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满上。”郑重把再打开的三四瓶红酒统统倒在了盆里面。望着都快溢出的红酒,林婉瑜又一次皱眉头。“周炎,我说你。”郑重不醉装醉,故意地大舌头的说,“婉瑜但是当初我看着快要溢出来的红酒,林婉瑜又一次皱眉。。...

“来,满上。”郑重把打开的三四瓶红酒全都倒在了盆里面。

看着快要溢出来的红酒,林婉瑜又一次皱眉。

“周炎,我告诉你。”郑重不醉装醉,故意大舌头的说,“婉瑜可是当年我们高中的女神。”

“但我们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嫁给你这种窝囊废。你可是积了八辈子的福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娶到婉瑜这样的女神级的老婆呢。”

“大家说,对不对啊?”

“就是。”一旁的赵磊也附和道,“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周炎依然不说话。

他清楚,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错。

“既然这样,你就给我把这一盆都喝了。”郑重威胁道,“你要是喝不完,那就不是站着撒尿的。”

对方咄咄逼人,周炎平静以待道:“我喝。”

只是,当周炎刚要端起盆子的时候,郑重和赵磊对视了下。

二人齐齐发力,直接把盆子里面的红酒浇在了周炎的头上。

“郑重,你们干什么?”林婉瑜忍无可忍呵斥道。

“周炎,你没事儿吧?”她又关切的询问道。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丝毫不给他们夫妻二人颜面。

“郑重,你太过分了,哪有你这样……”林婉瑜气的嘴唇发抖。

“婉瑜,你别生气嘛。”郑重又嬉皮笑脸的回应道,“我们就是想要周炎好好喝,谁知道一不小心手滑,就给洒了呢。”

话音落地,所有人又小声的讥笑起来。

“行了,行了。”这时候,孙宁站出来装好人道,“大家聚在一起,是吃饭聊天,联络感情的,别玩的太过了。”

“宁少。”赵磊这根搅屎棍又蹦跶出来道,“我们刚不是说了吗,就是手滑。”

“我说周炎。“赵磊不依不饶,“我们刚才就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切。”郑重不屑撇嘴,“周炎,你说你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你有什么资格生气啊。”

“我还告诉你了,今天我们之所以跟你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那是看在宁少和婉瑜的面子上。”

“给你脸,你就接着,别在这儿犯贱。”

“宁少,要不今儿就算了吧。”赵磊很扫兴道,“和这种人待在一起,别说是高级牛排了,我他么的就好像吃了一口苍蝇,恶心。”

“既然这样。”林婉瑜忍无可忍道,“那就别吃了。”

“周炎,我们走。”林婉瑜拉着他就站了起来。

虽然这些年,林婉瑜对周炎是有些不满,但他们毕竟是两口子。

别人看不起周炎,就等于是看不起她自己。

而且,今天的事情,分明就是郑重欺人太甚。

“婉瑜,你干什么呢?”这时候,白雪连忙站起来拦住了她,“你是打算为了周炎这个窝囊废,和我们这一大帮老同学和朋友闹翻吗?”

“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我……”林婉瑜刚要解释,再度被白雪强势拦住。

“既然这样。”孙宁正了正身上的外衣道,“我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不如先散了吧。”

除了是想帮林婉瑜化解危机,孙宁更多的是担心自己的钱包。

再在这儿耗下去,估计刚接到手的两万块钱,也不够花了。

整个过程,周炎都出奇的平静,但他心中的谋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先生,这是您的账单。”服务生很快就把账单送了过来。

而看到上面的数字,孙宁震惊的瞬间睁大了眼睛。

“九十五万?”郑重凑过去,也同样惊住了,“怎么……怎么这么贵啊?”

说完,郑重就有些后悔了。

这不明显的在说孙宁付不起钱吗?

其他人也跟着沉默起来。

这里可是帝都大酒店,付不起钱,怕是人家不会放人。

最重要的是,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丢人可就丢大了。

“说……说什么呢?”赵磊傻愣愣的抛出一句,“不就是九十五万吗?在我们宁少这儿根本就不算什么?”

听到这里,孙宁狠狠的刮了一眼赵磊。

对方意识到势头不对,立刻低下了头。

孙宁手心直冒冷汗,就目前的经济状况,别说是九十五万,就连五万他也付不起。

气氛凝重如墨,其他人也纷纷看出来,孙宁这次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先生……先生……”服务生又催促了一遍,“您看是刷卡还是现金?”

“你催……催什么催啊?”看到孙宁不应,郑重又跳出来解围说,“我看你们这是黑店吧,我们这些人才点了多少东西啊,你们就要这么贵。”

服务生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二球货,你们自己点的多贵的红酒,心里没点儿逼数吗?

那么贵的酒,一口没喝,全都撒了。

现在觉得贵了?

很快,餐厅经理也赶了过来。

上百万的账单,不容闪失。

“先生。”经理从服务生的手中接过账单,放到了孙宁的面前说,“您点餐两次,总共花费了五万左右。”

“那……怎么……会这么多呢?”孙宁脸上挂不住,结巴道。

“但是。”餐厅经理指着账单上的红酒说,“您后来点的十瓶红酒,可是我们餐厅酒窖的藏品。”

什么?藏品?

孙宁立刻恶毒的盯上了周炎。

“没错。”酒店经理,有理有据道,“最便宜的一瓶也是五万块,其余几瓶红酒,少说也是十五万起步。”

“尤其是这四瓶酒。”说着,餐厅经理指着桌子上的酒瓶说,“可以说,是我们餐厅的高端红酒了。”

听到这儿,郑重和赵磊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也就是说,刚刚他把价值四五十万的红酒,一口没喝,全都泼到周炎的身上了。

孙宁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场面再度尴尬到了极点。

“先生,您看……”餐厅经理再度催促道。

“那个……”孙宁轻咳了下说,“我今天出来没带那么多的钱,要不……先欠……欠着,可以吗?”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先生,我们酒店概不赊账。”餐厅经理严肃道。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今天是走不了了。

书评(481)

我要评论
  • 林婉瑜&后,脸

    刚转过身,他就看到林婉瑜的堂哥林明朗站在身后,脸上带着令人恶心的冷笑。

  • 啊。”&人家二

    “周炎啊。”一身高级西装的林明朗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声音中蘸满了嘲讽和傲气,“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求求自己的老丈人,兴许人家二老还能帮你把医药费交了。”

  • 背后响&起。更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