的王总应酬,这样好在饭桌上敲定这笔一百万的大单。”林明朗居高临下,死死地把林婉瑜一家踩在脚下的数落。

  • 窝囊废&……”

    “陈放,如果你再借给那个窝囊废周炎一分钱,我就和你分手……”

  • 极其恶&讽的冷

    “哼。”就在这时候,沈蓝极其恶毒和嘲讽的冷笑了一声,“交住院费?他有钱吗?一个靠我女儿吃软饭的人。”

  • 子脸,&挑,曲

    林婉瑜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爷爷更是君城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 差不多&儿是我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