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想的啊太很周到了。”看完之后,林明朗化大喜道。迅速,周四董事会上。除开和四海集团合作的项目,许氏手上除了好几个房产项目。其中,关于大华制衣厂的收购项目,迫很快,周二董事会上。。...

“姐,你想的真是太周到了。”看完之后,林明朗大喜道。

很快,周二董事会上。

除却和四海集团合作的项目,林氏手上还有好几个房产项目。

其中,关于大华制衣厂的收购项目,迫在眉睫。

会议室内,林董事长坐在中间的位子上,脸色严肃道:“大华制衣厂这块地皮,我们必须拿下,不然的话,锦尚花园项目就没办法进行,而我们辛苦购置的地皮也就只能贬值了。”

话音落地,众人就叫苦起来。

“董事长,我们前前后后跑了几十趟,可连大华制衣厂老板的面儿都没见着。”

“不但我们,陈氏和富元十几家房产公司,也是一样。”

“我看大华那边就是想故意吊着咱们,好抬高价格,谋取更多的利益。”

听着众人垂头丧气的话,林董事长沉声喝道:“你们这就打退堂鼓了?我告诉你们,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董事长震怒,众人立刻闭嘴。

他们也想拿下这个项目,可是难呐。

毕竟,大华制药厂处于一个关键位置,不止他们林氏一家,其他的房地产公司同样虎视眈眈。

谁拿下这块地皮,就等于是拿到了那片开发区的主动权。

此时,林紫涵递了一个眼神给林明朗。

“董事长。”立刻会意的林明朗开口道,“既然大华制衣厂这块地皮如此重要,我觉得应该从咱们高层派出一个代表去谈。”

“这样既显的隆重,又能展现咱们的诚意。”

“我觉得……”林紫涵紧跟其后开口道,“婉瑜就挺合适的。”

听到这里,林婉瑜有些慌乱,大华制衣厂这块地皮十分重要,她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董事长。”林紫涵瞟了一眼林婉瑜,继续道,“婉瑜现在是第二分公司的代理总经理,上次她能拿下和四海公司的合作,我相信这次也行。”

众人心知肚明,大华制药厂就是块烫手的山芋,谁碰谁倒霉。

现在有人出来顶雷,他们自然乐意。

很快,下面的人也纷纷点头道。

“没错,林总年轻有为,能力突出,肯定能拿下这块地皮。”

“和四海公司相比,大华制衣厂根本不算什么。”

林婉瑜心里清楚,自从她换掉林紫涵,接管第二分公司后,集团内部对她的升职仍有许多的非议。

如果能够抓住这次机会,拿下大华这块地皮,不但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更能堵住悠悠众口。

再说了,如今这种局面,她也没有推迟的余地了。

“好,我去和大华那边谈。”

看到林婉瑜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林紫涵姐弟两人相视阴笑。

“好。”而对于林婉瑜的担当,林老爷子也是松了一口气,“那就让林婉瑜总经理代表我们集团去谈判。”

说到这里,林老爷子和颜悦色道:“婉瑜,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爷爷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林婉瑜回答道。

会议散去,林明朗在集团大门门口拦住了林婉瑜。

“婉瑜,你可要牢牢的把握住这次机会啊,会议上,你也看出来了,爷爷对这次的地皮收购项目非常重视。”

“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没机会展露自己的才华吗,现在机会来了,好好表现哈。”

对于林明朗的话,林婉瑜只字未回,直接开车离开了。

晚上,KTV包房内。

“来,宁少,我敬你一杯。”林明朗搂着怀中身材火辣的女模特,红光满面。

“明朗哥,这事儿你尽管放心。”孙宁喝了一口酒,口气很大的说,“大华制衣厂是我舅舅开的,这事儿,我已经和他说过了。”

“他说,和你们林氏集团的对洽谈判,全权委托给我了。”

“是吗?”林明朗拍了一下女模特的大腿,兴致勃勃的说,“那咱们两个得干一杯。”

“宁少。”说着,林明朗打开了手机,把一张照片放到了他的面前,“这是,这次我们和大华谈判的负责人。”

林婉瑜?

看到她的照片后,孙宁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孙宁接过手机,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道:“林婉瑜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这些年,我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谁知道她竟然会嫁给周炎那个窝囊废。”

而想到不就之前,被周炎下套丢脸的事情,孙宁更是火冒三丈。

这次,他之所以会这么爽快的答应林明朗的合作,就是想好好的报复周炎。

同时,他要一偿多年的夙愿,把林婉瑜拿下。

此刻,仅仅想到林婉瑜玲珑的身材,他就已经欲罢不能了。

林明朗自然也知道孙宁觊觎林婉瑜已久,火上浇油道:“宁少,林婉瑜刚刚上位不久,集团内部好多人都不服。”

“她为了能够稳固自己的地位,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拿到这个项目。”

说到这里,林明朗冷笑道:“所以,宁少,你到时候,只要稍使手段,这个女人就会乖乖的爬到你的床上,到时候,温香软玉,你……嘿嘿……“

孙宁禁不住舔了舔嘴唇,色心大起。

林婉瑜,你就等着被我蹂躏吧。

还有周炎,你害得老子颜面扫地,那我就给你戴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好,干杯。”孙宁一杯酒下肚,志在必得道。

周四早上,林婉瑜早早起床,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捯饬出一个精致的妆容。

“今天怎么穿的这么隆重?”周炎买早饭回来,看着站在衣镜旁的她问。

“哦,今天晚上,要参加饭局,去谈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林婉瑜头也没回,拧开口红,又在嘴唇上抹了抹。

她在镜子旁左看右看,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已经很美了。”周炎指着桌子上的早点说,“还是先吃饭吧。”

“我就不吃了。”林婉瑜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了一双崭新的高跟鞋套在了脚上说,“去分公司前,我还要先去趟集团总部向爷爷汇报项目。”

“哦,今天晚上可能会晚一点儿回家,你就不用等我了。”说完,她提着包包,快速的走出了家门。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音中蘸&是个男

    “周炎啊。”一身高级西装的林明朗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声音中蘸满了嘲讽和傲气,“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求求自己的老丈人,兴许人家二老还能帮你把医药费交了。”

  • ,再次&有我在

    “走吧。”林明朗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方向,再次冷嘲热讽的说,“跟我上楼去看看你媳妇儿,你放心,有我在场,我二叔二婶儿不敢为难你。”

  • &整理好

    “原来是堂哥来了。”周炎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大大方方走上前。

  • “那个&能宽限

    “那个……”周炎卑微的弯下腰请求道,“我想问一下,住院费能不能宽限两天?”

  • “明朗&说话,

    “明朗,这事儿怪不到婉瑜,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江蓝想替女儿说话,结果很快就被秒杀了。

  • 眼旁边&低头站

    “二婶儿,是她主动要求到集团工作的,您要是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宝贝,那就让她回家去做家庭主妇好了。”说到这里,林明朗又挑了一眼旁边低头站着的周炎。

  • 话还没&促的脚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诉周炎&,除非

    丈母娘明确告诉周炎,除非她死了,否则一辈子都不认他这个女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