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小心司机开车。”望着林婉瑜的倩影,炎是喊了一句。林婉瑜先去了集团公司,向林老爷子汇报情况了目前仍然和四海集团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婉瑜,四海这边的项目,你完成4的很好。林婉瑜先去了集团公司,向林老爷子汇报了目前和四海集团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

“路上小心开车。”看着林婉瑜的倩影,周炎喊了一句。

林婉瑜先去了集团公司,向林老爷子汇报了目前和四海集团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

“婉瑜,四海这边的项目,你完成的很好。”林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文件,满意的点了下头说,“爷爷相信,你也一定能够顺利的收购大华制衣厂的。”

“爷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林婉瑜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爷爷……”这时候,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林紫涵从外面走了进来。

“紫涵来了。”林老爷子招手让她过来。

“婉瑜啊,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老爷子指着旁边坐下的林紫涵说,“这次大华制衣厂和我们接洽的代表,恰好是韩家的一个表亲。”

“所以,这次谈判,我就让紫涵和你一块去。”

林婉瑜一听,勉强笑道:“是吗?好啊。”

可她的心里清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林紫涵姐弟两个是绝对不会把这个项目,推给他的。

林紫涵越帮忙,情况只会越糟糕。

可如今当着爷爷的面儿,她也不好驳回去。只能答应。

“爷爷您放心,我们姐妹同心,一定会拿下大华制衣厂。”林紫涵含笑道。

只是,落在林婉瑜身上的视线,却别有深意。

刚出门,林紫涵就变脸了。

“林婉瑜,这可是涉及到集团的利益。“林紫涵蹙眉冷道,”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别搞砸了。自己招惹是非不说,还连累我。“

“只要你守规矩,我也会。”林婉瑜淡淡回击,“毕竟,我是这次谈判是我负责的。”

“好啊。”林紫涵这次并没生气,反而很高兴的丢出一句。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林氏集团。

林婉瑜刚到第二分公司的办公司,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红色的盒子。

“这是谁送来的?”助理端着咖啡走进来,林婉瑜抬眸问道。

“哦,这是林副总刚刚派人送过来的。”助理小心的放下咖啡杯答道。

“好了,你先出去吧。”林婉瑜挥挥手。

房间中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她才忐忑的打开了盒子。

居然是。

一套性感的女仆套装。

以及,黑色的渔网袜和夸张的兔耳朵。

林婉瑜当即就吓的脸色惨白,惊恐之后,怒火中烧的她更是气的浑身颤抖。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林紫涵打来的。

“看到我送你的礼物了吗?”林紫涵很是开心的晃着身下的椅子。

“林紫涵,你究竟什么意思?”林婉瑜生气的质问。

“没什么意思。”林紫涵笑答,“只不过是帮你准备今天晚上的战袍罢了。”

“我是去谈判的。”林婉瑜气的盖上了盒子,“留着你自己穿吧,我用不着。”

她就知道林紫涵不会这么好心。

“林婉瑜,不识好人心,是吧?”林紫涵冷哼一声,“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们参加的不是饭局,而是一个变装舞会。”

“什么变装舞会?”林婉瑜皱眉问。

“哼,你还自称是负责人。”林紫涵故意卖关子道,“居然连对手的喜好都不知道。”

“我告诉你,大华制衣厂这次的谈判代表,最喜欢开变装舞会,如果你想拿下这个项目,就给我乖乖的穿上。”

“当然了。”林紫涵阴笑道,“如果你不想谈判成功,也可以不穿,但我想爷爷那边,你应该没办法交代吧。”

“说不定他老人一怒之下,就把你刚到手的代理总经理拿掉了。”

“你……”林婉瑜刚要反驳,就被打断了。

“行了,我懒得和你多费口舌,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林紫涵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林紫涵阴毒又得意的冷笑道:“林婉瑜啊林婉瑜,你今天晚上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然而坐在一边的林明朗禁不住担心起来。

“姐,万一到时候这事儿被周炎知道了,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一个窝囊废,他能怎么着。”林紫涵眼中满是不屑。

“姐,你可别忘了。”连番遭遇几次挫折后,林明朗小心谨慎了许多,“上次周炎可是让孙宁栽了个大跟头,而且,这几次我都觉得这小子好像有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林紫涵挥挥手说,“不就是炒股挣了两个臭钱吗,瞧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子。”

“一个穷要饭的,兜里有俩钱,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似的。也就林婉瑜把他当个人看,他那点钱,连给咱们提鞋都不配。”

“我告诉你,如果孙宁真的把林婉瑜骗到手了,戴绿帽子的那个人可是周炎。”

“就算到时候,周炎再怎么愤怒和发疯,也会把矛头对准孙宁,赖不到咱们的头上来。”

林紫涵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被人强上过的林婉瑜,究竟会是一个什么凄惨样儿。

这就是和她争夺总经理位置的下场。

“说的是。”经她这么一说,林明朗觉得有道理的点了点头,“爷爷可是最注重颜面的,到时候,他知道林婉瑜做出这种不齿的丑事,肯定震怒。”

“不但会罢免她的职位,说不定二房一家也会跟着一块倒霉。”

“哼,想跟我们斗,林婉瑜还嫩着呢。”林紫涵步步为营,钻研算计,不给对方留下任何活路。

而林婉瑜看着眼前的女仆装,拳头捏紧,无助又愤怒。

眼中泛起委屈的泪光。

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林紫涵说的没错。

如果这次项目谈崩了,林婉瑜不但没有办法消除众人对她的质疑,甚至还会受到爷爷的冷落。

分公司经理的位子还没坐稳,而她在集团内部更无立足之地。

如今,她已经陷入了林紫涵姐弟的陷阱之中。

但是,想到父母对自己的期许,她就逼着自己狠下心踏出这一步。

尤其是母亲江蓝,如果他们一家因此而再次受到爷爷冷落,肯定会闹的家无宁日。

所以,明知前面是危险和漩涡,林婉瑜却不得不咬牙前进。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了自己&尴尬的

    “好。”周炎难为情的解掉了自己身上的围裙,尴尬的笑着说,“我……就是听说你受伤了,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 货掰扯&咬谁。

    周炎懒得和这货掰扯,一旦散起德行,就跟条疯狗似得,逮谁咬谁。

  • “不能&啊。”

    “不能。”话音刚刚落地,小护士就直接怼了过来,“没钱,就赶紧出院,或者,去找你老婆要啊。”

  • 违背了&子,在

    而林婉瑜因为违背了爷爷的意愿,嫁给了周炎这个穷小子,在林氏集团也得不到重用。

  • 令人恶&心的冷

    刚转过身,他就看到林婉瑜的堂哥林明朗站在身后,脸上带着令人恶心的冷笑。

  • 千块钱&。”电

    “没问题,我现在就用微信给你转过去五千块钱。”电话中,陈放憨厚的笑了笑。

  • 却意外&速闪婚

    只是,曾是大学校花的她,却意外的喜欢上了周炎。迅速闪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