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众人齐奔帝都大酒店的西餐厅。一齐入座后,更年轻的服务生小姐就把菜单送了上去。郑重刚拿起来菜单,孙宁暗地里递过来他一个眼神。迅速。“周炎,要不然你来点吧。”郑重皮笑肉不笑齐齐落座后,年轻的服务生小姐就把菜单送了上来。。...

不久,众人齐奔帝都大酒店的西餐厅。

齐齐落座后,年轻的服务生小姐就把菜单送了上来。

郑重刚拿起菜单,孙宁暗地里递给他一个眼神。

很快。

“周炎,要不你来点吧。”郑重假笑道,“刚刚宁少不是说了吗,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千万别省。”

“我?”周炎放下手中的水杯道。

“没错,就你了。”孙宁看了看众人道,“你看,咱们这么多人当中,就你一人在餐饮界混,当然要你这个行家来点单了。”

“哈哈哈……”听了他的话后,众人哄堂大笑。

林婉瑜知道孙宁是在故意刁难周炎,主动开口帮他解围说:“要不……我来点吧。”

“哎,婉瑜。”郑重二次出马拦截说,“你该不会是担心你老公不认字吧?“

“也是。”郑重啧啧了两声说,“这菜单上全是法语,你说他一个死送外卖的,平常最多就是送个麻辣烫,土豆粉儿的,再贵点儿的就是个烤鸡烤鸭,大盘鸡。”

“别说吃西餐了,怕是连见都没见过吧。”郑重贱兮兮的又是一阵狂笑。

听到这里,林婉瑜如坐针毡,不知所措。

这时,周炎不紧不慢的打开了菜单,淡笑道:“我来点吧。”

“九级和牛西冷牛排,十人份。”

“黑松露搭配……”

林婉瑜瞳孔一紧,再露讶色。

他是什么时候学会法语的。

吃过西餐的人,都非常的清楚,法餐是最讲究的。

可如今周炎却手到擒来,得心应手。

这下子,孙宁和郑重啪啪被打脸,其他人也全都沉默了。

他们平时也就装逼吃个牛排,喝个红酒什么的,根本没那么多讲究。

况且,也讲究不起来,因为不懂。

周炎普通话又夹杂着一些法语,他们就更不懂了。

自然也不清楚周炎点的全都是昂贵的菜系。

没过多久,一桌子法餐盛宴就摆了上来。

刚刚吃了一瘪的孙宁,晃着手上的红酒说:“周炎,你倒真是不客气哈。”

“之前你不是说了吗?”周炎娴熟的帮林婉瑜切着牛排说,“不要给你省。”

“也是。”孙宁笑着点了点头,又嚣张的点了点他眼前的牛排道,“你吃的动吗?”

“我的意思是说……你平时不都是吃软饭吗,这种七分熟的牛排,我担心你吃不动啊?“

“哈哈哈……”郑重舔着脸,继续嘲讽道,“宁少,瞧你这话说的,人家周炎平时都是吃盒饭,哪里吃过这些高级货,那可不是要牟足了劲儿,敞开肚皮吃啊。”

“是啊,真不害臊。”一个黑色蕾丝裙的女子也讥笑道,“逮着个机会,就狠宰宁少。”

“婉瑜今天真不应该把他带来。”白雪再次气的翻白眼说,“真是丢人死了。”

“没事儿。”孙宁又装阔的摆了摆手说,“我和婉瑜既是老同学,又是好朋友,这点儿东西,根本就不算破费。”

“再说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丢人也丢不到外面去,对吧。”

“宁少,你就是太好说话了。”赵磊一边往嘴里面塞牛排,一边说,“这种人,就不应该给他好脸色,不然的话,他蹬鼻子上脸。”

只是,对于这些刺耳的话,周炎不闻不问,继续吃着牛排。

吃完之后,他又唤了一声服务生。

“点餐。”

又点餐?

听到这两个字,孙宁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看这架势,周炎是敞开了吃了。

前段时间孙宁刚泡了个小网红,花钱如流水,惹恼了他老子孙大强,一下没收了他好几张卡。

如今他手头的两张卡,额度更是少的可怜。

帝都大酒店可是君城最贵的酒店,消费极高,虽然自家老爹是这儿的常客,可如果知道自己如此挥霍,肯定急眼。

孙宁更担心的是,万一招架不住,在众人面前出丑,那这人可就丢大了。

越想越心虚,孙宁借口起身去了洗手间。

“喂,姐,是我。”洗手间中,孙宁偷偷摸摸的拨通了自己姐姐的电话,“那个……我跟一帮朋友在酒店吃饭呢,我担心钱有些不够,所以,你能不能往我卡里转两万块钱啊。”

看到孙宁久而不回,周炎就已经料到,估计是这货的钱包招架不住了。

于是,周炎重又把服务生招了过来。

“我们刚刚点的红酒喝完了,再帮我们上个……”周炎抬眼看了看围在餐桌周围的人,“十瓶红酒。”

“我要这个……还有这个……对,这个……”周炎点着菜单上的红酒道。

“十瓶?”听到他的话后,服务生惊的脸色都变了。

“对,十瓶。”周炎很确定的点了下头。

“周炎,你干什么呢?”刚刚的一切,已经让林婉瑜很没面子了,如今周炎又点了这么多的红酒。

“没事儿,婉瑜。”周炎对她摇了摇头,“赶快吃吧。”

林婉瑜皱眉,她竟有些看不懂周炎了。

当孙宁回到餐厅的时候,桌子上已经多了好几瓶红酒。

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宁少,周炎可真是个吃货。”郑重很快告状说,“你前脚刚走,后脚他就又点了十瓶红酒,还有这些吃的。”

孙宁看了一眼手边的一瓶红酒,估摸着应该不贵,悬着的一颗心,又一次放下。

“没事,没事。”孙宁继续装大方的说,“只要大家吃的喝的进行,我就高兴。”

看到周炎猛宰孙宁,郑重又想到了一个歪点子。

“周炎。”说着,郑重就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身边,“咱们今天认识也是缘分,喝一个怎么样?”

“好。”周炎点头应允。

只是,他刚端起酒杯,郑重又咋咋呼呼的开口了。

“哎呀,用杯子怎么进行呢,咱们要喝就喝大的。”说到这里。郑重偷偷和孙宁交换了下眼神,意思是在告诉他,等着看好戏吧。

“服务生,拿个盆过来。”

听到这里,服务生瞬间懵逼了,这么好的酒,居然用盆喝,可真是糟践好东西了。

“怎么回事儿?”看到愣住的服务生,郑重你能够不耐烦的催促说,“我说你的耳朵里面是不是塞驴毛了,没听到老子的话吗?”

“去给他拿盆。”孙宁发话,又加了一句,“把你们后厨最大的盆拿来。”

这是要灌酒的节奏了。

林婉瑜知道周炎的酒量不行,如果醉了,一定又会闹出不少的笑话出来。

只是,她刚要站起来开口的时候,周炎却扶住了她的肩膀。

“郑重,你说的对。”周炎余光示意林婉瑜不要开口,又笑着道,“咱们是该好好的喝一杯,缘分嘛。”

“周炎,这是你今天晚上,说的最上道儿的一句话。”郑重对着众人大笑道,“大家说是不是啊?”

“没错。”

“就是。”

众人附和道。

但在林婉瑜看来,他们不过就是把周炎当成一个跳梁小丑取笑罢了。

很快,服务生把盆取来了。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麻烦了&强的挤

    “不必麻烦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的。”周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 &,不作

    “我……我去缴费。”周炎羞愧的闷着头,不作任何的解释。

  • “陈放&分钱,

    “陈放,如果你再借给那个窝囊废周炎一分钱,我就和你分手……”

  • &炎投放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